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凶案来了
  • 现场倒计时
  • 鬼家公子
  • 4520字
  • 2022-02-23 16:10:16

我叫何月明是一名法医,记得小时候父亲的确帮助黄局许多次,但他却不想我再做法医的职业,说我们这家族做法医的许多都有着坎坷的命运。

我在一次暑假的时候,却无意中看到了他房间里的两本书。

父亲很惊讶问我看到了什么,我说不太懂,父亲却一眼就看出了我在撒谎,因为他和我一样都有着何家遗传的能力,凝光之瞳,我没有办法只好告诉父亲自己全部都记录下来了。

父亲听到我这样说后非常吃惊道:“或许这些都是天意,如果你真的喜欢破案的话,那就尝试做一个刑事顾问吧,记住你不能涉足的太深,不然有一天你会横死街头的。”

父亲很早就跟我说过这样的话,这个案子我也不想露面,但既然现在已经豁出去了,我就没有想过要回头。

我感觉父亲其实也是因为调查案子的事情而死的,因此我更加想找到杀死他的真凶。

回忆来到这里,我的时间好像定格在某个地方了,记得那天晚上,我回到家里,突然看到柜子上放着一个信封,里面写着龙山公墓见几个字,我随便搜索了一下,竟然发现信封里滚落下来一颗牙齿。

我一分析就感觉到这颗牙齿是我父亲的,我连忙赶到了龙山公墓,在里面找了一段时间,发现父亲竟然安静地躺在了一个土包的前面,手臂上有一道细微的伤痕,不认真看是发现不了的。

我感觉到父亲已经不行了,奄奄一息地躺在那里,就哭泣着问他:“到底是谁做的?”

“何月明你不要难过,好像我们当法医的,终有一天逃不过这样的命运,所以我之前才劝你不要做这个职业!”

“爸爸,我不要你死,到底是谁害你的!”

“这个人你不能得罪,记住,我们何家只有你一个了。”

父亲的话音刚落,我的背后却有人捂住了我的嘴巴:“小子,看来这里还有一个活口啊,哈哈,你父亲该死知道吗?所以你不要难过了!”|

“你!”我被背后的一个全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人捂住了嘴巴,他的身体似乎很瘦弱但力气很大,手中拿着一把薄饼一般的长刀,架在我的脖子上。

“我是东门鬼刀,记住我的名字了吗?你父亲就是我杀的,今天我也可以随时把你也杀了!”对方的声音特别扭曲和阴冷,就好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就是你杀了我的父亲,我要报仇!”当时的我骂道。

“呵呵,现在你没有这个能力,只能眼白白看着自己的父亲死去,然后你也会跟着死去的,除非你能说出你父亲是怎么死的,或许我会放了你!”

“我。”说了一个字我低头看向了父亲,只能发现他手臂上的伤痕,嘴巴里缺失了一些牙齿,犹豫了很久我不敢确定只能说:“不知道!”

“难道这就是你的答案吗?没想到何东明的儿子是如此没用的废物,看来杀死你脏了我的血杀刀,算了,我今天就留你一条狗命吧哈哈!记住我是杀死你父亲的凶手东门鬼刀!”

这家伙竟然公然告诉我自己的身份,本来我当时想挣扎的,不过他很快就消失了,我到处看了一下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他离开的时候如同突然消失在一个异空间里似的,完全捕捉不到,周围还残留着一些树叶,和冰冷的气息。

当时,我不断默念着东门鬼刀的名字,可是自己没有能力只能抱着自己的父亲痛哭起来,那个时候我抱着他哭了几天几夜,后来村里人发现我在那里,才把我带走,并且安葬了父亲。

现在父亲还安葬在龙山公墓附近,有时间我也会去看看他的。

这顿饭我都没有心思吃,结束后,黄大强跟我说:“哥们,从前的事情你就暂时放下吧,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之后如果有你父亲案子的消息,我们会一起调查的!”

“嗯,谢谢你了,其实过去这么多年,我都已经没那么难过了,我们回去吧!”

黄大强打了哈哈道:“我们找一辆车子回去好了,今天我也挺累的,难得何月明你帮我喝了那么多酒啊!”

“彼此彼此吧,这种时候不帮你喝酒,有点不够义气,自从大学到现在,我们那有什么时候分过彼此呢!”

