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年少慕艾」

  • 阴影誓约
  • 青松常青
  • 2976字
  • 2022-03-24 10:36:14

面对后颈上个个鲜嫩欲滴,轻轻一掐仿佛就能掐出水的囊肿烂疮。

伍迪现在心情也很复杂。

不过他还是用手指戳了戳。

软绵绵的,就像棉花糖,而且后颈背一点也不疼。

反而痒度加剧了,仿佛在促使你挠破一样。

伍迪果断放下了手指,不再理会后颈传来的呼唤。

他掠起的长发也很自然的再度披在肩头。

就这样,长着一副娃娃脸的贵族少年盘腿坐在柔软的天鹅绒床被上,靠在床头,开始陷入思考。

首先,自己是天选者的美梦可以说再见了。

并不是感知高,而是他已经成为了“腐败母树”孢子的寄生者。

刚才如果他挠破了那个脓包,那么脓血溅射到他的其他皮肤上。

那脓包便会像孢子一样扩散开来,直至最后变成“腐败母树”那些追随者“渎形教徒”最喜欢的完美形象。

伍迪想到这,打了个冷战,他死也不要成为那种样子。

还好这只是前期,除了长有脓包有碍美观外,其实孢子在他身上的副作用并不大。

只是不能受伤而已。

因为如果一旦受伤,伤口根本无法复原,囊肿脓疮会迅速占领那儿,从而成为一块难以祛除的皮藓。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被感染的呢?

他可记得现在还是1191年,腐败母树还在阿森兰特位面外围以一个巨大的火红色彗星般的形态四处游荡。

除了那些精研星界的位面学者可能知道腐败母树的归来。

凡尘俗世之人恐怕都提不起一丝兴趣。

毕竟祂每次出现的时间间隔太长了,将近两千年才出现一次。

就算造成了骇人听闻的惨剧,让一个世界上的无数凡人种族连同世界上的所有生命因此而被消灭和腐化。

但也会被遗忘进历史的垃圾堆中。

而且每次腐败母树挑选的降落位面,地点都是随机的。

就算是诸神的预言也很难捕捉到祂的动向。

对了,那群“渎形教徒”——伍迪想到了。

除了腐败母树,宇宙中还有一种生物会孜孜不倦的传播祂的“完美荣光”——那就是一群追随着“腐败母树”的智慧生物,人类居多。

这群“渎形教徒”认为诸神的形态都是虚伪的。

血肉之躯的正确样貌应该是和腐败母树相似的,是所有生命的最终形态,也是最伟大的艺术品。

因此他们会不遗余力的向各个世界传播腐败母树的荣光。

让凡物感染,最后变成和祂一样的生物。

也好从而吸引游荡在星界里腐败母树的目光。

那这样说来,前主的昏迷也是他们干的,就是为了让他受伤,从而激发体内的感染孢子。

伍迪搜刮着属于这具身体的记忆,将近期的记忆一个不拉。

便知晓了在不久前,前主在放学时,因为没能赶上最后一趟马车,便步行回家。

但在经过黑花街区巷尾时被人偷袭。

那人不仅将他打晕,还抢走了他身上的财物。

乍一看只是普通的抢劫,但是对于在游戏中偶尔会客串“盗匪”的伍迪。

他第一眼便看出了破绽。

首先黑花街区是巴勒莫较为富庶的贵族区的一条通往城外的街道。

别说放学时的七八点,就算是晚上十一二点都有城市卫兵定时巡逻。

其次抢劫贵族可是重罪,不仅全城通缉,抓到便直接第二天上绞刑架。

情节格外恶劣的还会请神殿的祭司帮忙——因此,原住民中脑子但凡正常,智力比白龙高的的也知道收益和风险不成对比。

当时因为《圣者》的自由度,很多新手玩家的一血便是交代在这上面了。

伍迪也在论坛中知道了这群原住民中贵族的不好惹。

相反,阿森兰特里游走于各个城邦王国的商人便好动手多了。

又有钱,又不会轻易惹到大麻烦,简直是移动的宝藏。

弱小的商人立刻成为了当时玩家心目中的“畅销商品”。

以至于后来几乎阿森兰特每个商人出门时,车队都得花上一笔钱雇佣那群自称是“圣临者”的玩家作为保镖出门,这样才能降低被打劫的风险。

“那么看来是熟人作案了,那怀疑对象就很少了啊。”

