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锻造的技术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003字
  • 2022-03-05 10:37:40

“伊欧娜,我的名字是伊欧娜,雪与松的女儿。我已经想清楚了,任何人都得为自己做下的决定承担后果。既然我已经失败了,服从与您为我的族人争取更宽裕的前路就是我唯一能做的”

她自我介绍道。

“既然如此,我想到了一份非常适合你的工作。”夏尔看着她缓慢的道:“这次去新领地开拓的路途绝不会平静。我不会强求你为我做些什么,只需要你保护你的族人,如何?”

伊欧娜哑口无言。

她在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成为禁裔与私宠的心理准备。

故事里不都是这么说的吗,那些男性贵族最喜欢的就是征服强大且美丽的女性,还有人说某些人类男性最喜欢做的就是抚摸兽民女孩的耳朵和尾巴。

兽民崇拜野兽之血,崇拜的是蕴藏于血脉中的力量,这不代表他们喜欢被人当做野兽对待。

眼见得这位“高手”小姐不再说话了,夏尔也不在意,转头开始向兽民们公布他的迁徙计划。

修佩罗斯家的领地靠近七剑之河的中游,途中要穿越黑松林,翻过一两座小山,距离贝思洛德大概有两天的路程,勉强还算得上是在文明之火照耀的范围内,再往前就要到达边境军团驻守的地方了。

这也意味着迁徙途中,有很大的概率遭遇小股魔潮。

边境军团总数就那么多人,防线拉长之后有忽略的地方被侵入进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好在越过黑松林之后,沿途的猛兽就会变得多起来。

霜月里那些饿着肚子的野兽可不管魔潮是什么,领地被入侵之后他们往往会选择捕猎那些怪物,所以真正迁徙的时候遇到的魔物估计也就大猫小猫两三只。

这样考虑的话那些野兽说不定被魔潮还要危险一些。

先期动身的人员除了留下的二十人以外,其余的都会前往领地,其中还会有卢修斯派来的十多个随行人员。

全员兽民的最大好处就是不需要额外招募护卫,他们全都是天生的战士,就连女人和小孩也不例外,到时候可能还会需要他们来保护协会派来的工匠。

到最后清点出来,这次出发前往领地的会有一百多人。

不过夏尔没有让他们立刻动身,而是让他们先自清点物资,看看出发前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提前准备的,毕竟这一去之后就全靠他们自己了。

要等到下一批过去的人出发时,才会运送到新的物资。

夏尔自己则是叫来了东人和两个兽民中的铁匠,准备先研究看看能不能搞出一些原始火药武器来。

有火器傍身,无论是应对魔潮还是野兽,迁徙的队伍应该都会轻松许多。

这其中重要的构成,关于火药的配比,夏尔记得清清楚楚。

只要是高中认认真真学过化学的学生都能记得那句清晰的口号

当然,夏尔因为看过不少的文章,也记住了一些更精确的配比,剩下的就是火枪的构造图,以及如何将他们制作出来。

夏尔带着东人和铁匠们又重新回到了那个秘密地牢,缪兰告诉他那下面还有一个更大更宽阔的地底洞穴,甚至还有水源。

那里曾经是前代修佩罗斯家族准备的逃生通道,遇到战乱时也可以藏人。

于是年轻人一眼就看中了这里的隐蔽性和安全性,准备将这个地方改造成一个武器制造工厂。

考虑到自己要研发的是一款对于原住民来说全新的武器,夏尔没有立刻抛给他们一份设计图而是,先仔细的询问了他们的锻造工艺大致能做到什么程度。

东人的领头者名叫芦,在帝国境内很少有取名用单字的,他的名字无论是读起来还是写起来都会让人觉得古怪。

夏尔正好相反,从命名规则中,他便找到了一丝熟悉的归属感,但他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继续深入了解下去,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他摇了摇头,温和的询问芦:

“我听说你们掌握了名为‘丹火’的神秘之力,这种力量能否用来铸造铁器呢?”

芦有些惊奇的望了望夏尔,作为曾经的贵族之后,他当然知道语言的不同所能带来的差异。

丹火这个词在帝国的通用语中就是一个典型的生造词,可眼前这位年龄不大的领主似乎能够明白词语中的意思。

他没有多想只是恭敬的回答道:“当然可以,领主大人。我们在故乡的时候,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芦略微思考了一下,选择直接展示自己所拥有的力量。

中年人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轻轻的吹了一口气,一朵拳头大小明晃晃的橙色火焰便飘在了他的手心之中,这样神奇的一幕让旁边的兽民铁匠看的十分入神。

夏尔表现的很淡定:“你能不能演示一下,你们的锻造方法?”

芦微微迟疑了一下,没有拒绝。

接着便转头对着身后的人说了几句东人的语言,一群人便站到了一块,从堆在地上的生铁中挑了一块,置放在准备好的铁架上。

几个东人同时呼唤出了火焰,围着铁块开始炙烤。

熊熊的热量包裹住了那锭不算大的生铁,明亮的光芒使得人很难看清楚里面的变化,但芦看的极为仔细,不时便会对身旁的人说上几句,调整着火焰的大小。

夏尔好奇的看着这一切,他注意到这些东人没有使用一些常见的铁匠工具进行敲打或翻转,只是在不停的调整火焰的大小和运动。

很快的,整个锻造流程花费了半个小时,便宣告了结束。

芦擦去了额头上的汗,向着夏尔气喘吁吁的道:

“大人,锻造完成了。”

这就好了?

夏尔有些惊奇的看向铁架,那块生铁此时已经完全变化了一个形态。

一把匕首躺在架子上,赤红的颜色逐渐褪去并固定为黝黑,若不是匕首的样子看起来还很滚烫,夏尔都忍不住想伸出手去摸一摸了。

怎么跟变法术似的,打铁还能这么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