黄大强和我的关系很好,简直是个铁哥们,不管是大学到工作,我们都一直在一起,许多时候他都帮我做事。

就算是没有案子的时候我们也会出去吃吃饭,玩玩游戏什么的,宿舍里还有另外几个新来的警员,他们都是来实习的,没事的时候我们也会出去玩玩。

彼此关系都很不错,宿舍的一个比较年长的警察,我都会叫他老大,他的人也挺不错,经常遇到一些困难都会想办法帮助我们的。

我回到宿舍刚洗了澡,谁知道刘晓晨又打来了,这种时间带过来,我想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结果我一听到她的声音就说:“是不是有案子了!”

“是的,看来你的洞察力不错啊,现在你马上去希望音乐学院吧,这里的湖边发现了一具男尸!”

我说我马上到,并且把这件事和旁边的黄大强说了,有任务要进行,我们当然不能再休息了,连忙穿上衣服就离开了宿舍。

很快我们来到了案发所在的希望音乐学院,在走到湖边附近的时候,我们早就发现不少警员封锁在这里。

看到我们来了,刘晓晨道:“杜法医正在检查你去看看吧!”

我点了点头,杜法医看到我来了就说:“死者是自杀的,脖子上有明显的瘀痕!”

“是么?”我看了一下死者脚下的脚印,又看看湖边树上的绳子,看看死者的脸庞焦黑,脖子被拉的很长,嘴唇极其干裂并且已经出现了一层层瘀痕,再观察一下湖面接着说:“我看没有这么简单!”

我们在树上取下这个男尸的时候,听到树干正在发出一种吱嘎吱嘎的响动,就好像树干马上就要断掉一般,连忙加快速度,不然等下就麻烦了。

现场有不少的同学和老师围观,都在说什么平时女生为情自杀的很多,但男生是怎么回事,他是有多爱这个女生啊,竟然想到了自杀的事情。

“哎,现在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很可怜的孩子!”一个老师叹息道。

学院的院长也来了,他们正在被几个警察问话,询问死者的情况,这个男生的脸庞虽然扭曲的很,但经过其他人的口中我们还是知道了他是舞蹈系的大三的男生,名字是田奇文。

知道了死者身份,我们就去找人调查认识他的人。

“你的意思是?”在我刚才说话之后,杜法医反过来问我。

现在的杜法医虽然没有之前的嚣张,但态度中依然保持一种傲慢。

“让来检查吧!怎么样?”我说。

他摊开手说道:“你来!”

我来到死者的旁边,拿出验尸伞和听骨木还有阴阳枕,现在已经是白天了,阳光还不可以,我就转动着验尸伞,同时跟我黄大强道:“你去学院宿舍问一些同学拿点多肉过来,另外我还要一些没药和食盐!”

“何月明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难道你要在现场种花么?”

“你别那么多废话,快点去吧!”说着黄大强跑出去了,我用验尸伞观察到死者身上有不少血红色的斑点,本来应该是不会发现的,但因为验尸伞的作用,这些都显露出来了杜法医说道:“这死者身上果然有其他痕迹!”

“嗯,你别紧张,等下还有会更加多意想不到的!”

我想这些红色斑点在普通人眼中是很零散的,但在我的眼里却可以形成红色的扇形光泽。

刘晓晨却问我道:“这个地方又不晒你撑着一把雨伞是怎么啦!”

“这雨伞可以找到一些看不到的痕迹,刚才那些斑点就是它照出来的!”

刚开始的时候刘晓晨还以为我是用了别的手段才能看到斑点,得知是验尸伞的时候她对我特别的佩服。

其实这把雨伞也只是上面涂抹了药水和阳光结合变成了紫外线而已,今天有阳光,也就不用使用紫外线灯了。

从可杜法医发现了什么说道:“男尸的手腕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啊!”

我仔细地看了一下,发现这个是更加深刻的痕迹,好像是一种塑料我就说道:“这是一种漆料,只有在一些衣服物料上才会有的!”

死者应该是被凶手用力抬动过的,但不小心被衣服摩擦到留下了这些痕迹。

我仔细地用凝光之瞳认真地观察了起来。

“这种衣服是女生穿的吗?红色呀!”刘晓晨问。

“不一定,不要先入为主好吗?为什么红色就一定是女生的衣服呢?”

被我这样一说,刘晓晨有点不好意思,这个时候黄大强回来了,他按照我的吩咐找到了那些东西。

我感谢了他一声,拿出一张刀片用力割开了多肉,把它流出来的汁液弄到了食盐和没药上,融合起来。

此刻黄大强惊讶道:“何月明这验尸的你干嘛拿一盘植物过来啊,难道是感觉太无聊了,想用一盘植物来调节气氛?”

