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城外武僧」

  • 阴影誓约
  • 青松常青
  • 4465字
  • 2022-03-05 14:55:56

就算清晨的阳光已经洒落在海面,但在安捷列娜的心中,世界依旧灰白而黯淡。

只穿一件亚麻布裙的她此时抱腿屈坐在一片无人的沙滩上看着眼前的潮起潮落,海面的远处依稀能够看见船只的重影,怔怔无言。

空气中只有浪花四溅与早起海鸥的鸣叫的声音。

“这已经是这周的第几次了。”

安捷列娜此刻感觉自己如坠深渊。

“第四次还是第五次?”

俏冷的海风吹拂起她额头的酒红色的发丝,虽然她的身体在经过这些年的锻炼,以及大师的教导下,体内成功生出了那道气流,在气流的帮助下,早已不畏严寒,但她的心此刻依旧沉重且冰凉。

为什么会这样?

她很想询问,但她身边连个倾诉对象都没有。

神秘的大师在她体内气流生出后,早已离开。

而加罗、弗洛列他们又太小,琳,西茜她们又是女孩子,知道了肯定又不知道得干出啥傻事。

就像上次一样,琳还偷偷跑到绿松巷售卖草药,那里是她能去的地方吗!虽然没有告诉那名贵族真实名字,但还是很危险,如果真被……

安捷列娜或者说曾经在伍迪面前,称作卜丽娜的少女已经不敢再往下想了。

她现在脑海中的思绪就像沙滩上的礁石,被浪花一波又一波的拍打,都快乱作一团了。

自从受伤开始,先是每天晚上都会做奇怪的梦。

然后醒来时发现自己并不在屋内床上,而是在外界随意一块地面上醒来的诡异现象。

最后她发现现在自己的内心不断滋生对大海的向往,这种感觉在这几天都快把她折磨的发疯,但她却不能对任何人提及。

而且第一次她醒来还是在离屋子一百米远的小巷,后来就越来越远,直到现在离海水只有几百米。

当时在小巷中她醒来是被惊醒的,体内“气”的帮助让她对周身十米异常敏感,有人想偷偷靠近她,不过还是被睁开眼睛的她直接赤手空拳单手打翻在地。

她虽然很早就想这么做了,自从那次海上遇袭后,想看她笑话的人一直不少,但是最难的日子已经过去,她的身体也在飞速恢复,就算她现在只有一只手,也并不影响将那群家伙打成笑话,但是那天揍完人后,看着他们嘴角的血,她竟然有点想咬上去的冲动……

“诸神在上!我的身体内居住了一个恶魔吗?”

身体的异变已经让安捷列娜脑海中不可遏制冒出一个又一个的念头,她此刻已经怀疑自身了。

虽然说大师无数次教导过她,遇事要平心静气,不可莽撞,等到事不可为的时候再用暴力述说衷肠。

但这是安捷列娜第一次发现自己如此地无能为力,就算之前被咬断手腕,她也没这么绝望过。

毕竟说到底她也不过是刚刚满17岁的少女,虽说在她的那名自称是东方流浪者的“奥”大师的教导下,眼界与格局比普通人,甚至是职业者还是要强上不少的。

但一遇到如此灵异事件,还是让她内心滋生出一些不该有的念头与惊惧。

面对超自然力量,从小打交道最多的是码头水手、佣兵的她,感觉又回到了小时候一个人坐着一个破木盆在大海中漂泊的感觉。

孤立而又无援。

不过就在安捷列娜陷入无助中时,她感觉到了有人在靠近,听到了脚步声,而且脚步声是从她的左手边传来,从小在巴勒莫海滩边长大的安捷列娜自然知道,那边的尽头是一处断崖死路,而且这条海岸线也没有适合停泊的港口,不存在船只在那靠岸……

于是,好奇的她抬起头望去,便看见了一名身着猎装的男人从沙滩小道走来,他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身后还背着两把钢制长剑,手中则是提着一袋不知道装了什么的物品,但从海风传来的腥味来看,应该是某种鱼类部位。

而且凭借着“气”赐予她的超远视距,安捷列娜发现他的脸格外年轻,有着迥异于常人的毒蛇般的眸子,看起来十分地不好惹。

最关键的是,这个人她好像认识。

那名琳带来购买草药的贵族少年!

