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间谍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103字
  • 2022-03-23 12:00:26

潜入艾尔尼斯的间谍并非初出茅庐的菜鸟,无论是否暴露身份她都有一套用来交流的说辞。

尽管因为突然出现的额外非凡者使自己的潜伏出了岔子,罗莎莉亚明显还想争取一下。

她知道,此时立刻给出理由反倒显得自己过于冷静,只装出一幅惊吓过度、语无伦次的流泪模样避过了夏尔的问题。

夏尔的确对这种看着已经失去交流能力的人没什么好办法,他只能向身边的卢修斯询问:“你对这个女孩有印象么?”

卢修斯冷静的回想片刻,点点头:“我想起来了,夏尔阁下。她叫罗莎莉亚,是贝思洛德周边农户的女儿,我们的牲畜一路上都是让她来照顾的。”

“她有没有什么亲人或者同行的伙伴?”

“大人,这女孩也是个孤儿,父母因为交不上税把她卖到城里的,只不过她运气好,自己找机会偷偷跑了出来。”

卢修斯对于罗莎莉亚还是有过关注的,毕竟家禽牲畜事关领地的肉食来源,轻易不会交给不放心的人照顾。

夏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着那瘫坐在地上依然说不出话来的女孩微微一笑:

“好了间谍小姐,请收起你的演技吧。我想,平等的交流有助于我们相互之间的了解,你觉得呢?”

伊欧娜瞪大了眼睛,虽然她也对眼前这个人有所怀疑,却没什么足够有力的证据。

如果对方一直保持这样孤弱无力的样子,她还真没有什么办法确定对方的身份,反而会使得她的行为看起来就像是胡闹一样。

这对好不容易和其他领民融洽生活的兽民来说,是个不大不小的打击。

“阁下,您已经找到证据了吗?”她抬头问道,贴着头侧耷拉下去的毛绒绒兽耳也竖了起来。

夏尔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但看到那位名叫罗莎莉亚的雀斑姑娘依然表现出一副不是那么合作的态度,撇了撇嘴吩咐道:

“伊欧娜,去抓几只带过来的牲畜,看看牲畜身上有没有魔素流淌的痕迹。”

从贝思洛德到艾尔尼斯足有两天的漫长旅程,加上中途崎岖的道路,夏尔本以为这批运送过来的家禽至少要损失五分之一,但卢修斯报给他的情况却是一只未死,这样的情况在目前来看就变得非常可疑起来。

伊欧娜没有想清楚其中的原委,仍准备顺从的执行夏尔的命令。

她刚准备动身,便注意到身前数人的目光有所转变,身后那可疑女性的哭声也消寂了下去,却而代之的是一个冷静的声音:

“你是怎么发现的?”

夏尔凝视着对方,后者止住了眼泪从地上站起来,淡定的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眼眸中满是普通人少有的打量之色,这样的姿态转变速度足以让话剧院的资深演员瞠目结舌。

“终于愿意好好合作了么。”夏尔轻笑道:“小姐,当间谍前请最好先修改一下自己的日常习惯,我觉得你可能有一点点的洁癖或者完美主义倾向。”

罗莎莉亚心头一滞,面上却是毫不示弱的回应:“受教了,不过我们应该没什么好谈的吧。”

夏尔向着身旁的缪兰小姐使了个眼色,侃侃而谈道:

“不一定,既然你能放下身段潜伏到我们这个小小的领地来,自然是有自己的目标。如果你的目标不是那么出格,我想我们可以交流一下相互之间的情报。”

这位领主果然如同传闻一样的古怪,抓到间谍的第一行动不是拷问与施刑,反倒是想着和自己做交易。

罗莎莉亚大概有四十年没见过这种人了,这使得资深间谍心中萌发了一丝好奇。

她似乎并不在乎自己被抓的事实,反而对于眼前人表现出来的古怪态度更感兴趣:

“您打算招揽或者收买我?”

“如果可行的话,我并不介意。”夏尔向着身旁的人吩咐道:“卢修斯、盖尔你们回去继续自己的工作吧,刚刚可是好一阵骚乱,新来的领民们十分需要安抚。”

兽民会意的离开了现场,接下来的谈话似乎不太适合他们在场。

间谍好奇的打量着对方的交谈,听这位领主的意思,他似乎要照常举办晚上的庆祝活动,并打算单独审问自己。

对方就这么信任他身旁的那位女性与这位兽民的非凡者,不怕自己暴起杀人么?

带着这样的疑问,间谍小姐被伊欧娜押送着带去了更适合交谈的地方。

缪兰小姐在她们离去之后,才出声劝阻道:

“夏尔,你这样做有些冒险了,对方并非普通人。”

夏尔侧过头看了衷心的女仆长一眼,保证道:

“没关系,如果你觉得对方能在你的保护下伤到我的话,那就换个人来审问她。”

女仆长白了他一眼,不再多言。

夏尔回过头来,淡定的走出了房间,他没有急着立刻去盘问这位突如其来的间谍,而是顺着聚居点的边缘慢慢的踱着步子,思考目前的情况。

年轻人对于有间谍出现在领地的情况并不惊讶,领民招收的计划本就很仓促,即使有意的筛选掉了一批,真正别有心思的人总是能想办法混进来的。

只是对方暴露出来的时机太早了,这让夏尔很难猜测到对方的意图与背后所属的势力。

最有资格和目的向艾尔尼斯派出监视者的,当然非长公主莫属,贝思洛德那些残存的贵族们也有相似的理由,但那位名叫罗莎莉亚的女性表现出来的感觉与以上两种人都对不上号。

这两种势力派出来的人的目的都应该是以监视和获取信息为主,不到关键时刻就会一直在这个领地默默的生存下去,毕竟夏尔和他们没什么仇,对方没有在现阶段就搞破坏的必要。

这样想想的话,莫非这个暴露出来的间谍只是纯粹的新手菜鸟或者一个运气够差的倒霉蛋?

夏尔心中浮现出了这样的猜想,但他很快嘲笑着将这个可能性从脑海中划去。

间谍小姐的表现无论如何与菜鸟也搭不上边,对方在面对身份暴露时的处理绝对算的上深思熟虑。

既然不是本地贵族也不是长公主的手下,那么是否意味着有别的势力掺入了边境的浑水之中?

夏尔眯起了眼睛,想到了一种新的可能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