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工程学,震撼人心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351字
  • 2022-04-14 00:01:53

“少女,你这是不给自己留活路啊。”夏尔在心中感慨。

在女仆长表露印记之前,夏尔本打算参考一下兽民的说辞,毕竟缪兰小姐的说辞只是她单方面的看法,夏尔可不能保证自己是不是被单方面骗了。

现在看来,事实的确如此。

那位兽民的老者已经猛的转过头去,竖瞳露出了喋血的赤色:

“住口!尼娅!”

“你是个奴隶!你是个奴隶啊!”

他的意思不言而喻:

奴隶即是一无所有者,一无所有的人没有任何资格去谈条件。

那个叫尼娅的兽民女孩怔了怔,环视四周,那些她所熟悉的亲人已经绷紧了自己的爪牙,看向的却是自己。

“大人,我以自己的性命担保,您再也不会听到这样的悖逆之言了。”兽民老者继续向着夏尔保证道:“在她再说出这样的蠢话之前,我们会提前摘掉她的头颅。”

他当然是认真的。

年老的兽民亲手卖掉过自己的父母,卖掉过自己的朋友,直到自己的儿子继位以后又卖掉了自己和孙女,他们的部落就是靠着这一次次的售卖才在荒原和魔潮中站稳了脚跟,绝大多数的兽民部落也是靠着这样的交易勉强存活。

他们毕竟是亡国之人。

夏尔摇了摇头,老兽民回护那女孩儿的潜台词他已经看出来了,他准备冷处理这件事情。

刚刚收服了兽民的心,他不能让这家伙搅局下去,毕竟自己需要的是可靠的手下,而不是因为生死掌控在自己手中而不得不屈服的仇人。

至于这位女性,她已经得到了一个自己的结果,她已经被自己奉献付出的族人给对立和抛弃了。

对方真要还有什么想法,从夏尔重新掌握烙印起,她就已经丧失了和夏尔平等对话的权利,年轻人只需一个念头就能让她失去生命,又何必在意她的想法呢。

夏尔又拍了拍手,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就这样吧,不用太在意这位女士。”他朗声道:“我需要的只是心怀勇气和信任的人,接下来会有人来逐一统计你们的特长,不管是木匠,铁匠亦或者单纯的战士我都可以接受。”

“顺便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是一位帝国的子爵,我有着自己的封地。”

最后留下这样一句话后,夏尔便带着缪兰女士离开了这个狭小的空间,花岗岩的石墙再度融化又拼合在一起。

“您想重建家族卫队吗?”全程围观了夏尔表演的女仆长开口询问道。

夏尔点了点头:“不止如此,那块封地确实也被闲置的太久了。”

封地和卫队自然也是贵族身份所带来的另一个便利,便利到足以让夏尔组建一支私兵或是直接建设一个属于自己的城镇。

这样做的难度也是有的,正如之前提到的,这个世界所处的年代类似于中世纪封建王朝向着资本萌芽过渡的时代。

在上一任帝国掌控者的雄才大略之下,贵族们的领地被强行置换到了偏远边境,贵族私兵的队伍也受到了法律的限制而大量裁减,补偿则是许多产业的参与和分红,譬如大量的新兴手工作坊,成体系的教育机构以及初现端倪的金融市场。

贵族们一开始还冤声载道,甚至还发动过几次叛乱,但事实证明,贵族们从领地上得到的收入要远远低于那些产业带来的分红。

金钱带来的权利可比一块臭气熏天的封地要香甜的多,绝大多数人也就真香了。

修佩罗斯家族是少数没有直接连封地也拿出去交换更多分红的贵族家族,当然也确实没那个必要。

他们做的是奴隶贸易生意,走的也不是量大从优路线而是高端精品路线,他们贩卖的多是神秘之力的持有者,亦或者某些带有传说色彩的独特种族,其中的利润绝对不会比那些新兴产业来的要少。

缪兰女士了然的点点头:

“那么建议您只保留那些兽民即可,东人或许也能留几个,毕竟这一批奴隶本就已经死伤了不少,如果不能及时贩卖出去,商队的尾款就会变成一个很大的缺口。”

“商队?哪里的商队?”

“东人的商队。”

东人?是我知道的那个东人吗?他们有丝绸和茶叶吗?

夏尔只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慢了半拍,但他只是将这个事情记在心上,随后便询问道:

“尾款需要多少?”

“五千枚金瑟普。”

“先从家族的储藏里出吧,下一次交易在什么时候?”

“运气不错的话,您能赶在子爵大人的遗体运回之前见到他们。”

夏尔赶紧心算了一下从帝都到贝思洛德的路程,此时蒸汽机械虽然已经问世,但其运用也还没有高端到点出蒸汽火车这一条科技出来,依靠马车的话往少了算也需要两个月的时间。

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了,短时间内不用考虑一大笔负债。

年轻人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虽然不至于所有问题都得到了解决,至少他现在多了一条完全不同的思路。

“很好,联系一下商队,我需要与他们进行一次会面。对了,下午有什么预定的行程吗?”

“本地的骑兵队长会来教授剑术,需要提前通知他更换时间吗?”

夏尔拍了拍脑袋,自己倒是忘了这一茬:

“是加德摩斯队长对吧,他也是神秘之力的持有者吗?”

“是的,加德摩斯队长是贝思洛德有名的承载者,尤其擅长重剑术和军用剑术。即使您不喜活动,与他交好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缪兰女士半是介绍半是劝诫道,显然她对于夏尔曾经的逃课行为并不陌生。

夏尔讪讪的笑了笑,他倒是理解前身为什么老是逃课,毕竟学习剑术是一个需要大量运动的项目,对于前身一个技术宅来说,这样的运动量显然有些超额了。

对于夏尔本身来说反倒是不介意这些,或者说他反倒有些期待。

能掌握超自然力量曾经是所有男孩儿的梦想,夏尔当然也不例外,趁这个机会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神秘之力划分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那就这样办吧,课程不必有所改动,待会儿我再写两封信,看看能不能请来几位求学时认识的工程大师来讲学,我的妹妹们也是时候了解一下工程学所能给这个世界带来的改变了。”

“工程学……”缪兰女士迟疑了片刻:“恕我直言,每个人拥有一些自己独特的爱好并不是错事,但爱好只能是爱好,您的妹妹们想必也不一定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吧。”

这还是缪兰女士第一次直言不讳的提出自己的反对意见,足可见得在贵族家庭之间工程学有多么的上不得台面。

夏尔微微一笑,唯独在这件事情上他有着毫不犹豫的自信:

“请记住,缪兰女士,工程学从来不是什么浪费时间和金钱的小玩意儿。当它真正发出自己的怒吼时,你会感受到那足以震撼人心的力量,我保证,这个时间不会太长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