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不眠之夜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053字
  • 2022-03-31 23:22:25

难以入眠的并非旺卡一人,艾尔尼斯这块小小的领地第一次点起了彻夜不熄的火把。

无论是来此已久的抑或是立足未稳的……老人牵起孩子的手,男人们抓紧了可以充当武器的农具,女人翻出了家中储备的粮食,所有人都在管理者的引导下走出了自己的新家。

这是一个没有月光的夜晚,人群密密麻麻的汇聚在广场之上。

跳动的火光映照在那些不安的脸上,即使刻意放低声音去讨论,这种行为的数量扩充几十倍之后便组成了喧闹的声潮,混合着小孩子恐惧的嚎啕声,使得身临现场的每个人都有了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希莉丝突然意识到这块领地已经有了这么多的领民,演讲台下的万千目光在这一刻汇聚在她的身上,那包含着质询,渴求以及怀疑的目光,沉重得让她感受到了比束胸还要难受的窒息感。

她难受的在演讲台上来回扫视,终于找到了一个看上去不那么忙又相对熟悉的人来交谈两句,以此缓解心中的压力。

“米娅,你不和你的妹妹与母亲一起吗?”希莉丝走到她的身边,轻轻拿起放在身前的那些纸张。

浆洗女工的女儿平静的打量了这位领主阁下的妹妹一眼,简短的回答道:

“我还有夏尔大人交付的工作要做。”

“可是你应该知道了吧,魔潮就在森林外边,这里已经不再安全了。”

“那又如何呢?夏尔阁下总能解决这些问题的。”

米娅手脚麻利的进行着演讲的准备工作,紧绷着的小脸让她看起来不像个十几岁的姑娘:

“希莉丝大人,这并非我一个人的想法,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我们都是贫民窟出身的人,我们除了一条命已经没什么属于自己的了,所以现在所有人都在这里……没有溃散,也没有逃跑。”

希莉丝愣了愣。

恍惚中她竟觉得自己在这个同龄人身上看到了一丝兄长的影子,对方与她见过的那些贵族家的女儿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却依旧让她心生好感。

“你说的对,米娅!相信兄长的话,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不要拖他的后腿。”

希莉丝的话语使得米娅也停顿了片刻,浆洗女工的女儿抬起头,看见领主大人的妹妹抬手将披肩的长发束成了只有普通人家的女孩才会扎成的马尾,打破贵族之女的温和形象后意外的增添了几分飒爽的意味。

米娅突然想起来,好像从来到领地之后,自己就从未见过这位贵族出身的小姐表现出任何的刁蛮与娇气,她总是默默的跟在夏尔阁下的身后,吃着同样粗糙的食物,穿着本不属于她的日常便服。

米娅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巨大的爆炸声便如雷霆般从远方响起,她下意识的转过头去,注意到声音来源于森林那边的方向。

聚集在小广场的人群被爆炸声吓得安静了数秒,随即便爆发出了更加热烈的回响,巨大的混乱打乱了所有人的思绪,骚动、哭喊、逃亡,本来还能见到秩序的人群像是沸腾的滚油倒入一瓢水似的炸裂开来。

眼见着人们维持理智的最后一根丝线就要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彻底摧毁,米娅手足无措的四处张望,试图寻找夏尔阁下的身影,她觉得这时候只有夏尔阁下出面可能才会有办法,但另一个坚定的声音阻止了她:

“来帮我,米娅,兄长现在不在这里。”刚刚扎起了马尾的贵族之女大步走到台前:“赌上修佩罗斯家族的名义,我要给哥哥拖上足够赶回来的时间。”

“是!那么,演讲提前。”米娅沉下心来向周围所有人传达道。

…………

旺卡从未像现在这样激动的浑身发抖,他的目光从卫队其他人的身上瞥过,注意到每个人都如自己一样面色红润,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阁下,这!这是什么?”

兽民结结巴巴的询问着带来这种变化的领主大人,后者把手搭在眉前,眺望着自己刚刚一手制造出来的结果。

积雪的黑松林像是刚刚遭遇了一场山崩,簌簌的积雪与飞溅的木屑化成了一片白色的浓雾,在这夜色涂抹下竟有了些异样的美感。

“我们边回边说,魔潮还在后面呢。”

夏尔心满意足的放下手,虽然火药的使用量计算的稍微有些偏差,成果却是喜人的。

爆炸造成的冲击波对于没有变化出形状的污泥浪潮同样有效,仅凭肉眼观察便能看到爆炸周围的污泥已经失去了活动的能力,稍微等待片刻,后续跟进的浪潮便像视之为死物的碾压了过去。

当然,试做出来的炸药包也有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引信。

杀伤魔潮依靠的主要是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而非破碎时激起的石子或破片,由于引信的问题投掷引爆武器基本就算是划出了夏尔的考量范围,他只能参考地雷的方式设置固定型爆炸物来对魔潮进行大规模杀伤。

一行人回到临时设置的前线,等待在此的驻守人员显然也注意到了那不可忽视的响动的火光,在这深沉的黑夜里,那道一闪而过的光芒就像是破开阴云的雷光。

他们表现得比后方一无所知的领民要更能接受一些,毕竟在场的所有人是亲眼看到领主大人带着人离开,并很快发生了这场剧烈的爆炸。

比起好奇领主大人做了什么,战士们明显更关心这样做对魔潮带来的伤害。

“这就是我们用来一锤定音的武器。”夏尔向着即将使用这种武器的战士们解释道:“接下来我会圈定第一次与第二次的引爆范围,你们在搬运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行事,不能随身携带明火。”

“第二次,您的意思是说这种武器的威力还不够彻底杀伤魔潮吗?”旺卡敏锐的注意到了夏尔的用词。

“有备无患,即使已经确定了他的效果,我们总得从最坏的结果来做预案。”夏尔拍了拍飞溅到身上的灰与雪。

旺卡彻底的垂下了自己的头颅,向着再次带来奇迹的人献上了自己最真诚的敬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