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晨会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677字
  • 2022-02-19 18:00:00

对于贝思洛德及城区周边的居民来说,滚滚的废气与黑烟并不影响钱币落在口袋中清脆美妙的声音。只是从秋末开始,阴沉的灰云便占据了头顶的绝大多数时间。

诗人和画家早早的便开始感怀起逐渐稀疏的树木枝干,孩子们在饿肚子之余偶尔也会想起夏夜的天穹——清澈的黑幕布上点缀着无以计数的微光,那些光芒十分渺小,却让人想念。

经常在街头巷尾讨论的占星家大概都出去旅行了,“接下来一月是幸运之月/财富之月”之类的说法没有了来源,这让成年人闲谈时也带上一些惋惜之情。

靠近修佩罗斯城堡的农户和猎人注意到,晦暗的天空下那座古老而充满威严的城堡不知何时敞开了大门,城堡内的人穿起了黑袍,似乎还运送着一些被盖上布的东西。

没有人敢诋毁一个贵族家族,只是这样神秘的举动,无疑又为城堡的主人增添了不少古怪的传闻。

………………

夏尔起身走到窗台边,松开了领口的一颗纽扣,呼吸着自远方送来的清冷空气。

身后那些注视着他的人也不开口,只是等待着这个突然成为家族新主人的发言,这将决定他们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回应。

夏尔稍微犹豫了片刻,便想好了该怎么做。

重新坐回到座位上,当然,是曾经属于子爵父亲的那个座位。

任凭女仆长沉默的为自己准备好餐巾,夏尔平静的扫视过在场的人一圈,边仔细观察她们的神情变化,边道:

“先准备好葬礼,其余的一切照旧。进餐吧,吃饱饭才有力气做事。”

法娜神色一变,正要说些什么,却被坐在其身旁的长姐抓住了手。

后者若有所思的又看了夏尔一眼,对她复述道:

“现在是早餐时间,法娜。”

小女孩的手被抓痛了,巨大的冲击之后,年幼的她并不能理解场中的氛围,只是长姐那过于沉重的眼神让她心中升起了这样一个想法:

现在不是任性和哭闹的时候……

她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姐姐,恍惚中想起了父亲曾质问过大哥的话:

“软弱是贵族最致命的弱点,你要将它展示给所有人看吗?”

如果哭出来的话,就代表我是软弱的吗?

夏尔收回了观察的目光,低头进食,心中却暗暗庆幸。

他可不想在自己对这个新世界一无所知的时候激化矛盾,甚至演变成一场新的杀戮。

年轻人也知道,怀疑的种子一定已经被埋下了。

所有拥有继承权的男丁全数死亡,唯独最小的幼子活了下来,还立刻继承了权势和财富,这很难不让人认为是一场近乎不加掩饰的权利斗争。

他本来已经做好了被指责,谩骂甚至吵闹的准备,但这些接受了贵族精英教育的妹妹们居然能表现得如此冷静,这远远超乎了夏尔的想象,这也让他预想中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变成了空谈。

权利的继承和变更从来都是矛盾激化的重灾区,封建时代的皇帝尚且如此,更何况下面那些贵族呢?

或许自己那句“一切照旧”稍微安抚了一下她们的内心,维系住了脆弱的平衡吧。

刀叉优雅的在餐具间辗转腾挪,没有发出丝毫响动。

夏尔最后抿了一口类似于咖啡的饮料,用餐巾擦了擦唇角。随着他的动作,三位妹妹也自然而然的结束了自己的进餐。

“现在让我们来谈谈正事吧。”

夏尔转过头去对着身旁的女仆长道。

女仆长冰冷而美丽的面庞没有变化,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场面。

她微微颔首,拍了拍手掌,便有数名女仆迅速的进入房间并收拾好了餐桌,直到仅剩下修佩罗斯家族成员及其近侍之后,才出声询问道:

“主人,我接下来要告知您的事情,诸位小姐可以旁听吗?”