虽然他换了一身属于冒险者的装束,脸部轮廓也变得更加消瘦,但身上散发的看似温和实则孤冷的气质,与那天在小巷时见到的如出一辙——这是安捷列娜对体内“气”的另外一种妙用。

只不过他现在的衣服和她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世界的,简朴皮革制成的黑色猎装与马裤,不再是衣着考究,工挺笔直的贵族礼服与白衬衫。

一时间这个少年的两种形象,立刻在安捷列娜脑海中打转,他好像被笼罩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人不禁想要一探究竟。

不过她没有贸然上去打招呼,而是及时在那名少年投来注视目光前,扭回了头。

在贫民区长大的她,深谙有些东西知道的太多没有好处。

而也正是她这种与世隔绝,从不多嘴与站边的中立态度,让她就算武力在黑街算不上太高,也能在帮派间一直安然无恙。

……

当那名酒红色长发,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少女卜丽娜的目光第一时间投射来,伍迪就注意到了,他下意识想要停步,但感觉自己这身形象就算薇兰朵在这,也不一定能认出,更何况他瞳孔已经变了,再加上隔得又远,不应该能认出。

因此伍迪的步伐不变,只不过选择了能够最远的绕开卜丽娜所在位置的小径。

她为什么在海滩,伍迪也没有兴趣主动上前发问。

他现在只想好好的回家休整一下。

虽说猎魔人就算一天一夜不睡觉也不会影响战力,但是在海岸边,钓了一晚上鱼的他更多的感觉还是心累。

他需要调整一下心态。

毕竟忙活到后半夜,除了前面两拨比较顺利外,剩下的几个小时都没等到一头沙华鱼人简直太过煎熬。

不过相对于那时面板的967点经验值,后者比起前者的煎熬尤为更甚——这也是支撑他到天亮的原因。

好在最后还是在黎明破晓前,最后的一些鲨鱼血引来了两只落单的沙华鱼人,这才将伍迪积攒的经验值推破了1000点大关。

原本凑足经验的他是想原路返回的,但突然想起还有些东西没有买,刚好他所在的位置离入城的码头不远,便想着一步到位,还能顺便把手上的材料清理掉。

这才顺着这条漫长的荒凉海岸线,一路朝着西北方向的码头区前进。

反正他身上还带着伊迪斯家族的印记,进城肯定没问题,就算回到庄园会被盘问,伍迪在心中也打好了腹稿用来应对。

不过在离开之前,伍迪最后还是看了一眼那名叫做卜丽娜的少女所在的位置,少女依旧背对着他,看不到正面,只能看见后背。

她坐着的身姿非常挺拔,整个后背看起来健美匀称,虽然腰肢纤细,只能盈盈一握,但配合上略宽的肩膀,小麦色的皮肤,就显得力量感十足。

见鬼,我怎么会把力量感和她挂上钩的。

伍迪暗暗摇头。

不过卜丽娜确实是他见过身材最好,也是最为健康的少女,不同于薇兰朵的娇柔可爱,她用英姿飒爽形容更为贴切些。

可惜……

他看到了少女空荡荡的袖子,有些遗憾。

虽说手臂断了的话,想要复原也不是没有办法,但能够让肢体重生的神术绝对不是一个出生在贫民区的少女所能支付的起的。

——四环神术「复原术」。

最起码也是二阶职业者,8级牧师模板的原住民出手,而这种一般都已经成为了一座小城市的主教。

价格嘛,把一个小贵族的流动资金掏空不成什么问题。

对于贫苦人家,就算是售价一次二十金币的治疗轻伤药剂,都无法承担,何况是以千为单位计算的四环法术。

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玩家死去一次后,就直接选择重来,不尝试复活,价格问题便是主要因素。

苦难是生活常事,但或许对这名少女更钟爱些。

因为,就在伍迪打算离开这里时,他听到了孩子的哭喊声,而身后的少女在听到哭喊声后,立刻就动身赶往声音传来的方向。

显然,这是在呼唤她的。

然而,感知达到16点的伍迪听得很清楚,那个孩子喊得并不是卜丽娜。

而是“安捷列娜姐姐!”

这应该是那天躲在墙壁后的小孩声音。

不过,伍迪发现一个更严重的事情,那就是自己这个位置听到孩子的声音是凭借16点的感知听的很清楚。

而这名少女又是凭借的什么?