我没有理会他,把多肉弄出来的汁液掉落到男尸的皮肤上,很快他的皮肤上就呈现出一些细微的金色粉末,看到这个杜法医和刘晓晨都惊讶不已的问我这是什么东西。

我说:“这个是金属物料,我估计是什么坚固的材质造成的,刚才我用多肉能够看出这些金属的材料,加上食盐和没药这种能力就变得更加明显了。”

我说完这两位才恍然大悟起来,黄大强也兴奋地跟我说:“好厉害啊何月明,没想到你们法医竟然连这个都懂!”

“过奖了,其实我也只是第一次用的,幸亏成功了!”

许多警员连忙过来拍摄了照片留下了证据,我本来想放松一下的,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有一个女生直接扑倒在地上哭泣了起来:“田奇文你真的死了吗?他不是被人杀的,而是被鬼杀的!呜呜,我就知道她不会放过我们的!她会让我们全部都死掉的,你现在都死了,下一个就轮到我,轮到我啦......”

这个女生看起来有点微胖,坐倒在地上特别惊恐地叫着喊着,好像曾经受过了什么巨大的惊吓一般。

我们连忙来到了她的身边,她就拉着我们说道:“你们是警察吗?我不想死,你可以保护我吗?”

一听到她这样说我就蹲下来安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认识田奇文吗?”

“认识,他是我男朋友的朋友,昨天我们四个人喝了点酒,由于一时兴奋,我男朋友孛志明就和他打赌说,他不敢进入学院里传说有个诡异事情的音乐室,这个音乐室昔日有一位叫旗晓珊的学姐死了。”

很久之前旗晓珊是这个学院里比较优秀的一位女生,长得特别的漂亮,尤其喜欢穿着白色连衣裙,体态优美婀娜多姿,还会弹琴,演奏的月光曲特别动人,许多男生都喜欢她,暗恋她并且追求她。

理论上这样的女生应该可以在大学里过的很好的,然而她被学校里的一个混子看上了,于是混子就她的麻烦,逼迫她服侍自己,旗晓珊当然不同意,混子就把她弄晕拉到了音乐室。

好几个混子在侮辱她之后,逼迫她在琴上演奏,不然就砍断了她的手指头,可当时的旗晓珊特别混乱,身体被侮辱过,根本就没有心思演奏了。

迟迟没有看到她演奏,混子们用刀砍掉了她的手指头,旗晓珊惨叫了一声,带着血液的手指在那里演奏着,当时她的模样特别狰狞可怕,还不断地拿手指头舔着。

后来还扑向了男生旁边的一个女生,用力地把她压在地上,因为感觉到恶心,这个女生用力地反抗起来,还把旗晓珊推倒在钢琴的边缘上,砰的一声,旗晓珊的脑袋就裂开了,背后哇啦啦地流出了许多血液。

看到她死掉了,当时其他人都害怕的不行,有些同学都想离开了,可是本来带旗晓珊来这里的混子却提议道:“现在我们就这样逃跑,警察一定会知道的,要不我们把旗晓珊的尸体分开了塞进钢琴里吧!”

虽然很多人是挺害怕的,但在混子的再三建议和劝服加上恐吓下,大家没有办法。

毕竟他们也不想被警察逮捕,于是只好按照混子的说法把旗晓珊的尸体慢慢分开了,随后一块块地塞进了钢琴里。

然而这样做,警察还是很快就发现了尸体在钢琴里,后来混子和一些女生都被抓捕了,可是有一个女生却逃脱了罪名。

微胖的女生给我们说着,我问刘晓晨是不是有这样案子,她回忆了一下发现这个案子好像是2年前的了。

当时发生案子之后,昔日的那个音乐室就被封闭了起来。

理论上应该是不能让任何人去的。

2年前发生的案子,也就是女生的学姐了,不知道之前的案子和现在的这个有什么联系。

我问微胖的女生:“那你的名字呢?”

女生哭泣着说道:“我叫麦寒安!”

“你认识田奇文,那你昨天去过音乐室吗?”

“对啊,我们四个都去了,本来我们就不应该去的,不应该去触犯旗晓珊学姐的,不然我们今天就不会变成这样,昨天晚上,我看到许多琴弦正在到处飞舞着,划过了孛志明的身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