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前奏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049字
  • 2022-03-26 08:47:56

“今天的森林有些不对劲”

旺卡站在迷雾与草木的交界处,心中涌动起些许的不安。

旺卡和他带领的兽民卫队每日都要在领地周边巡逻和训练,快一个月的时间怎么也足够他熟悉周边的环境了。

唯独今天的黑森林突然变得陌生了起来。

这种陌生感或许与突然涌现的大雾有关,但使旺卡感到心悸的是另一种东西。

即使是雪中的黑森林也绝不会如此安静,树枝被积雪压断的簌簌声、小生物活动的摩擦声,冬季也未离开的鸟鸣声……

这些巡逻生活中的日常嘈杂,如今都像是被一块名为死寂的幕布遮盖住,整个世界安静得仿佛只剩下了他一人。

他转头看向了身后的同胞,未知情况带来的不安与慌张,正浮现在他们的面上。

唯有一个补充征员时加入的兽民板起了脸,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熟悉的东西。

“达克,你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吗?”旺卡开口询问道。

人群的目光自然的顺着他们的指挥者看向了与众不同者。

被叫到的兽民立刻答了一声道,随后才半信半疑的回答道:“队长,我怎么觉得这场浓雾和我在荒原上见过的有那么一些相似?”

“你是恶狐兽民?我记得你们的部族因为魔潮覆灭了?”

“是的,队长。”达克似是被提醒了的:“我想起来了,部族被毁灭前我也见过这样的迷雾……”

旺卡皱起了眉头。

他是见过魔潮的,但在他印象中魔潮都是大滩大滩的烂泥,从没有过还会产生迷雾这种情况。

不管迷雾里面有什么东西,至少得去看一看情况,他这样想着,对着同胞们做出了一个跟我来的手势。

长时间的训练使这只兽民卫队已经初步具有了一定的纪律性,兽民们跟随着队长的步伐鱼贯而入,握着武器的手因紧张而开始发白。

旺卡在进入迷雾的一瞬间便将警戒心拔到最高,可出乎他意料的,自己并没有遭遇到预想中的攻击。

他的脚步为之一滞,但又很快复归了原有的节奏,兽民小心谨慎的观察着四周,不时回过头去扫视一眼自己的同胞,免得有人像传说故事一样,莫名其妙的掉队。

卫队向黑森林行进了十数分钟,很快便发现了新的变化,有只野麂的尸体横倒在路中间。

旺卡蹲下身来自己检查了这只倒霉动物的情况,发现遍布于对方躯体上的撕咬痕迹,血迹已经被寒风冻结成艳红色的晶体,湿漉漉的黑色眸子大睁着,依稀能看到一丝绝望的意味。

“看起来的确像是有魔物出现的样子,都小心一点。”旺卡小声的提醒自己的同伴。

他正要继续开口,一段清晰可见的踢踏声便从不远处的刺灌木中传来,兽民们立刻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从树丛中走出的生物符合一切魔物的特点:

深灰色的躯体,与地上的野生动物一模一样的形态,唯独头部的模样稍有不同,只有令人心惊的半边脸部。

旺卡注意到魔物的脸侧像是有黑色的物质在流动,他意识到这是要变化形态的前兆,立刻发出指令:

“攻击!”

一拥而上的兽民迅速将来不及做出动作的敌人分割成了数十块,受到攻击的魔物不甘的摇晃着身体,最终变成了几大摊黑色的烂泥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但没有人露出战斗胜利的兴奋之情,他们清楚的看到这只魔物在被刀剑破坏躯体之前已经有半个身子都发生了变化,前半截是人身,后半截是野麂。

脸部的模样虽然没有那么细致,依旧能让人看出那是他们队长的模样。

“这就是魔物?真是……真是……”有第一次遭遇魔物的兽民小声的抱怨着,词汇的匮乏让他难以描述自己刚刚看到污泥翻涌变化形态的样子。

“诡异又邪恶。里尔,你该和你的孩子学学单词了。”旺卡补充道。

这一次旺卡没有得到回答,他注意到惊恐的神色爬上了自己目之所及的每一个人的面部,兽民下意识的回过身去,视野中浮现出了这样的景象:

森林与平原的交界处出现了一条细密狭长的黑线,移动速度非常缓慢,但却能听见让人头皮发麻的细密声响,那种声响就好像你打开放置已久的食物柜子,里面满是密密麻麻的节肢昆虫四处逃窜的声音。

“魔潮!”

旺卡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了这样的词汇。

尽管心中满是不可置信,旺卡依然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

常年居住在城市与荒原的他难以想象“潮水”是什么样的概念,他曾经所见的魔潮最多不过是一个水塘或一条小河,与眼前的实际规模比只能算得上是贫瘠而可笑。

“队长!我们该怎么办。”有人立刻问道。

旺卡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注意到同胞的不安也想起了自己的身份,他强压下心中的恐惧:

“不要怕!那东西离我们还远,如果发现我们,早该变成人的样子来追杀了。”

他冷静的判断立刻征得了同伴们的一致赞同,却没有人注意到这位队长死死攥紧武器的手。

“我们必须立刻通知夏尔阁下!利斯特,你带着第三小队回去汇报消息,一队和二队跟我来,我们去周围打探一下,看看这道魔潮究竟有多夸张!”

他大声的公布出自己的想法,却见到同伴们虽然应声而动,举手抬足间却有着说不出的迟疑。

“混蛋!你们都在想什么呢?想想那些在初等学校里上课的孩子!想想自己刚建起来的新家!是男人的就赶紧给我行动!”

尖利的声音提醒了他的同胞们,兽民的表情立刻变得坚毅起来。

旺卡这才欣慰的回过神来,又多看了一眼那道黑色的细线。

他注意到自己的小腿在不可抑止的微微颤抖,但那并非完全只有恐惧,还有一种即将面临大事件前的激动。

旺卡迅速的奔跑着,脑海里浮现起了火枪的形象与那代表性的轰鸣声,对着视野中的黑线自言自语也似的道:

“等着吧,你们这摊该死的泥巴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