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设计理念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070字
  • 2022-03-12 23:32:54

霜月的天空总是灰沉黯淡,蒸汽造物的黑烟又给这本就令人心中烦闷的天气增添上额外的丑意。

相比之下,雪花也变得稍微可爱起来。

夏尔总算知道长公主与那位白袍老者并不在乎天气的原因,她们刚刚走到露天处,便有一种透明的屏障横亘在头顶,阻拦了雪花打湿肩头。

那种屏障与缪兰小姐曾经施展的极为相似。

由此可见,这二位中必定有一位也是神秘之力的持有者,段位应该还非常高。

施展者已经能非常轻松的将大面积的屏障压缩至薄薄的一层,并且定量定向控制它出现的位置与大小。

装卸行李的仆从本就还未来得及将沉重的自行车连带包装的木盒送到房间内,此时不过是换了一个搁置的地方。

长公主与白袍老者几乎是立刻就看到了放置在空地上的工程学造物。

与自行车刚刚被设计制造出来时的粗糙模样不同,工匠们花费了大量的力气来打磨这辆送给长公主的礼物,为黯色的铁制躯干包上了木壳,漆上了华丽的银色,还用不同的花纹与色彩在上面雕刻出了鲜花的图案。

这使得眼前的工程学造物有了完全不一样的华丽。

正如雪迩法曾感叹的,只要有心,工程造物也可以做出非常美观的外表。

夏尔没有得到那位神秘之力持有者的照顾,雪花很快飘满了肩头,他此时也顾不得在意这些。

在观察到长公主殿下与老者的脸上并未出现不满的神色后,夏尔便知道自己设计的作品算是过了外形这一关。

夏尔伸出手扶住了礼物旁的一台用作展示的样品,自我介绍道:

“殿下,这就是我准备献给您的礼物,一辆新的交通工具,我称其为自行车。”

长公主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询问身旁的老者:

“奈比洛斯阁下,您觉得如何?”

老者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凑近观察了链条与齿轮的传动结构,并很快露出了恍然的神色笑道:

“原来如此,公主殿下,修佩罗斯子爵的确送了您一份大礼。”

“这我已经知道了,我还记得书信中曾提到过的那个以怀表与座钟的比喻。”长公主伸出带着皮革手套的手:“对于这份造物的实际效果与未来,我并未抱有怀疑。”

夏尔没想到自己的妹妹把这个比喻已经写到了书信上,他本来还准备把这套说辞再拿出来一次的,只好临时更改了话题:

“不知道公主殿下您对于这份礼物是否还有所疑问,作为它的设计者只要您想知道的,我都可以尽量为您解答。”

长公主侧过头看了夏尔一眼,嘴角扬起若有若无的笑容:

“夏尔卿,我想知道您是如何将它设计出来的?灵感来源于何处?是否有什么实际借鉴的目标?”

这笑容使得夏尔心中一噔,对方表现得就像见过自行车一样,莫非帝都的工匠协会也有人弄出了类似的发明?

对于普通穿越者来说这或许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毕竟人们往往只知道某样东西好用以及该如何使用,却不会轻易的探讨背后的深意,但对于夏尔来说这个问题答案并不难思考。

夏尔迅速的组织了心中的想法,并将之用语言描述了出来:

“殿下,我设计它的目的是为了实现普及化以及轻便化。”

“哦?请细讲!我对此很有兴趣。”

“请还是让我以马车举例。正常来说,一辆马车需要配备一匹健马,价值在五枚到十枚金瑟普;配备一名熟练的车夫,需要一枚金瑟普的月薪;马车的配件与车厢要便宜一些,但也不会低于两个金瑟普。”

夏尔直接以数据说话:“也就是说一名拥有正常工作的帝国民众,需要不吃不喝的工作两到三年时间,才能购置一辆出行用的马车。”

“民众难道不想拥有一辆马车么?这当然是否定的,正是因为马车使得出行变得极为便利,才能获得如此昂贵的价格。”

长公主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用双脚走上一天与乘坐马车只需要一两个时辰的差别,这其中不止是节省了体力,还节省出了极为宝贵的时间。

“在我看来,一件便利的工具不能仅仅在特定的人手中才显得便利。”夏尔总结道:“我所做的工作正是将他的便利之处带给所有人,这就是普及化的意义。”

长公主殿下第一次出现了动容的神情,而且并非演技,她意识到了夏尔话语中的精妙之处,追问道:

“那么轻便化呢?”

夏尔的自信此时也提升了上来,正因为他确信自己从前世所学到的理念是基于人性基层的,是相对正确的,便丝毫不怯场的道:

“其实我与雪迩法之前提到的怀表与座钟的故事就是轻便化的代表。请试想,人们需要钟表到底是因为什么呢?因为他们需要知道自己身处的时间,这就是钟表最核心的功能。”

“也就是说,当满足了人们最需要的核心功能之后,目前的外在附加价值其实并不重要。剥去座钟沉重的外壳,只提供最核心的功能,于是就出现了怀表,自行车也是如此。或许还有很多便利的工具,他们往往有着昂贵及沉重的外壳,只需要剥去这些意义不大的东西,或许就能如同怀表和自行车一样展露出完全不一样的风采。”

长公主殿下与她身旁的老者不约而同的鼓起了掌,并终于流露出了温和的一面:

“现在我可以相信,您的确是一位有着清晰设计思路与设计理念的工匠大师,而不是什么一拍脑门就将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化作实物的幸运儿了。”

“您过奖了。”夏尔谦逊的道。

“如果不是因为场合的原因,我想我们还会有更多的话题与您深入交流。”长公主如此夸赞道,她已经注意到出现在了不远处的好友与仆从的身影:“等到此间事了,帝都工匠协会与瞭望之塔一定会邀请您前往演讲的,对吧,奈比洛斯阁下?”

“在未知的知识面前,所有人都只是谦卑的学徒而已。”白袍老者风趣的回答道。

所以,我这是过关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