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破釜沉舟」

  • 阴影誓约
  • 青松常青
  • 2319字
  • 2022-03-14 06:55:00

钢制长剑插入土巨怪已经被水泡的松软的手肘关节,用力一斩。

原本坚硬如同磐石的土巨怪手臂一截就这样直接被伍迪砍了下来,清澈的水都因泥土的挥发而变得浑浊。

将手肘砍断后,伍迪没有选择乘胜追击,而是立刻飞速上去换气。

刚才的一击看似简单,实则他已经用了全身的力气。

土巨怪则是愤怒的发狂,但被困于水中,又无法上岸,咒语又会被卡准时间点的可恶人类打断。

再这样下去死亡便已成定局。

不能这样!

土巨怪简单的思维想法单纯,它想活下去,并不想这样被一个人类憋屈的用钢铁长剑杀死。

如果不是不小心,如果不是这个人类太灵活……

太多的如果让它此时无比后悔,也同样激发了它些许的想象力。

也许他可以这……

于是,伍迪再次入水,发现原本正怒气冲冲挥舞着拳头的土巨怪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在水底下宛如乌龟一般,将关节全部缩在体表坚硬岩石下的巨大灰色小山。

土巨怪放弃了攻击,选择了防御。

只要将弱点隐藏起来,它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土巨怪想法很简单质朴但很有效。

而且,最让人纠结的是,如果伍迪离开的话,那么它施法也不会被人打断。

到时候土巨怪再到了陆地上,谁胜谁负就犹未可知了。

那时候,废弃矿洞中可没有第二道河流,水潭来将伍迪救下。

再说,吃过一次亏的它,也不会再重复上第二次当。

这次它就是走的太快太急,想着快点追到他,不然的话他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就失去重心,坠入河流之中。

伍迪看到眼前土巨怪的战术,的确也傻眼了。

这算什么,耍无赖吗?

欺负他长剑连+1超凡武器都算不上,别说砍百次,就算一千次,最后换来的也只会是刀口崩裂的惨案。

这该怎么办?伍迪看着那座沉于水底的灰色小山,有些哑然。

虽说目前看来这头土巨怪看似与埋头防御,但是伍迪也不敢保证它会不会趁自己离开后,利用法术脱离这儿。

那时候,伍迪可没信心在陆地上面对这只个人等级还比他高上5级的恐怖元素生物。

不说别的,光超远距离,磨盘大小的石头投掷过来,他就够呛,更别提如果还要带上一名小女孩的话。

于是,胜利的天平又开始向土巨怪方倾斜,纵然它已经断了一只手,无法离开水中。

但伍迪也同样在杀死土巨怪之前,无法离开海洋。

……

“怎么办?”

“赌一手直接离开,还是诈它个两三次,让它不轻易施法,离开水中,给自己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伍迪脑海中心念如同电转,思绪纷飞,原本的慢慢磨死这头土巨怪的计划,随着它的放弃抵抗,进入防御状态而夭折。

毕竟他也没想到过9级快三阶的土巨怪,面对只有2级的猎魔者,竟然无耻到龟缩防御,连正面决斗都不敢。

“怎么感觉比他设下陷阱还无耻一些。”

水中的伍迪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想要看一看土巨怪那张埋在双膝间的脸,脸皮是否和城墙般……

他算是看出来了,眼前这头土巨怪就打算着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不是喜欢骚扰它嘛,它就不动,让你骚扰个够,有本事这一辈子都这样骚扰它。

不然的话,它立刻施展融身入石的法术,将自己从水域中解救出来,然后追杀他。

除非自己能够杀了他,不然的话到最后,最先坚持不住的肯定是自己。

土巨怪不吃不喝都可以存活上百年,他们本身就不是血肉生物,而是元素生物,不需要进食甚至是睡眠。

而他却不行,就算是不需要睡眠的精灵,每天都需要做上一段时间的冥想,就算猎魔者的身体素质可以让他坚持比常人多几天,但最后的结局一定是他先失败。

“这样下去不行!”

伍迪在水面换气都两三次,终于意识到了再这样下去,自己必死无疑。

还不需要后脖颈的“渎形”诅咒发作,他就得被这头无耻的土巨怪,活生生给耗死。

“要么它死,要么自己死!”

可是眼前只给它留下一大坨岩石轮廓的土巨怪,在水中,他又该如何解决。

如果他的武器是超凡武器,早就已经结束了。

但是很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就算手上的钢制长剑换成更适合挖掘的矿镐,也是无用。

土巨怪表面的那层岩石并不是普通的岩石,而是经过元素力量改造出来的天生的元素岩甲。

在《圣者》中,玩家身上的元素岩甲,15点以下的伤害甚至都无法破掉他的防御岩甲耐久度,更别提伤害到本体了。

无法破防!你的攻击犹如刮痧……

当时不少拿着新手白板武器的战士刚刚进入地下城冒险,差点没被这玩意给打自闭。

用大了力气还会弹刀,又伤害不到它,它蹭到自己一下,血条就空了一半。

这种情况直到后面换上了超凡武器才得以解决。

伍迪脑海中回忆着上一世的战斗经验,但他很悲哀的发现面对这种石头疙瘩,他所能做的似乎很有限。

“该死!”

伍迪下意识想要摸一摸脖颈来放松一下思维,但触碰到入手宛如起伏腐败山丘的后脖颈还是愣住了。

他突然福灵心至,想到了一个极为大胆的解决方案。

他要腐化这头怪物,让渎形诅咒也施加到它的身上,这样拥有了“易伤”特性的土巨怪,他的防御体系便会崩溃。

唯一需要担心的便是,他不是渎形教徒,无法利用法术来施展诅咒。

而他只能用最直接的办法来感染它。

那就是,用自己的血!

血便意味着伤口,伤口便代表着诅咒的扩散……

思维发散下,伍迪原本想给自己手腕来上一刀的他止住了动作,但剑尖确实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体。

如今他只有这一个办法能够解决,他说什么也不会放弃,而且如果顺利的话,杀死这头土巨怪,他的等级经验应该能够顺利抵达3级,到时候拥有了法印还有一个专长的他,已经具备前去解决身体隐患的资格。

在剑尖划过自己胸前时,带出一小道伤口,伍迪脑海中想了很多,但从未有过犹豫。

全都是对未来充满信心的期许。

他或许会在哪一天倒下,但绝对不会是在懦弱这里倒下的!

……

时刻关注着外界状况的土巨怪,感觉到了上面人类的异样。

但它现在已经打定主意,要严防死守,用自己不值一提的时间,将这个短命种活生生耗死。

因此就算天塌下来,它也会佁然不动。

除非那名人类离开,它才会立刻行动。

不过让土巨怪没有想到的是,那名人类并没有离开,而是带着沾满血的手,朝着水下它所处的位置冲来。

不知为何,土巨怪那简单的内心在看到那抹鲜红,有些心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