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各自的征途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149字
  • 2022-04-14 00:09:43

回到子爵城堡的时候,已经是夜色时分。

漫天的星辰铺洒在黑天鹅绒也似的天幕中,一轮泛着些微青色的圆月高悬,浓浓的黯色仍然是整个世界的基调,树木与建筑的阴影交错,只是十几米远的地方便已经让人觉得有些遥不可及。

一整天都在与人交谈、思考,即使是夏尔也不免感觉到了倦意。

年轻人强忍着困意,一边在书房翻看资料,一边等待着妹妹们的归来。

与夏尔一样,希莉丝和雪迩法一大早便乘上了马车向着贝思洛德城进发。

她们要面对的场合比夏尔经历得要麻烦的多,雪迩法要去约见议政厅的其他议员,希莉丝则要临时组织一起贵族子女的聚会。

这也是夏尔提出那个计划的原因之一,临时装装贵族的样子他还能办到,但要真让他按照前身记忆中那种贵族生活的方式去参加聚会,那他就只能等着出丑了。

人得学会扬长避短,知人善用。

不过考虑到参与那些场合面对的都是些不爱说人话的谜语人,夏尔就估摸着妹妹们可能今天晚上都不会回家过夜。

想到这里,他又摇了摇头,将休息的想法从脑海中划去。

算了,等就等了,毕竟是妹妹。

但干等着也不是个事儿,夏尔揉了揉额头,回顾了一下今天的行程。

与工匠协会的交易进行的还算顺利,这次去贝思洛德的初步目标算是达到,不过也侧面印证了工匠们并非脑子里只装着如何拼接齿轮的东西。

这也在情理之中。

工匠协会的每一项产业都牵涉到了大量的利益,这使得他们在任何事情上都保持着近乎中立的态度,再加上工匠协会受到王室的直接管辖,倒也不必在乎地方贵族勾心斗角的小事。

再想到兽民方面的事情,夏尔的心情就好上了许多,在他的眼里这群奴隶出身的人比绝大多数人要来的可靠。

兽民们已经吃够了苦头,也看透了大人物的嘴脸,双方知根知底还有一些基础的感情维系,或许等到领地正式开始建设的时候,夏尔就可以连带着荒原上的那些兽民一起吸收为新生领地的领民。

这才是夏尔在了解到修佩罗斯家族情况后,心中准备好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想办法稳住那些贵族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既然早知道和那群混账贵族尿不到一个壶里去,那就干脆别在一起玩。

初期条件肯定会艰苦一些,可建立起自己的领地就意味着夏尔可以将领地的一切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不用整天想着和人勾心斗角。

这对于他来说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因为这样他就再不必担心受到什么额外的限制,可以尽情的将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习惯与知识搬到台面上来。

当然,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修佩罗斯家族的影响力还是有必要维持下去的,而且至少要持续到新生的领地能够自给自足为止。

这也是夏尔为自己的三个妹妹做好的安排,毕竟她们早已习惯了富裕的物质生活,开拓建设这种事情与她们所擅长的方向并不相关,反倒不如让她们在贝思洛德发挥出力量,说不定还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意外的惊喜和帮助。

这样想着,年轻人特有的激情便涌了上来。

从无到有建设一个城市或者领地,从另一种角度上来说,也算是一种创业。

他回望了身后一眼,见女仆长还站在自己的身后,便情不自禁的询问道:

“缪兰小姐,你知道该如何建设好一个领地么?”

灰发的女士眨了眨眼睛,这问题似乎从不应该属于一个女仆应该考虑的问题。

她思考片刻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您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以及招募足够多的工匠。”

缪兰小姐显然不是仅仅跟在夏尔身后看看就算完了,从年轻的贵族这两天所做的事情中,她总结出了一些答案。

“有点作弊啊。”夏尔嘟囔了一句:“好吧,不过这些也只不过是一些表象而已。”

“以我的经验来看,建设领地的方式有很多,但不外乎就是发掘周边环境的资源或者引入商人。”夏尔颇有自信的侃侃而谈:“但更重要的其实是人,也就是居民幸福度。”

幸福度?

在女仆长的耳中,这是一个极为古怪的生造词。

“是的,幸福度。”

不知为何,夏尔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语气也有些调侃起来:

“你可以将之理解为居民是否愿意居住在这里的一个重要指标。通常来说,幸福度不足的话,领民就会产生恐慌,厌恶的情绪,表现出来就是工作效率降低,经常产生争吵和矛盾,当它低于某个界限的时候甚至会有领民偷偷逃离领地。”

女仆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见缪兰小姐好像逐渐理解了自己的意思,夏尔兴致勃勃的补充道:

“幸福度较高的话,居民就会经常保持在正面情绪,工作效率提升,甚至会产生一种群聚效应,不断的吸引新的领民加入。”

“这就是您准备用奴隶来充当领民的原因么?”缪兰小姐发问道:“因为他们很容易就会满足?”

“还有另一些原因。”夏尔逐渐开始肆无忌惮起来:“对于一些特殊的游……领地来说,还存在着比幸福度更重要的指标。”

“您指的是?”

“希望值。”说到这儿,夏尔抬起了头。

缪兰小姐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不知是不是烛火反射的缘故,那个黑发年轻人的眼眸中闪烁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光芒。

“每个人起初都只是想要活下去,后来就会想要活的舒服一些,再后来就想要活得更有意义,这就是希望,它会催促你动起来,而不是像块没有心的石头。”

女仆长呆滞了一会儿:“您打算背叛贵族?”

“这就算是背叛了?”夏尔嗤笑了一声:“那贵族也太不值钱了吧?”

“可您如果打算这么做的话,无异于要将贵族拉下神坛,这可和您白天的时候说的不一样。”女仆长仔细的组织着语言回答道。

夏尔摇了摇头:

“缪兰小姐,我觉得不用过于讨论这个问题。我就问一句,如果一份真实不虚的希望摆在你的面前,你愿意接受吗?”

“就比如,解除烙印。”

ps:啊哈哈,,更新完就跑路不是个好习惯,下次会记得检查的。

不说了,我玩老头环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