因为寄养在姨母家的缘故,伍迪平时无论是在庄园还是学校话语都不多。

十分孤僻,能够靠近他的没有几个,再微微排除,答案显而易见。

搜刮完伍迪的记忆,他几乎没废什么力气便得出这个结论。

毕竟操纵这个阴谋的黑手还很稚嫩,很多首尾都没有处理干净,再加上感染出现的时间,以及最近身边人的异样。

伍迪脑海中很自然的冒出了一个人名,以及前不久的相会。

他的眼前似乎浮现出在那天,同样是一个傍晚。

夕阳西下。

放学即将乘坐驿站马车离开的伍迪,听到了柔声的呼唤。

转过头去,便看见巍峨的校门口,一名穿着一身粉色宫廷长裙的贵族少女正撑着一把小洋伞,笑容晏晏。

是她叫住了伍迪。

因为她最近在家中修习茶艺,刚好父亲从新大陆带回来了一块茶饼,她特意掰了一点带到学校来,问他愿不愿意尝一尝她的手艺。

声音清脆,面容诚恳。

在倒茶时还让他注意温度,以及教他喝茶礼仪,必须慢品细酌。

一扫记忆中的她,那次的她温柔体贴又耐心。

因此,固然口感不佳,他还是喝完并称赞茶饼颇有田园风味。

当天回去他就发了高烧,但仍旧没有怀疑她,只和姨母说自己着凉受寒。

她是格兰蒂亚·法琪丝·派克,一个长得颇有姿色的男爵之女。

不仅是前主在学院里的同学,也是前主喜欢的对象。

在记忆中前主还花了不少姨母苏珊给他的金钱来讨格兰蒂亚的芳心。

不过格兰蒂亚知道伍迪不受家族重视,空有子爵头衔。

因此对前主一直都是执行“拉扯”战术,每每伍迪想要表白的时候。

格兰蒂亚感觉到爱意炽浓的时候,就会主动和伍迪单独聊天,然后一脸忧愁的说出经典名言。

“父母又逼着我去结识那些贵族公子,可我根本不喜欢他们,也不想那么早就把自己定下来。”

“我的梦想是成为爱莎·比亚一样的女人,成为一名作家,无拘无束,和自己所爱的人,去大陆各地旅行,用羽毛笔描绘出世上最动人的文字。”

“如果可以,我宁愿不要这个贵族身份,只想当一个平民。”

“伍迪,你是懂我的,对么?”

“你真好,世界上只有你最懂我了,只有你了!”

“也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机会和你一起去呢。”

格兰蒂亚那头顺滑的金发,被透过植物园洒落的斑驳光影,映衬的格外闪闪发亮。

波涛壮阔的长裙上方,那张娇然欲滴的嘴唇述说着。

世界上最为动人的暗示。

前主就这样在格兰蒂亚织出的名曰“未来”的蛛网中,深陷其中。

并且在听闻格兰蒂亚去参加某某伯爵,某某子爵的晚宴舞会时。

也不会觉得丝毫背叛,而是更加怜惜,加倍的对她好。

而每每前主想要放弃追求时,格兰蒂亚又会给点小甜头。

诸如送送早餐,或者假装不经意间触碰一下伍迪的手指,然后一脸娇羞的模样,让前主觉得自己还有机会。

就这样,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伍迪已经成为了格兰蒂亚的追求者中的头号舔狗。

“真就可怜的伍迪,被她玩弄于鼓掌之中。”

回味前主的记忆,隔着虚空伍迪都能闻到格兰蒂亚身上那股茶香四溢。

对此,他只能说句。

“舔狗不得house!”

虽说格兰蒂亚吸引伍迪的是身上散发的成熟气质,是缺失的母爱。

也有年少慕艾的冲动,也理解付出过多后“沉没成本”的难以割舍。

但为了追求一个女生,已经放弃了所有的尊严与底线。

伍迪还是觉得活该。

真正的爱情应该是互相吸引,互相尊重,而不是一场你追我赶的急支糖浆。

当然,斯人已逝,说再多也没用,他已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金钱,时间,还有……灵魂。

现在伍迪要想的,还是怎么解决目前这具身体带来的困境。

虽然是贵族开局,但是他现在很有可能被一群邪教徒盯上了。

种子已经种下,他是必然要“孵化”的。

如果逃跑只会陷入被动,他可不想玩一场猫抓老鼠。

因此他现在能够利用的便是现在他在暗,那群人在明。

呵,既然喜欢当猎人,那就要做好当猎物的觉悟。

少年清秀的脸庞上阴鸷的表情飞快闪过,不过不知怎么了,娃娃脸的阴鸷顿时就僵在那里。

眉不是眉,眼不是眼。

古怪极了。

但此刻的伍迪已经顾不上太多,因为他看到一个慢悠悠的绿色“+1”符号在自己视野左上角缓慢划过。

这是……

“人物面板!”

间不容发,精神一震的伍迪立刻在心中默念道。

一股洪流从少年的眸中绽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