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011「庄园盛事」

  • 阴影誓约
  • 青松常青
  • 2208字
  • 2022-03-24 14:20:14

影蛇学派最早起源自哪名猎魔者伍迪并不清楚,但是如果说四种基础学派中,最适合他的,那他绝对是毫不犹豫的选择“影蛇”。

无论是攻击手段亦或是战斗武器,都是他颇为熟练的。

简单来说,就是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

无论是巨熊还是冬狼,伍迪了解的都远远没有影蛇深,前世他调配的炼金药剂,也是大部分为了增益“影蛇”学派而选择。

所以,选择这个学派再正确不过。

随着影蛇学派的确认,然而,和游戏当中并不同的是。

伍迪的视野上并没有多出技能图标。

而是脑海中多出了一股不属于前世也不属于原主的陌生记忆。

剧烈的冲击让伍迪不由捂着头闷哼一声。

在记忆中,他在一个酷似猎魔者城堡的地牢中日夜不歇的训练,战斗、潜行、刺杀、解除(制作)陷阱、配毒、还有……跑酷。

最终,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在看不清面目的猎魔者导师的首肯下,牵着马,离开了位于高山之上的猎魔者城堡,前往了广阔的大陆……

等到伍迪再次睁开眼后,炼金室的一切还是那么的熟悉,但又有些陌生,刚才记忆的一切好似都发生过,但又像一场梦。

不过等到数据洪流再次冲刷眼帘时,他便知晓这一切都不是梦。

“影蛇学派确认。”

“角色属性调整:敏捷16→17。”

“职业技能更新:潜行、陷阱、运动、炼金。”

“领悟专长:阴影伏击”

在炼金室,阴影笼罩下,伍迪纤细的身体越发融进黑暗之中,仿佛与阴影一体,连同身体一起消失在了藤椅之上。

「阴影伏击」:无数次在阴暗的地牢训练,让你了解火光下的阴影中最适合掩藏自己的位置,在阴影中潜行判定+5、当你攻击对你毫无防备的敌人时,增加一倍(+1)的当前基础伤害,如果攻击的是要害位置,那么基础伤害将会增加原先的两倍(+2)。

「他们害怕的不是随处可见的阴影,而是阴影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我们——“弑君者”吉尔曼」

阴影伏击是前期影蛇学派猎魔者输出的主力来源,配合上普通匕首2D4的伤害。

只要刺中要害,前期就算和他前世一样,有着专长“顽强不屈”增加生命值的战士,也要当场饮恨。

阴影伏击看似和游荡者的“背刺”相似,但是伍迪却知道,阴影伏击的妙用可比游荡者的背刺还要广泛的多。

虽然有不少玩家在刚接触到这个学派时,都会下意识将它与《圣者》中另一个职业游荡者挂钩。

但是作为上一世有着资深影蛇学派经验的伍迪可以毫不犹豫地说,虽然看似一样,但内核完全不同。

你见过哪个游荡者主武器拿的是快两米长的单手蛇首大剑?还是说你见过哪个职业刺杀是大大咧咧掀下兜帽,就直接开干的?

前者便是影蛇学派的职业武器“推荐”、后者则是学派中著名猎魔者导师在刺杀某国国王时干出的举措,而也正是这个CG,才让伍迪选择影蛇学派。

虽然在格蓝迪的世界,影蛇学派已经凋零,学派猎魔者十不存一。

但……

重铸影蛇荣光,吾辈义不容辞!

黑暗中的少年睁开了那双宛如蛇类竖瞳的双眼,不再犹豫,双脚撑地,起身便要离开这个他呆了已有数天的炼金室中。

毕竟,他背后黑色齐肩长发掩盖下密密麻麻黄白色脓包增殖时散发的痒意已经如芒在背,如剑悬颈。

不过在即将走出炼金室时,伍迪从黑色长裤的口袋中掏出了一条并不算长,但足以遮住眼睛的黑色缎带。

猎魔者之所以被愚民所厌弃,害怕的原因。

有一部分正是因为这双和常人迥异,与怪物无异的双瞳。

才让他们肯定了术士们的说法。

猎魔者就是一群不折不扣的突变怪物,在人类孩童尸体上复活的畸变怪种。

虽说阿森兰特远比格蓝迪要放得开,但是为了避免争议。

伍迪还是特地让管家从城内的服装饰品店带了一个专门用于遮挡眼睛,但并不遮挡太多视力的黑灰色缎带。

缎带除了最为广泛的床上用品外,还有一部分贵族用于遮挡眼部伤痕。

还有一小部分会在谈判时遮掩住自己的神情,让对方无法从眼神中看出他的意图。

系上缎带,在脑后绑好缎结的伍迪,感觉世界的色彩少了不少,变成了像老旧相机的灰白色。

这种感官比游戏中来的更为刺激一些,眼角余光带来的不再是光明,而是重重暗影。

让亲和暗影的他愈发舒适。

也让原本只是想用缎带过度一下的伍迪,觉得有机会换个「奇物」品质的缎带,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推门而出。

再次看见明媚的亮光,伍迪也没有丝毫不适与闪眼,身体也平稳地踩着石质阶梯一层层向上。

不过让伍迪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的时间已然是第三天的晚上。

大厅成群结队的女仆和男侍来来往往,手上端着的都是精致的银质餐盘。

“这是要招待谁吗?”

伍迪记忆中好像只有在每年重大节日才会这么隆重,可现在离“丰收节”还有几天,按理来说不会这么快。

他随手抓了一个女仆询问。

女仆一脸怜惜地对着这个蒙着双眼,给他稚嫩的脸上增添上一丝柔弱的少年轻声道。

“伍迪少爷,是夫人吩咐我们准备的,听说今天有好些城里的大人物要来。”

“至于更多,我就不知道了。”

放过不知多少内情的女仆。

伍迪听后有些疑虑,但似乎与他无关,他也没有多想。

不过就算这样,伍迪还是在回到自己房间时的一路上从女仆男侍,以及管家的叫喊声中,听到了这次宴会的宾客来历。

“鲁托夫家族。”

这个名词让准备推开自己房门的伍迪右手微微一滞。

记忆里,鲁托夫和伊迪斯一样,同样有着巴维亚洛王国授予的子爵爵位。

而且从事的行业,都是酒类产物。

只不过伊迪斯专供的大部分是中低的平价葡萄酒,而鲁托夫专研的是口感更加细腻,专供给王勋贵族品尝的纯酿美酒。

这两家在销售渠道上都很少碰面,再加上酒类的高低销售渠道,让鲁托夫一直看不起伊迪斯。

更别提鲁托夫家族来到这里主动上门了。

那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

伍迪思索了片刻,想了想。

最后还是松开了门把手,而是转身朝着另一条,通往书房的走廊而去。

但愿他的猜想是错误的……

缎带下,少年的双眼逐渐变的锐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