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兽民与东人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205字
  • 2022-04-23 03:13:35

“如您所见,剩下的奴隶全部在这里了。他们大多数是来自境外的兽民,身体素质优秀,各自掌握着不错的工匠技术。小部分是东人,多是低级贵族之后,有那么一两手方士的能力,价值良好。”

缪兰女士扫视一圈,如此介绍道。

夏尔顺着她的介绍仔细打量着这群干草堆里坐着的人,正如缪兰女士介绍的那样,即使同为奴隶,这些人也自然的依照各自的种族划出了圈子。

兽民是极好分辨的,耳朵、尾巴、毛发只要看看他们身上有没有野兽的特征就可以分辨出来。

他们之中有老有幼,女孩儿居多。

这并不影响他们的价值,野兽的血脉赋予了他们不俗的体魄,即使是幼儿也能轻易搬动成年人重量的东西。

另一群人则让夏尔更加瞩目一些,那些东人……那些东人比兽民还要更好分辨一些,他们都有着黑色的头发,面容坚毅,盘膝而坐,围成一团。

这群东人没有幼儿没有女孩儿,从面容看,他们大概都是三十往后的中年人。

夏尔的到来明显引发了奴隶们的骚动,尤其以兽民为众,他们大多眼含恐惧怯懦的向后退缩着,唯有一位老年的兽民叹息了一声主动的爬了出来,将其他人保护在身后。

考虑到昨天夜晚被绑在刑具上的那名奴隶也有着明显的野兽特征,这群兽民的骚动似乎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名叛乱者呢?”夏尔开口问道。

缪兰女士并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兽民。

野兽们的躁动越发明显,他们用夏尔听不清的乡间俚语小声争吵了片刻,在那位兽民老者的最终制止下,两位兽民少女小心翼翼的将一个昏迷的人抱了出来,摆在夏尔的身前。

在这之后,一种新的情绪便悄然的爬上了那些年轻兽民的眉眼,那是一种敢怒不敢言的情绪。

东人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兽民的老者趴在地上,头颅紧紧贴着散发着腐朽味道的地板,用陈恳得近乎卑微的声音道:

“伟大的主人,尼娅就在这里。”

漫长的寿命赋予了他足够的睿智,没有在此时说出任何多余的话。

夏尔俯视着他,没有任何因掌握他人生死而产生的愉悦,只是温和的道:

“那么你就是他们的领头人了?”

“您可以这么认为。”老者保持着那个姿势轻声回答道。

夏尔又看向了那群东人:“你们呢?谁是领头人?”

东人没有说话,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似的,一个中年人站了出来。

“很好,在对昨晚的事情做出裁决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要先询问你们。”夏尔环视他们一圈道:

“我想知道,你们成为奴隶的原因是什么?”

兽民老者惊讶的抬起头,但又很快放了下去,他本已做好一些心理准备,却不想这个问题完全超出了他的设想。

他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大人,我们是境外的兽民,魔潮来了,部落养不起这么多人,被商队给买了下来。”

这句话应该没有谎言的成分,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兽民的生活本就不富裕,魔潮一来,连能找到食物的野外都变得格外危险起来。

“也就是说,你们成为奴隶是得到了粮食和财货作为代价的。”夏尔总结道。

他的这句话让兽民老者无话可说,只能将头埋得更低一些,脸色也越发悲苦起来。

“那你们呢?”夏尔转过头,看向那位东人的领头者。

与躁动的兽民相比,这群东人十分平静,回答也是不卑不亢:

“我们是自愿的。”

夏尔皱了皱眉,又道:“能详细说说吗?”

“这年头,除了粮食还有什么值得拿命换的?只不过与这群人不同,我们不是被自己人卖掉的。”

中年人格外的坦然,似乎早就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东人的生活也这么贫苦吗?

夏尔心生疑问,但想起历史上战乱年代那些易子而食的故事,便省下了细问的心思。

“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参与叛乱。”

夏尔向着身后的缪兰女士询问道,并很快得到了确切的答案。

这样一来,事情就好办了。

“我可以理解为你们已经用自己的尊严和生命做出了一次交易,得到了足够果腹的粮食。现在,交易已经完成,却有人想要玩背叛的手段。”

夏尔的话语十分平淡,却能让囚牢中的所有人听清楚:

“那么你们是否想过这样一个问题,没有了交易者该怎么办呢?下一次你们的族人再度面临困境,连售卖自己的尊严和生命换取他人活下来的机会都不会有了。你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所有人被饿死。”

“仔细想一想,到底是谁更需要这一丝丝的希望吧。”

言语本身就是一种力量,当它足够真实和残酷时便能轻易戳破他人欺瞒自己的谎言。

东人们的表情第一次出现了变化,躁动的野兽们也平静了下来。

一些年纪小的姑娘甚至流出了不甘的眼泪,但他们最终所做的决定都是一样的。

黑压压的人群如同兽民老者一样跪了下来,将自己的头颅贴在地板上,挤出僵硬的微笑道:

“伟大的主人,是的,您是正确的,真正需要怜悯和希望的是我们啊!”

这个世界真是糟透了,夏尔如此想到。

他俯下身子,扶住了兽民老者的臂膀,带有毛发的厚重手臂依然蕴含着时光不可摧毁的力量,但那力量只是在接触到夏尔掌心的瞬间便颤抖了一下,然后便安静了下去。

“不要害怕。”夏尔宽慰道,随后扶起了兽民的老者:“现在,我将为你们带来一份新的希望。”

老者仰起头,像是头埋在水里即将窒息的人一般将目光投向夏尔,眼神中满是无奈、无助、不安、恐惧以及——

一丝一毫的希冀。

“你们将不会作为一份商品售卖出去,而是为我工作。同样的我会给予你们对应这份工作的报酬,无论是想自己留着或者寄给自己的家人都可以。”

“那么我们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东人的领头者半跪在地上询问道。

“信任与勇气。”夏尔肯定的道:“一份不知道我是否会在将来毁约时也敢于在此刻谋求一点未来的勇气,一份对这希望,对这签下契约后对我的命令所保留的最基本的信任。”

“如何,你们敢答应这一次交易吗?”

“我答应了。”

声音从地面上传了过来,那名昏迷着的女孩不知何时苏醒了过来。

“鲍里斯爷爷,让我先去,你们在背后好好看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