要知道,她的位置离他这里可足足有五六十米的距离。

不过当这名少女飞奔越过他时,感受到只剩一个背影的安捷列娜身上所散发的玄妙气息。

伍迪这才知道了这个身材健美的少女。

竟然是一名武僧。

不过这也不怪他,武僧除了通过特定的装束,譬如简洁的僧院朴素布衣,或者发白的陈旧衣衫,可辨识度并不高。

甚至有个武僧的进阶山岭之拳,和苦行僧一样,甚至都不佩戴任何武器和防具,光凭本身的肉体力量就可以和壮年期的巨龙媲美。

伍迪记得有人用过静若不周,动则天倾来形容武僧这个职业。

毕竟武僧的特点就是没有任何特点,他们衣着古朴,混在民众中毫不起眼,只有在真正动手时,其他人才会惊讶地发现他竟然是个职业者。

就像今天的这名酒红色长发的少女一样。

除非见到她真正动手或者行动,不然很难将她和那些苦修士般的武僧挂钩。

不过,伍迪记得南方地区是没有武僧修道院的,唯有北方的苦寒之地,以及南方大陆以东的死亡荒漠的绿洲中,才有他们活动的影子。

看来是被流浪武僧所教习么?

伍迪脑海中转过几个曾经在阿森兰特南方较为有名的武僧名字。

如果是苦行僧的话,那么也解释的通了,毕竟也只有他们会选择离开修道院,前往大陆各地。

大部分武僧还是喜欢宅在修道院附近活动,偶尔驱逐一下邪恶。

在黑暗之年那场生死决战中,也正是一名看似不起眼的老人,挡下了腐败母树的后期阶段的大部分进攻,给玩家突破祂堵住的位面通道争取了很多时间。

他之前便是活跃在北地的一名传奇武僧,你在城市里根本见不到他。

唯有到一望无垠的冰原,或者崎岖陡峭的山脊,才能看到他宛如朝圣者般在这片土地踱步的身影。

那时候很多武僧,甚至其他职业的玩家都想遇到他,因为他会给予任何遇到他的人随机一场试炼。

试炼成功便可以获得一项超凡专长。

伍迪记忆最深刻的便是论坛中有人贴出来的一个专长。

——「六感明晰」(超凡):武僧在经过特定的训练后,拥有极为敏锐的六感,永久性提升自身2点感知值(最高25点),当你目盲,耳聋或睡眠时将不影响你感知周围,并且任何隐形生物、幻象,以及幻术在你面前想要施展成功需要额外增加35点判定值。

“眼在欺骗你的视觉,鼻在欺骗你的嗅觉……你的五感被蒙蔽,但你的心不会欺骗你,虚妄始终是虚妄,看好了,假的无法成真!——灰袍武僧对弟子说道,只见他闭眼举手投足间,幻象便已然烟消云散。”

这是很多武僧或者其他依赖感知施法职业梦寐以求的专长。

不过得到的条件也十分苛刻,不仅需要在五感微弱的状态下战胜和自己同等级的对手,还需要玩家长期保持在五感微弱的状态里,期间还得独自在野外生存至少两周。

当时看到这个专长,伍迪更多的还是敬佩得到这个专长的人具备的毅力,毕竟换他的话,不一定能够安然度过试炼。

伍迪见少女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被她职业勾起好奇心的伍迪自然也连忙跟上。

毕竟她去的方向也和自己同路,不想继续跟着,他中途离开也是可以的。

而一路上,伍迪凭借16点感知轻易听到了那名武僧少女和小孩的短暂交流信息。

也就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名叫加罗的小孩找上了安捷列娜。

因为上次卖给他草药的小女孩诺娅,也叫做琳。

她不见了!

起因是昨晚贫民区遭受了一次来自海底生物的突然袭击,一个战团的沙华鱼人通过运河闸道潜水进入了南区,登上岸后杀死并且带走了不少人类。

而小女孩琳他们所居住的地方,也被沙华鱼人给找到了。

她也正是因为保护弟弟妹妹,独自一人将沙华鱼人引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男孩的抽泣解释与少女的安慰顺着风传到了伍迪的耳中。

他的脑海中划过前几天在绿松巷见过的金发小女孩,瘦瘦小小的,就是那双眼睛很亮,很专注。

表面看似勇敢实则内里胆小的要死,上他的马车后更是左瞄右看,他知道她在找逃生路线,像仓鼠刚刚搬到新的笼子一样,有戒心很正常,也理解。

直到后来伍迪主动聊起她的姐姐,那小女孩才放下了一点点警惕,露出了属于小女孩那份独有的纯真与娇憨。

而且她笑起来很好看,有着两个小小的酒窝。

这是个满心思都是家人的女孩……

伍迪内心有些堵。

最后,他还是决定跟过去看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