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邀请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077字
  • 2022-03-13 21:09:15

约瑟失望的回到了小巷。

瘦削的少年在冬日的寒风里紧抱着双臂,只顾着埋头向家的方向快步行走。

他也不知道那算不算自己的家,说到底一个没有父母,没有亲戚的孩子,能得以幸存下来都得多亏流浪汉们偶尔分享过来的一口吃的。

约瑟不想成为流浪汉。

他觉得自己有手有脚,也没有资格欠债,只要努力工作就一定能喂饱自己的肚子。

他不想像流浪汉们一样整天瘫在稻草上,实在饿得不行了才懒洋洋的爬起来去垃圾桶里翻两口吃的,或者寄希望于遇到一位好心的女士。

机械博览会的召开对于约瑟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情,约瑟不知道博览会是干什么的,但他知道布拉索一定会来很多人,人一多就有了找到工作的机会。

为此约瑟专门去河边洗了个澡,用冷得刺骨的水尽可能洗刷掉了异味与污垢,穿上了自己唯一的衬衫,早早的等待在了公共马车的停靠地,希望能有机会为某位绅士提一提行李。

可整整一个上午,那些衣冠亮丽的绅士或小姐们就像是根本看不到他这个人,只会像流动的水一样从约瑟的身边分成两侧流淌而过。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呢?”少年懊恼的回想。

他知道等自己回去只能收获一堆流浪汉的嘲笑,老尼克又会重复他那套所谓的理论,说什么人生来能够拥有的东西就已经被决定好了,野心与欲望只会使你丢失本就拥有的东西。

连吃饱都不想,只是想多吃一口食物,这也能算野心吗?

再熬过两年,等到自己看上去不再是那么瘦小之后就去仓库试试运气,那时候管理人应该就不会拒绝自己参与搬货的请求了。

瘦削的少年在心里盘算着,为可预见的未来而兴奋的稍稍抬起头时,他注意到小巷中走来了两个人。

大人物!

约瑟立刻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他忽略了其中的老者,眼睛直直的盯着那位绅士。

对方披着的裘皮大衣轻柔的就像一团云朵,大衣下的正装看似低调,偶尔的抬手却晃到了约瑟的眼睛,仔细看去才能发现混编在布料中的金银纹路。

这样的衣着完全超越了约瑟以往的认知。

他记得自己曾远远眺望过的布拉索镇长的样子,那是他曾经觉得最富庶的存在了,但与眼前这位绅士相比,完全像是生活在一个只有黑白世界的人,仿佛只有眼前这位绅士才配生活在拥有丰富色彩的鲜活的世界。

而约瑟自己,别说生活在黑白色的世界了,他最多只能算活在丑陋得只剩下土块一样的灰色世界的可怜虫。

少年的心脏不可抑制的快速搏动了起来。

他知道,此生所能拥有的唯一一次命运的微笑就在眼前。

无论什么办法也好,请让我与这位大人物说说话吧!

…………

夏尔侧过眼睛打量了身旁人一眼,内心莫名的警惕起来。

对方完全没有必要说出后面那句话,研究不被普通人所知这就意味着那是需要保密的事项,通常来说知道这样的秘密不是什么好事。

“学者所做的工作总是伟大的。”夏尔出声回道。

白袍老者似是没有听出他话里潜意思的继续道:

“瞭望之塔继承的是圣贤之学,与之类似的还有古老圣堂、中央学院以及最为隐秘的白银之桥。夏尔阁下,相信您也见过不少掌握神秘之力的野路子非凡者了,不知您对工程学与神秘之力的看法是怎么样的呢?”

野路子非凡者?也就是说对方刚刚提及到的这四个名称就是帝国非凡之力培训方面的专业机构了?

夏尔心思转的飞快,他似乎隐约察觉到对方邀请自己单独出来走走的原因了,稍作沉吟后答道:

“奈比洛斯阁下,在我看来神秘之力与工程学的本质是相通的,他们都是人类探索自身,了解世界的学问。”

白袍老者风趣的笑道:“如果是在瞭望之塔的现代科教室,我会为您的回答加上五分。相信您也看出我的意图了,夏尔阁下。我觉得以您的聪慧程度,到瞭望之塔进学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大家都是聪明人,知道聪明人最喜欢做的就是与同样的聪明人打交道,这会为我们回避掉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夏尔确实心动了。

他知道这个世界存在神秘之力,却一直没有机会系统性的接触过这方面的内容,作为曾经生活在科学世界的普通人,他的心中天然便存在着对非凡之力的向往。

年轻人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一个突然插入的声音给打断了。

“先生,请问您需要向导吗?”

信心不足的声音主人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的小男孩,他怯懦的站在街旁,嘴唇蠕动,最终只挤出这样的话来。

这样的男孩在贝思洛德与布拉索随处可见,雀斑刚刚浮现在他们的鼻头,精力旺盛是他们的代名词。

显然,这不过是一个路人而已。

身旁的白袍老者惊异的轻咦了一声,目光在少年身上逡巡片刻,最终又了然的恢复了沉默。

“不,小家伙,我并不需要。”

夏尔注意到对方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单衣,若有所思的将手伸向了大衣口袋:“如果你饿了的话,拿着这枚银卡蒙去买点儿吃的吧。”

约瑟几乎是花费了全身的力气才克制住了接过那枚闪着银光的小可爱的冲动,他不想让人觉得自己像个流浪汉。

少年咬着没有血色的发白嘴唇:

“先生,您是第一位正眼看我的人,我想通过为您正当的工作来赚取薪酬。请您下命令吧,任何吩咐我都能以最快的速度帮你完成!”

第一位?

夏尔敏锐的注意到了这个词汇,目光又在眼前瘦弱的小孩身上多扫了两眼。

他注意到了对方的衬衫因为洗的次数过多而褪色的惨白,而这种惨白也许因为生活环境的不堪染上了难看的酱黄色,对方自己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那就麻烦你去为我买一份今日的报纸送到后面的庄园吧。”他将银卡蒙放到了约瑟面前,温和的道:“剩下的你可以留着换件新衣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