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柴禾问题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098字
  • 2022-04-07 19:50:38

“我会将这件事情上报给您,您会处理那个工头,工人们会得到他们应该得到的所有酬劳。”米娅试着推断道。

夏尔鼓了鼓掌:

“是的,这就是设立内务部的原因。指出一个人的错误或许会招致他的埋怨,但问题的根源在于他做错了事,这个错误会导致大家的利益受损。你或许会被这个人埋怨,就譬如那个私吞薪酬的工头,但你也会收获工人们的感激,因为你为大家讨回了自己应得的薪酬。”

“而且你也不用担心自己被人怀恨在心,因为像私吞薪酬的工头这种人根本没有机会报复你,等待他的只有无偿劳役甚至是死刑。”

还未来得及离开的盖尔也在倾听他们的对话,他感觉自己只是旁听好像都要被说服了,可总觉得好像还差点什么,但他又表露不出到底差在什么地方,只能继续耐着性子听下去。

“所以内务部的工作究其根本并不只是去监督,那只是流于表面的东西。你真正要做的是去发现问题,带上几个人,到领地的各个地方与人们交谈,倾听他们的不满,分析原因并解决实际产生的问题。”

米娅陷入了沉思,思考片刻后才问道:“最近我母亲一直在抱怨,分到的柴禾总是湿润的,这算是问题吗大人?”

看来她已经逐渐上道了,夏尔心想着,微笑着解答道:

“湿柴禾不方便引燃取暖,你觉得自己更喜欢湿柴禾还是干柴禾?”

“当然是干柴禾!点燃柴禾取暖往往都是难以忍受寒冷的时候,要想把湿柴禾弄燃,最少还得多辛苦一个多小时!”

“那么有的人能得到干柴禾,有的人却得到了湿柴禾,你觉得有问题吗?”

小姑娘的眼神越发明亮了起来:

“我明白了,夏尔阁下!大家本应得到的相同东西出现了差别,但我的母亲只是不敢说或者忍耐了下来,可她的态度就已经表明这是个问题。如果我想解决这个问题,我就应该顺着柴禾分配,储藏,搬运,砍伐这一条线路去寻找问题产生的原因。”

“期待你的第一个成果,我未来的大检察官。”

…………

会议举行后的第二天,内政部与工程管理部便单独分出了一个专属的办公室。

米娅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好说歹说终于劝服了安妮和自己一起加入到了内务部,有了第一个部下。

两个小姑娘带着夏尔划给她们的兽民保卫者一起,在工地、仓库和各个领民的家中来回跑了一整天,终于弄清楚了柴禾的问题。

领民们分配到的柴禾出现了差异并不是小姑娘设想中的,有人在故意搞鬼或者没有认真履行职务。

分配出去的干柴禾其实是一些领地在建设初期就砍伐下的大量的木材,这些剩余的木材得到了妥善安置,一直储存在临时仓库,那些分发到普通人手中的木材其实是工程队近几天临时采伐的,没有地方放置就随便的堆积在了干柴禾的仓库之中,结果两者就混杂到了一起。

负责分发柴禾的人反倒在两个小姑娘前来调查时大吐苦水,抱怨着自己辛辛苦苦工作,反倒惹来了大家的敌视。

米娅和安妮面对自己错怪的对象,几乎是落荒而逃。

她们将自己的调查结果反馈到领主大人这边后,夏尔便立刻指示工程管理部专门划拨一批人为临时采集的木柴新建了一个仓库,并将这些木柴放在指定的地点进行集体烘干处理,又额外指定了几个仓库管理员。

这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就在两个部门新建立一两天内的配合下轻松的得到了解决。

米娅自己对于这件事情没什么实感的,她和安妮跑了一整天听到的最多话语就是人们的牢骚,最终也只不过是将自己调查来的情报汇报给了夏尔阁下,就宣告了结束。

下班之后,她一如既往向着自己位于石街靠右的家中而去,刚走到门前掏出钥匙,小姑娘就听到了从房间内传来的妹妹的笑声。

“学校今天放学这么早吗?”

她提着刚刚从面包房买回来的面包迈步而入,目光第一时间就扫过了屋内正熊熊燃烧着的火炉。

母亲玛莎听到了房门打开的声音,一边用围裙擦拭着沾过冷水的手,一边从屋内走了出来。

看到自己的女儿后,在所有人印象中都只能留下泼辣一词的妇女,破天荒的用欢喜的语气道:

“听我说,米娅!仓库管理员今天宣布,以后大家每天都能用到烤干的柴禾了!”

听着母亲欢喜的声音,米娅怔在门口,好一会儿才微笑起来:

“那可真是个好消息。”

玛莎絮絮叨叨的说着:“我听说领主大人在市政厅贴了公告,说柴禾的问题是个什么服务部和工程部的人解决的,以后他们还会给大家解决更多的麻烦。”

“是内务部啦。”

小姑娘好笑的纠正着,似乎找到了点信心的问道:“我说今天怎么没有看到您蹲在炉子前面折腾呢,看来今天能多省一桶洗脸的水了。”

按往常的性格,玛莎这个时候该展现出自己泼辣的一面和女儿拌嘴了,但她今天的心情实在是很好,也就不在意那些东西了,只是挥挥手驱赶道:

“去去去,赶快洗手去。今天我们自己在家煮饭吃,我找人换了半只雪鸡还有一些蘑菇,今天咱们吃顿好的。”

单薄的墙壁并不能阻挡玛莎尖利声音的传递,本该在房间中做作业的妹妹希尔薇立刻发出了欢呼:

“好耶!”

“死丫头!赶快做题!老师跟我说了,你最近成绩又下滑了!再考九十分你就等着吃棍子吧!”霸气的母亲立刻压制住了不安分的小女儿。

米娅在旁边听得好笑,立刻被自己的母亲瞪了一眼,并用眼神示意大女儿赶快把面包递给自己,她赶紧给自己的母亲大人奉上手中的面包,一双粗糙的大手便毫不留情的连篮子一并夺了过去。

这一次小姑娘注意到母亲的双手,满是冻疮的指节通红的鼓胀着,像是烂着疤的胡萝卜,心底的柔软处便被触动到的一软。

“明天要更加努力工作了。”望着玛莎转过去的背影,米娅在心中发誓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