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魔潮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258字
  • 2022-04-13 23:57:05

从一位贵族之女的口中听到“相信”这个词汇,微妙的有些违和。

在现代生活的太久了,夏尔早已习惯流于表面的谎言,也知道人与人的关系正是伴随信任的逐步建立来确定的,不经试探的信任也许只有家人才可能做到。

说实话,到现在为止的所有应对,只不过是夏尔为了避免麻烦牵连到自己而决定的,被人如此直白的表述,虽然不知道真假,夏尔仍旧升起了一丝莫名的难以描述的感觉。

他摇了摇头,将这些干扰自己思绪的东西暂时抛之脑后,清了清嗓子道:

“葬礼的事情再仔细考虑一下吧,还有其他急需解决的问题么,缪兰女士?”

接下来的内容便柔和了一些,主要是关于修佩罗斯家族所持有的产业和经济情况,比如运作良好的商铺,种植水果和粮食的庄园,以及蓄养马匹等动物的牧场。

核算下来,修佩罗斯家族的年金收入大概在两千到三千枚金瑟普之间,手头可以动用的资金则有五千枚金瑟普。

这样的数据让在场的几位修佩罗斯家族的成员颇为惊讶,倒不是这个数额太大,反而是太少了。

对比一下支出便能够知道,修佩罗斯家族每个月大概需要支出三百四十枚金瑟普,这还是不计算家族成员各种贵族活动、舞会、礼服等的金额。

这意味着年景稍微不好的时候,修佩罗斯家族的财政状况都处于亏损状态,利润充足时也不过能勉强维持收支平衡。

夏尔的目光不经意的和女仆长对上了一瞬,不用这位“大管家”说话,夏尔便知道这些都是表面上的东西。

修佩罗斯家族真正的收入来源依旧是“奴隶贸易”这个隐藏在黑暗中的产业,夏尔猜测其利润恐怕有账面上的数倍乃至数十倍之多。

与烙印一样,这些都属于修佩罗斯家族真正的秘密,缪兰女士根本不打算在这样的场合提及。

但效果却是不错,夏尔的几个妹妹们甚至觉得这个家庭已经处于内外交困的状态,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也削减了许多。

夏尔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他其实更希望修佩罗斯家族的财政状况完全和账面上的一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因为奴隶贸易的事情而心烦。

他又不是什么穷到走投无路的愤世嫉俗者,也不是什么恶魔或者大资本家,出于普通人的心态,他的处事方式就是你不来招惹我,我也不麻烦你。

奴隶贸易就是这样自找麻烦又危险的行当。

“然后是最后一件事情。”

待在场众人的讨论逐渐复归平静,女仆长开口提醒道。

“自深红之年以来,已经爆发了数次灾难。雪之月,南方行省魔潮冲击,数十万人流离失所,两个城市沦为混沌领域。蔷薇之月,帝国全境野兽暴动,十数个家族从贵族文书上除名,而这一次,灾难甚至发生在了帝国心脏的中央学院。”

“按照瞭望之塔的学者推论,这是一次不在任何已知规律内的大魔潮。”

“阁下,我们必须早做准备了。”

魔潮……

夏尔咀嚼着这个词汇,迅速在脑海里翻出相关知识。

魔潮,或者说是混沌之潮,用简单的“天灾”并不足以形容这个词汇。

古老圣堂的修士们曾用十二圣贤的神话来描述这个词汇:

先民跨过黑暗的大地,用文明的火种划定秩序的领域与规则的疆界。

但“秩序”本身对于这个世界便是不合理的,火光照耀过处的阴影中,那涌动的混沌无时不刻都在准备着吞没一切,以将无序重新散布。

魔潮就是这种混沌力量的最佳体现,比起天灾,它更像是一种自文明诞生以来便古老长存的深邃恶意。

那些怪物大潮往往是文明火光映照下的阴影所化成,这也是魔潮最棘手的地方。

理论上来讲,那些怪物能够完全复刻对手的所有力量,包括身体素质以及所掌握的神秘之力,唯一不能复刻的就只有“智慧”。

不过这也足够恐怖的了,试想一下,不管你有多强,怪物就能变多强,对方的数量还成千上万……所以当魔潮到来之时,真正参与战斗的人往往都是大量应征的普通人。

双方用最基本的身体素质与力量,进行一次又一次的公平对决,胜则文明延续,败则一切归无。

想到这里,夏尔突然微微一愣。

一个可能性在他的脑海中萌发出来,并迅速的生根发芽:

“这难道就是这个世界的神秘之力并不彰显,反倒走上了蒸汽与机械道路的理由吗?”

联想起前身所喜好的工程学,那些越发精密的齿轮与轴承以及工匠大师们日复一日改进的先进机械,夏尔的心中莫名浮现出了这样的想法:

“普通人在用血肉、智慧以及工具不断进化,对抗外敌,统治者却在用神秘之力奴役他们……”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一种未知的战栗感笼罩了夏尔的全身。

现代知识给予他的视野,似乎让他预见到了一个即将到来的新时代和隐藏在这个新时代下那一点即炸的巨大矛盾。

这样思考的话,发生在帝国心脏的这场中央学院魔潮事故便显得越发可疑起来。

从来只发生在文明边界的魔潮出现在了帝国腹地,是否是有人刻意为之?是否有人同样看到了时代的浪潮,已经先发制人的开始动手脚?倒霉的修佩罗斯子爵在这场事故中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夏尔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眉心,长叹出一口气。

不管这些可能性多么危险,终究也只是他的猜想,也没有什么实际的证据证明,反倒是现实中的问题要更紧急一些:

他换算了一下距离,发现修佩罗斯家族的城堡与帝国东部边境只有一百多公里。

这样的距离,什么时候魔潮突然发生在自己的身边也毫不出奇,难怪缪兰女士要专门提醒他提前准备。

想到这儿,他的心中便有了决断,用中指敲了敲桌子,待所有人的注意力转向他时,夏尔才严肃且郑重的开口道:

“诸位,如你们所见,修佩罗斯家族已经走到了如此危险的地步。在外,魔潮如此频繁,危险随时可能降临我们的身边;在内,父亲与兄长们不幸逝世,觊觎家族财富与权力的人正在虎视眈眈。不管现在你们有什么样的怀疑与不安,都请暂时放下这一切,一起度过难关,让活着的人能够平安的继续活下去。”

这句话即是对其他人所说,也是夏尔对自己所说。

接受自己的处境,努力生存下去。

从今天起,对其他人自我介绍的时候,我的名字就是夏尔.修佩罗斯了,年轻人如此想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