“但说无妨。”

“子爵大人的遗体仍在运送过程中,而其他阁下的葬礼恐怕不能隆重准备,如果可以的话,恐怕只有您与几位小姐能参与了。”

女仆长似乎是看不清气氛的,说出了性质极为恶劣的语言。

这样的语言就算放到贝思洛德的普通居民面前,也会瞬间激怒所有当事人。

这个世界明显正处于封建时代向资本时代过度的血腥时期,齿轮与金钱的力量正在兴起,却也不意味着旧有的信仰被抛弃。

“人终有一死”这个问题不被解决,那么葬礼就不可能被随意糊弄着结束。

尤其是对于贵族来说,像个罪大恶极的人一样,被鬼鬼祟祟的隐瞒着偷偷下葬,更是对其本身的最大侮辱。

夏尔注意到自己的长妹雪迩法露出了教科书般的礼节性微笑,放在桌面的手却已经攥紧到指节发白。

她冲着夏尔微微点头,用极为公式化的语气道:

“兄长,感谢您能让我们参与这件事的诀论,但恕我冒昧,一个仆人也能擅自决定主家的生死吗?”

这完全算的上是针锋相对了。

“请给一个充裕的理由吧,缪兰女士。”夏尔头疼的道。

“好的。”女仆长点点头。

“不知道雪迩法小姐有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传闻:在某个地方曾有一户人家,某一天这户人家突然遭遇了变故,家中的大多数人都死去,只留下一个小女孩。女孩哭泣着向旁人求助,但很快的,她发现人们并不关心她所遭遇的苦难。”

“在那些人的口口相传中,她的家人要么是受到了魔鬼的诅咒,要么是他们本身就不干不净,甚至有人怀疑说她就是导致这一切的源泉,是恶魔之子。这个小女孩受尽了苦难、歧视以及恶意,就算她挣扎着长大成人,也没有人敢娶她。人们害怕她将那种诅咒带进自己的家庭与生活,将她驱逐出了城市。”

“这就是我的回答,雪迩法小姐,活人总比死者更重要。”

雪迩法没有回答了。

她当然理解到了女仆长所说的这个传闻暗指了些什么,以她对那些平民以及贵族的了解,修佩罗斯家族的变故一旦暴露出去,这些传闻还会变得更加的可怕。

人们总是乐见于优秀者被拉下,被踩入泥潭。

这个理由也充分的说服了夏尔,他想的还要更多一点。

子爵父亲的死亡有帝国主宰背书,就算被人知道了,也就是嘲笑两句“倒霉蛋”之类的话语了事。

可夏尔那些莫名暴毙的弟兄却是死的不明不白,死因甚至连普通家族成员都无从得知,除非夏尔肯主动接过这口黑锅,不然这事是解释不清楚的。

抛去死因不谈,一个贵族家族突然死的只剩下一个男丁和一群女儿……这也很难不让其他得知此事的人心生歹意。

修佩罗斯家族现在的境况正如那句话所说:“小儿持金过闹市”

“那就这么办吧……”

“请等一等,夏尔哥哥。”

法娜打断了夏尔的发言,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

夏尔微微一愣,看着那个才认识不久的“妹妹”,竟不知道对方想要做些什么。

小家伙昂起白皙的脸庞,异常坚定的道:

“我不结婚了!夏尔哥哥!”

这句话来的莫名其妙,说起来也没头没尾的,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好笑。

话语太过天真,也太过懵懂,但从一位小女孩的口中说出来,让人意外的同时,却又十分合理。

夏尔无奈的笑了笑:

“法娜,你真的理解这件事情的意义吗?虽然我不会说什么为了你好,就帮你做出决定,但至少在你真正理解这件事情的意义后再来回答我吧。”

从入座到现在就没有发言过的修佩罗斯家族的次女,夏尔的第二个妹妹希莉丝放下了手中的书卷:

“夏尔哥成熟了不少呢,以前的你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夏尔没想到这位不善言辞的妹妹居然如此敏锐,讪讪的笑了笑,却又很快被对方接下来的话所惊讶。

“法娜,相信自己的兄长吧。即便如此,他不依然是信任着我们的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