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怀疑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177字
  • 2022-03-17 04:28:07

或许是受到身旁冰冷的刀锋刺激,地头蛇们的效率比他们出去勒索时的劲头还要充足。

只是等待了十多分钟的时间,第一队受害者就颤颤巍巍的被推搡着来到了夏尔所在的房间。

从她们的举止来看,这是带着两个女儿的母亲……欺负孤儿寡母,果然是地头蛇们本能的反应。

玛莎从还未进入到房间开始,身体就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那些该死的强盗绝对做不到这样的场面

——几十个人,还带着武器。

她几乎以为自己误入了警备队的地盘,尽管那些人从不保护她的财产,偶尔还会勒索财产。

独自养育孩子的泼辣母亲与在职浆洗女工再怎么装出一幅强硬的态度,依然能让人看出她内在的心虚,但她紧抓着女儿的手却从未放开。

“实在不行就和他们拼了!”

她鼓足了勇气,被冷漠的眼神逼着走入了重重把守的房间,一眼就看到了穿着黑色正装手持文明杖的青年与他身旁的女仆。

夏尔蹙起了眉头,但还是开口道:

“请不要紧张,女士,修佩罗斯家族还不至于觊觎你们的人身与财产。”

浆洗女工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醒目的贵族纹章,它比自己经手的绝大多数衣物上的标志都要复杂清晰,甚至还用上了昂贵的颜料去描绘。

玛莎几乎是立刻从自己的记忆中翻出了有关这个纹章的信息,呼吸便稍微的平稳了下来。

人往往有一种奇特的性质,面对一个经常欺负自己的恶人往往提不起反抗的心思,但在见到真正的权贵时反倒能表现的很从容。

这可以说是一种无知者无畏,也可以说是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理,他们虽然见识不多,却能轻易的分析出一点:

大人物根本看不上自己这点身家,对方想做什么,自己也无力反抗。

玛莎收敛起自己平素的泼辣,小声的答道:

“大人,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修佩罗斯家族的领地正在招募领民,如果你们有一技之长,比如会种田、会手工或者能读书识字,就能获得一份待遇丰厚的工作。”夏尔耐心的解释道。

玛莎的第一反应和那些地头蛇们一样,她怀疑眼前这个人只是想哄骗着她们签下契约,然后把她们带到危险的地方去从事繁重且危险的工作,毕竟贵族也不是第一回干这种事了。

她几乎是立刻就警惕的拒绝道:“抱歉,大人,我们在贝思洛德生活的很好,不劳您挂心。”

浆洗女工几乎是话才说完,才想起以对方的身份与威势,所说的话其实是命令而非请求,她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

但夏尔的回答却完全出乎了玛莎的想象,年轻人淡定的答道:

“在拒绝之前,不先听听报酬有多少吗?”

夏尔对于平民们的警戒心理早有准备,不等对方开口便接着道:

“普通的工作能够得到周薪七个铜瑞尔的报酬,也就是半个银卡蒙,如果是需要识字方面的工作,则可以获得一个银卡蒙的周薪。”

玛莎听到了自己熟悉的货币单位,她几乎是拿出自己和顾客斤斤计较的本能换算出了这份酬劳等于自己要洗多久的衣物能挣到的薪水。

答案是半个月。

贫民们可没有奢侈到洗一件衣物就给一件的钱,浆洗女工的工作通常都是承包制。

玛莎需要承包四到五个家庭半个月的衣物清洗才能拿到同样的薪酬,而且还要排除掉一些必要的材料支出费用,更何况这种承包制工作并不是她想承包多少就能承包多少的。

这份薪酬看上去的确诱人,却坐实了她心中的猜疑,那些混账贵族最喜欢做的就是给出大而空的承诺,

但玛莎的女儿却没有她母亲的见识,其中一个稍微大些的几乎是立刻就心动的抬起头:

“大人,我和妹妹在初等学校上过一年的课,每天也有在学习和研读单词册,您说的工作我能做吗?”

夏尔微微一愣,看了那位穿着打满补丁的围裙的中年妇女一眼,温和的道:

“当然,如果你能掌握五百个以上的单词,那么你现在就可以得到这份工作。”

玛莎想阻止自己天真的大女儿米娅,但她根本插入不进自己的女儿和那位身份尊贵的大人物所交谈的陌生领域。

在一两分钟的交谈过后,米娅就通过了夏尔的考验,并在那位女仆的示意下坐到了一旁的小桌上开始写写画画。

两个铜瑞尔就摆在米娅书案的正前方,以至于小姑娘不时的抬头去看看自己今天的日薪。

玛莎的小女儿也立刻动心了,她深信自己的学习成绩比中途辍学的姐姐要好的多,她觉得也有机会能拿到这一份薪酬。

但小女儿没有自己的姐姐勇气充足,只能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母亲,希望能得到她的允许。

事情完全超出了玛莎这位浆洗女工常识能处理的范围,她的视线从自己的女儿与大人物之间来回转动,却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现实没有留给她太多思考的时间和机会,第二队、第三队、越来越多的人被带进了房间。

先是一个失业的木匠,对方在短暂猜疑之后,得到了一份现场为所有人制作休息用的木凳的工作,当然也立刻得到了他今天的日薪。

然后是一个信使,对方被给予了传递信息的老本行,在被交待了几句之后,开始给自己认识的人传达征募领民的消息。

教师、牙医、失去面包坊的厨师、退休的议政厅文员、葡萄采摘工……

几乎才过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所有被带进房间的人都被分配到了自己的任务,玛莎从里面看到了不少自己的邻居,外面还有源源不断的人在向这里赶来。

夏尔工作的地方被立刻搬到了楼下的大厅,几个和自己的女儿一样能识字年轻人被那位大人物指挥得团团转,就连小女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拿着刀剑的兽民也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在嘈杂的人群拥挤中艰难的维持着秩序和队列。

玛莎茫然的看着眼前热火朝天的景象,一时间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议政厅下属的户籍办公室。

生活的磨砺让她早已对苦难的到来近乎麻木,可站在人群中,看着那些熟悉且忙碌的身影,浆洗女工心中涌起了满满的疑惑和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情绪。

夏尔能够回答她的问题,这种情绪叫期待,也叫希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