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意外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050字
  • 2022-03-22 23:59:42

夏尔站在领地中心特意空出来的小广场,看着兽民们架起夜晚宴会时要用的篝火,忽然感觉到自己手背的烙印轻轻颤动起来。

他疑惑地抬起手,仔细的观察了这仿佛外置器官般的烙印,震动的感觉一时间让他想起手机的震动模式。

烙印的颤动足足持续了有一分钟。

缪兰小姐从身后走过来,放下手中的竹篮轻声询问道:“怎么了,夏尔?”

她大抵是刚刚从森林中回来,女仆长裙还沾染着草木的露水,竹篮中盛放着一些灰扑扑的菌菇,应该是可食用的那种。

夏尔放下了手,用另一只手摩挲了两下:“没什么,大概是又出了什么毛病。”

年轻人想起离开布拉索的那个夜晚,烙印的反应要远比今天的严重的多。

在他哼完歌之后,烙印流泻出的赤色光芒几乎将整个马车厢的内部染成一片赤色的世界,与之相比现在的震颤就完全是大巫见小巫了。

夏尔曾经还以为自己说不定要觉醒烙印的其中一种能力了,可他手背上的小东西在那次胡闹过后就一直陷入了沉寂,直到今天才突然又来了这么一出。

作为另一名见证者的缪兰小姐也给不出什么太好的答案,即使传承了烙印守护者的职责,但她对于这个圣贤时代流传下来的秘宝也只能算是知之甚少。

“说不定是您那时哼出来的旋律刺激到它了?”考虑到烙印的名字叫做赤红之音,缪兰小姐提议道:“您可以试一试重复同样的方法。”

夏尔的表情顿时尴尬了起来。

他没有告诉女仆长,自己私底下都快对着烙印把广播体操的旋律都试着哼上一遍了,奈何烙印依旧没什么反应。

年轻人咳嗽两声,转移了话题:“暂时不管烙印的事情了,您没带着那些孩子出去玩么?”

“有我在的话,他们只会不自在。”女仆长显然很了解自身的性格:“我采了一些可以食用的菌菇,晚上可以为您和希莉丝小姐加点餐,而不是老是跟着吃那些晒干的干货。”

“谢谢。如果晚上没事儿的话,或许我可以邀请您跳一支舞?”夏尔很快想到了一个回报的方式,提议道。

女仆长微微一笑,没有拒绝:“按照礼仪,您应该先邀请自己的妹妹,希莉丝小姐最近可是很辛苦的呢。”

夏尔点点头,正待说话,一声刺破空气的尖啸从不远处传来。

…………

“失算了。”

罗莎莉亚像一个受惊的普通女孩儿一样瘫软在地,心中冷静的判断着目前的情况。

她和所有其他领民一样去了公共浴场,在一群兽民女性的帮助下搞懂了肥皂如何使用并清洗了自己的身体,可在她清洗完毕,准备离开浴场的时候,却被人拉着说要检查身体有无疾病。

最开始罗莎莉亚表现得毫无紧张,因为排在她前面的那些人在离开检查的木屋之后虽然稍有羞涩之意,但没有什么意外表现。

可当她走进检查的房间之后,才注意到负责的医生也是一位兽民的女性。

但这位女性和之前那些人完全不同,对方身上有着明显的魔素流动,似乎是神秘之力的持有者,这种猜测在对方双眸泛起银色光泽的时候便立刻得到了证实。

如果罗莎莉亚没有看错的话,那种神秘之力是升华一系的高位魔素使用者才能掌握的能力,苍鹰之眼,效果正好是她所反感的洞察与看破效果。

兽民女性当场爆发,用她不知道的方法催动了魔素,一道亮银色的箭矢射在了罗莎莉亚的身旁,咆哮着质问道:

“你是神秘之力的持有者?为什么要混在普通人里面!!”

啧!你才是!一个高段非凡者居然在用神秘之力给贫民检查身体!

潜入者已经顾不上自己的伪装翻车的事情,她像是柔弱的普通人一般跌落在地,脸上浮现起良好伪装所扮演出的惊慌与不知所措。

“大人,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我、我是来检查的啊”她惊慌失措的反问道。

伊欧娜眯起了双眼,这是她在荒原上狩猎时的习惯,苍鹰之眼清晰的反馈出:眼前这个脸上长着雀斑的女人全身上下都是魔素流淌过的微光。

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引发了等待在外那群人的惶恐,野兽的双眸深深的凝视着对方,然而出乎她意料的,对方的面部表情与细微动作并未如伊欧娜以前所观察的那些人一样。

她好像没有说谎?

可伊欧娜依旧难以给出对方身上魔素痕迹的原因,幸好喧闹很快就吸引过来了真正能管事的人过来。

夏尔带着缪兰小姐与一队兽民卫兵迅速的赶到喧闹的事发地,用最快的速度将闹事的两个人带到了另外一处单独的地方,并将那些等待检查的人暂时送回到了他们居住的临时住所。

先弹压了一场可能的骚动之后,夏尔才终于抽出身来盘问两位事发经过的亲历者。

这一次卢修斯与盖尔也跟着来了,兽民老者看见孙女又参与了一次不大不小的事故,当时心头便是一惊,但他此时并非做主之人,只能用眼神向伊欧娜示意。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夏尔皱起眉头问道。

伊欧娜将自己的眸子从那个古怪的女人身上移开,回答夏尔的问题:

“阁下,我在为新领民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这个女人图谋不轨。”

“图谋不轨?”

“是的,这个女人全身上下都是魔素流淌的痕迹,可她却装出一幅和普通人差不多的样子。”

兽民老者这才稍微安心下来,知道自己孙女的举动自有其原因。

夏尔疑惑的扫视了瘫软在地上另一人一眼,向着身旁的缪兰小姐询问道:

“伊欧娜说的是真的么?”

女仆长仔细的观察那个人好一段时间,面色变得严肃了起来:“的确如此,夏尔,伊欧娜看到的东西与我看到的没什么区别。”

夏尔点了点头,质问地上那位女性:“好了,小姐,对此你能否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现在,压力来到了罗莎莉亚这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