第4章 「猎魔之志」
  • 阴影誓约
  • 青松常青
  • 2281字
  • 2022-07-15 19:47:16

“猎魔者”这个基础职业出自和阿森兰特一样,一个都远离神恩笼罩,在诸神视线之外的位面“格蓝迪”。

这是一个十分安宁祥和的位面。

初到格蓝迪之时。

不少玩家外出冒险时还战战兢兢,生怕那些不知名的怪物会从哪个角落里面偷袭。

等到逐渐熟悉之后,才知道,这方位面是真的很安全。

魔鬼,恶魔,诸神仿佛都遗忘了这方世界。

整个大陆只有少部分精怪还存活于世。

大部分都随着历史一同消逝。

巨龙的数量更是在整个位面用指头数都数的清。

活生生变成了珍惜保护动物。

怪物的大多数种类都畏惧着人类。

因为那是铭刻在DNA里的恐惧,只要他们胆敢伤害人类。

没多久,和人类一样,只不过黑暗中会发出黄色光芒的同族便会前来替他们报仇。

最后的结果往往便是一个部落被摧毁,同族的头颅被当做战利品带走。

因此,不少玩家都把这里当做大战后休憩的乐园。

生活玩家和休闲玩家更是把这里当做了主世界。

种植,采药,挖矿还有钓鱼。

在主物质位面只能在城市周围干的事情。

在格蓝迪,只要你愿意,你甚至可以孤身一人上雪山,下沼泽。

几乎没有怪物会出来打扰你。

不少玩家都认为这个世界本来便是如此。

但作为第一批来到格蓝迪的玩家,他内心深深知道。

这些都要归功于那些原住民口中的“变种人”、“怪物”或者“怪胎”。

而他们的职业便是猎魔者——一种应命运而生的职业。

曾经的格蓝迪和现在的阿森兰特一样,怪物遍布整个大陆。

低到泛滥成灾的狗头人、豺狼人、鬼婆,高至毁城灭国的巨龙、山岭巨人、多头蛇蜥。

也正是人类领土岌岌可危时,猎魔人应运而生。

每一名猎魔者诞生之初都会被自己导师教导,告诉他们肩负着保护人们不受怪物威胁的职责。

从此,迈入道途的猎魔者便开始在大陆各地流浪着,靠着接受普通人发出的狩魔委托以维持生计。

值得一提的是,猎魔者曾经还有段难以启齿的过往。

在猎魔者刚刚诞生的时候,普通的人类会像尊敬贵族一样尊敬猎魔者。

可随着大陆上怪物的愈发减少,以及背后有心之人的煽风点火。

不知何时,猎魔者逐渐走向了普通人的对立面。

他们用恶毒的俚语咒骂着这些异类,巴不得这些异类和那些怪物一样,离开这个世间。

在历史的浪潮中,猎魔人不可避免的被走上了卸磨杀驴的路。

伍迪一开始很难理解,为什么一群如同圣武士般的职业者在保护凡人,最后却落得个如此下场。

但看到一些勇于谩骂甚至殴打猎魔人的凡人,在城市贵族面前的卑躬屈膝,强颜欢笑的模样时。

大概明白了,每个种群都有愚蠢的人。

正如当时硕果仅存的猎魔人导师尼格·布特所说。

“偏狭与迷信向来是普通无知民众常见的愚行之一,据我推测,这些愚行永远也无法彻底根绝,因为它们与愚蠢本身一样永存不灭。现今的高山,或许会是未来的汪洋;现今的汪洋,或许会是未来的荒漠。但愚蠢始终是愚蠢。”

因而猎魔者选择了将愚蠢的血脉彻底断绝,骇人的大屠杀开始了。

无论他们怎么诅咒猎魔者是恶毒的巫术与妖法的产物,但依旧没能致使他们停下手中的锋刃。

当幕后主使和他的同盟头颅被挂在城门上的时候,大陆上便又恢复了对猎魔者的敬畏。

但愚蠢正如猎魔者导师说的一样,当失去了知识的光,他们便会陷入偏狭与迷信之中。

猎魔者纵然可以消除怪物,却无法推动生产力的发展,当怪物逐渐消失,猎魔者的实力也随之下降时,沉寂了上百年的流言蜚语便又再度浮现起来,对猎魔者的憎恨更是萦绕在所有无知者的心头,但依旧没有人胆敢做出什么大动作,大清洗足以让他们胆敢以及畏惧。

而这个时候,猎魔者也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在那个法师与术士并起的年代,怪物林立,原住民朝不保夕,猎魔者需要稳定的秩序来让人类生存下去,但这个时候的格蓝迪,怪物与魔力都处于低潮期,猎魔者数量急剧缩减,但经常能三五个月接不到一个委托,毕竟连最为常见的食尸鬼也消失在了人眼范围之中,只有在最为幽深静谧的沼泽才能偶尔窥见他们的身影。

正如猎魔者的创始者法斯皮尔所说,猎魔者的使命完成之时,无需凡人们自己动手,猎魔者们便会自断根源。

在数十年以前,当最后的吸血鬼王国破灭后,培育猎魔者的“青草试炼”就已经停止。

为的就是不再让人类孩童踏入这个被世人所咒骂的怪圈。

“像他们这样的孩子,不应该去担心未来某一天,死在怪物的爪下,也无需听到委托人那恶毒的俚语,让我们这些老骨头承担就好了!”

当时听完这话,作为位面旅者的伍迪对着年迈的猎魔者导师问了一个问题。

“尼格大师,如果时间逆转,您还愿意去帮助他们,杀死怪物吗?”

有关猎魔者的记忆如同白驹过隙,在伍迪的大脑中飞快闪过。

一些细枝末节早已记不太清。

但他仍旧记得那天斑驳的午后树荫下,两匹马悠闲的吃着草。

远处大片金黄的麦浪在微风的帮助下,微微摇头。

更远处的白墙红瓦的小房子烟囱已经冒出了炊烟。

而那名眺望远方,面目布满沧桑与皱纹的老者,毫不迟疑地微笑道。

愿意,为什么不呢,我们可是收了钱的……

……

思绪重新归来,伍迪已经穿过挂满油画的走廊,来到了通往庄园的一楼大厅旋转“人字”楼梯。

不过在他还未从楼梯下来时。

大厅二楼一名身穿管家服饰的中年男人便从对面楼梯口叫住了他,步伐迅速。

显然是收到伍迪苏醒消息,第一时间跑过来的。

“伍迪少爷,夫人让你今天无需再去学校上课,那边她已经给你请假了。”

显然,眼前的这名庄园管家认为伍迪醒来急匆匆的出门是为了去学校。

毕竟今天不是休沐日。

伍迪听后了然,看来是自己的那位苏珊姨母,担心他醒后还要去上课。

直接替他下了决定,想让他好好休息。

不过他还是只能辜负姨母的好意了。

伍迪目光不变,对眼前这名管家颔首示意。

“嗯,知道了,替我谢谢姨母。”

说完,伍迪的后半截话又让这个刚挪动步伐的中年管家停下了步伐。

“还有,克伦威尔,你待会准备辆马车,我要去绿松巷转转。”

“知……道了,伍迪少爷。”

而这次,克伦威尔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惊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