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代价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046字
  • 2022-04-06 22:52:12

领主大人是认真的。

旺卡只觉得自己全身发冷,昨晚他从领主大人的亲口中听到了一个承诺,但他没想到领主大人却以如此酷烈的方式去执行。

凛冽的话语如同北风掠过心头,死寂的洞窟中一时之间只留下了不安分的呼吸声,但那呼吸声也在逐渐降低的温度中变化,仿佛寒冷正从空气中榨取走最后一丝热量,被剥夺了的水分只能徒劳的发出凝冰的咯吱声。

那个被叫过去的兽民旺卡很熟悉,对方是从佣兵行列中退下来的,据说还和卢修斯老大一样曾跟随军队打过仗,杀死两只异种族的幼崽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为难的事。

夏尔阁下是知道我有可能下不去手,才叫他的吗?

兽民畏惧的凝视着前方那个身影,似乎是第一次发现那位似乎能揣摩到所有人心理的温和的领主大人,竟有如此冷酷残忍的一面。

既杀人,也诛心。

“我愿意给予被剥夺生存机会的人们一丝希望,前提是他还自认为人。所以,选择吧,梅卡托克,你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夏尔掏出了怀表,秒针转动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洞穴中响了起来。

穴居人呆呆的僵直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他终于知道那些精灵的大人们为什么在谈论时,总会在不经意间表露出对人类的丝丝忌惮。

这是人类的“教育”手段,他要用最简单暴力的方法破除旧主人遗留给穴居人的所有痕迹,重新添加上自己的烙印,心灵上的烙印。

梅卡托克发了好一会儿呆才终于移动了脚步,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这一段时间的,只是缓缓的走到了堆积食物的地方,颤抖着伸出了自己的手……

夏尔咔哒一声合上怀表,冷笑一声:

“抱歉,时间到了,下次你该学会快点儿。”

“动手。”

他的声音刚刚落下,山洞外面便传来了幼崽的哭声,但只不过数秒时间,一道刀剑出鞘的声音划过,那哭声就像断掉的弦一样戛然而止。

梅卡托克的心脏都仿佛随着那哭声的停止而重重的停了下来,他听得十分清楚,那是儿子的声音。

“还剩下一个,你打算再等五分钟吗?”那个人类年轻人的声音如同地狱的耳语般幽幽响起。

穴居人浑身一颤,抱起食物就向同族的方向冲了过去,紧张的动作就好像铃声已经响起,却依旧拼命的往试卷上写下答案的考生。

他的族人已经支撑起了身体,坐在了地上,配合的接过从那颤抖的手中递过来的食物,如同咀嚼着同族的血肉一般,强迫着自己将那冰冷的干粮与肉干吞咽下去。

梅卡托克几乎是踉跄着发完了手中的食物,一头摔倒在夏尔的面前,挤出最后的笑容:

“主……主人,食物已经分发完毕了。”

但年轻人的下一句话直接崩碎了他的心防,剩下的人也猛然停住了手中的动作。

“很好,梅卡托克,你私自拿了我的东西发给你的同族,你说我该怎么处罚他们呢?”

这一次穴居人反倒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似的,跪在地上哀求道:

“主人,是我的错,您可以直接杀死我,让每个动了您东西的人都挨上二十鞭,在没有尽头的劳作中偿还您的恩情。”

嘶哑的声音如同泣血一般响起。

回应他的是一个丢到身前的东西,砸在泥土上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

穴居人听到了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却不敢抬头。

他已经开始恐惧人类的教育手段,害怕自己一抬头展现在眼前的就是子嗣血淋淋的尸体。

“这个怀表就送给你了。”夏尔平静的道:“如果你们想继续活下去的话,先学会抓紧每一秒的时间。”

年轻人说完便带着人出了山洞。

穴居人茫然的抬起头,两只受惊的幼崽从洞口处向他飞奔过来,恐惧的呼喊着自己的父亲。

梅卡托克不可置信的搂紧了自己的子女,下一刻突然嚎啕大哭出来。

…………

“开始统计穴居人的数量吧。”夏尔在山洞外对着身旁的旺卡道。

后者发了好一会儿蒙才如梦初醒的反应过来道:“哦,哦,好的。”

虽然已经在贝思洛德见识过不少,后来又当上了卫队的队长,在经历如此巨大的心理落差之后,旺卡还是有一种不能接受的感觉。

其他人也没比旺卡好到那儿去,多数直肠子的兽民在听到那身戛然而止的哭声后就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信错了人,可当那两只幼崽被放回到山洞之后,他们才意识到所有人都被领主大人耍了。

反应过来后的第一想法不是抱怨,更多的是庆幸,随之而升起的是一种不可言说的敬畏。

旺卡快步走进了山洞中,没有理会那个还在嚎啕大哭的穴居人,指挥着兽民将剩下的穴居人分出了男女老幼,随后开始一一清点数目。

看着那些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的穴居人,旺卡莫名的有些感叹。

他算是兽民中能接触到夏尔阁下机会较多的,比其他人更能见识到那位大人在判断时事与做出决策方面的高远智慧。

他也听说过前一批兽民在被释放前与夏尔阁下有过一次对话,从那些只言片语中旺卡就能察觉到其中蕴含的直指人心的力量。

那位大人冷静且富有智慧,能精准的将问题与现实解刨出来,贵族的身份又给予了他几乎无所限制的行事资格,他还掌握了火枪等工程造物的力量,身边还有强大到恐怖的非凡者跟随。

如果这样的人真的变成刚刚表演出来的那副模样,那将会成为多少人挥之不去的噩梦?

旺卡同样在庆幸,庆幸夏尔阁下的确如他所说,愿意给予人信任与希望,但几乎是在看着穴居人接受管理的同时,他的心头又冒出了另一个想法:

“善意从来都不是无止境的,如果有什么事情或遭遇让夏尔阁下彻底的对我们失望了,那他是不是真的会变成那个样子呢?”

虽然仍处在室内,兽民却感受到了远比之前更加强烈的刺骨寒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