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霜月之始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060字
  • 2022-03-08 00:12:38

霜月的第一个早晨,夏尔是被冻醒的。

当他从床上睡眼惺忪坐起来的时候,一股扑面而来的寒风钻进了衣服的缝隙,这使得年轻人狠狠的打了一个激灵。

顺着寒风吹拂来的方向,夏尔注意到窗户打开了一个小口,壁炉里的木炭则已经烧得近乎干枯。

估计是昨晚他在书房趴着睡着后,被缪兰小姐送回了房间,为了防止木炭的烟气凝结在屋中,后者才留下了一个用于通风的缝隙。

“应该是降温了。”

夏尔心头盘算着,呼唤来了菲丽,迅速的解决了自己的衣装与早餐问题,紧接着便在缪兰的带领下去往了城堡后方的森林中。

那些从地牢放出来的兽民和东人,昨天被女仆长安置在了这一片偏僻的地方。

这群习惯于生活在荒原之中的勤劳兽民,已经用一整天的时间收集树枝和茅草,给自己搭了好几个还算温暖的窝棚。

夏尔在见到他们时,那位兽民老者正带着女人和孩子围在一个火堆旁分享着今天的食物,男人们则是抓紧时间利用自己收集到的树枝与石块制作一些趁手的工具。

见到夏尔与他身后的人时,兽民们明显有些诧异。

这一次夏尔是带着粮食,新衣服以及一些生活用品过来的,包括农具、铁锅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小东西。

卢修斯选派的几个机灵的兽民早早就等候在城堡门口,甚至在工匠协会的人将交易中比较轻松就能收集到的的部分物资给送过来的时候,还帮着搬运和装卸了货物。

兽民见兽民,相互之间自然是比较激动的,大家都有许多的问题想要相互了解,只是顾及到自己的领主还没有开口说话,只能先克制住心情。

夏尔没有耽误他们进食,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后面的人先将物资堆放好,随后便让他们先自由行动。

他自己则叫来了那位兽民老者,开始分配自己拟好的计划。

“盖尔,所有人都同意了我之前所说的是吗?”夏尔掏出了奴隶们的名册,一边扫视上面信息一边询问道。

盖尔,正是兽民老者的名字。

“是的,大人,我们都愿意追随您的道路。”

兽民老者回答的很快,可他总是不住的想回身再多看一眼。

他是荒原上过惯了苦日子的人,在见到这么大一笔财富的时候心情的激动可想而知,毕竟对于不怎么使用货币的兽民来说,金银算不得什么财富,只有实打实的铁制工具和粮食才算的上财富。

盖尔在心中大约盘算了一下,便得到了一个确切的答案:

这些物资绝不少于三个部落的储藏,多咬咬牙就能养活近一千的兽民。

这对于年老的兽民来说可以算的上是一次无形的实力展示,在他意识到自己这位主人所具有的财富与实力之后,弯下去的腰也越发谦卑起来。

“很好,待会儿你就带着他们来签订为我工作的契约吧。”夏尔微微颔首,似乎想到了什么的提醒道。“另外你们在荒原上过惯了自由的日子,可能不知道一些帝国境内的法律。”

他抬抬手,将一个卢修斯手下的兽民招过来:“旺卡,你有空的时候就教一教你的同胞。”

“我明白了,大人。”

旺卡听到夏尔的话语就凑了过来,不过他看向的兽民老者表情就不是很好了。

“您是盖尔爷爷是吧,首先我就想提醒您一句。在帝国境内,每一片山林和土地都是有主的财富。”他偷偷地瞄了夏尔一眼:“即使不是属于帝国,也是属于贵族的大人物。您带着他们取用山林的树木,有征得过夏尔大人的同意么?”

兽民老者心头一惊,身体便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只是让族人们找了些木柴枯枝,就算是侵占了主人的财富。

“够了旺卡。”夏尔喝止了兽民恐吓自己族人的行为:“没有这些木柴,你想让自己的同胞在寒风中过一夜吗?”

旺卡没有多说话,只是取下了脸上蒙着的麻布。

他的脸上有着一条触目惊心的伤痕,从右耳到嘴唇再到左半边下颚,像被什么割过似的皮肉翻卷,看结痂的旧色应该是陈年的伤口了。

“不是每一个贵族都像您这么宽容的,夏尔大人。”旺卡抿着嘴,小声反驳道:“这就是我不够小心,吃了两个野果所付出的代价。”

盖尔想都不想就跪了下去:

“大人,这都是我指挥他们去做的,请您惩罚我吧!”

夏尔没想到自己只是随口说了两句,反倒让事情走向了不好的方向。

他们这的动静不小,不少兽民立刻抬头望了过来,只是很明显的能看出,卢修斯派来的兽民在偷偷观察,反倒是兽民奴隶则没有掩饰自己的忧心忡忡。

“那就罚你一个月工资吧。”

夏尔没有贸然的直接宽恕他,而是略作思考后宣布道。

盖尔虽然不知道工资是什么,但他毕竟有着丰富的阅历,从旺卡描述过的自己的遭遇,他就知道夏尔已经是刻意的从轻宣判了,连忙感激道:

“谢谢您的宽容,我一定会为您努力工作的。”

等到夏尔让他起来之后,旺卡这才上前将兽民老者扶起来,在他耳边偷偷的道:

“抱歉了,盖尔爷爷。我并非是在刁难你,而是想要在这个世界活下去本就已经很艰难了,就怕有些人不知感恩,还想得到更多。”

这使得盖尔身形又是一颤。

他想起了之前那次叛乱以及昨天晚上一小部分兽民秘密讨论的东西。

年老兽民的表情很快就变得坚毅了起来,他也小声的回应道:

“谢谢你,年轻人。”

旺卡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夏尔没有开口说话,双方之间站的距离不远,他其实是听到了他们的交谈的。

“旺卡的确还挺机灵的。”

夏尔如此想道,不过又很快为自己的想法自嘲了一下。

毕竟不够机灵的人,尤其是兽民,恐怕早就已经死了。

这都是用血换来的教训。

他很快便不再多想,而是直接开口道:

“盖尔,我这里有一份名单,你去叫名单上的人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