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帝国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029字
  • 2022-03-01 23:34:56

“咳,刺杀对手这个问题就暂时不需要讨论了。”夏尔侧过身子:“这只能作为最后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我会尽量避免使用这种手段。”

卢修斯敏锐的注意到了夏尔的口吻,那是一种将自己是作为家族之主在说话的语气。

虽然长相粗犷,但狂狮兽民的心思是比他的外貌要细腻的,否则也不可能带领着一个工坊的兽民在贝思洛德讨生活。

他没有询问修佩罗斯家族其他的子嗣去向的问题,而是将话题引到了一些更具体的事务上:

“现在有什么我们能提供帮助的吗?”

事实上,在得知这群人曾是被前任子爵释放的奴隶之前,夏尔还真没对他们抱有太大的希望,他甚至以为自己会和一位铜臭味极重的商人进行一番语言上的交锋。

既然卢修斯主动提到了这方面的问题,夏尔也就趁机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过一阵子,会有一批新人加入你们,同时我会抽调一批机灵的兽民到城堡中去。”说到这里夏尔沉吟片刻:“我想你们会比我更懂得如何教会自己的同胞看清现实,了解这个国家和他的未来。”

卢修斯一口便答应了下来,只是他也有自己顾虑:

“对于子爵大人的逝世我感到遗憾。”他直言不讳的接着道“抱歉,我不该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个话题,可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如果多次发生的话,兽民们就得饿着肚子回荒野上讨食了。”

他的眼眸中透露出一股复杂的情绪,那是一种沉重、忧虑的感情,甚至还夹杂着一丝丝的恐惧。

身为狂狮兽民,卢修斯自然是不怕死的。

在野地里的时候,他甚至可以不带武器的对上数量在十几只左右的狼群,但在帝国他只能收起自己的爪牙,只在需要恐吓的时候掏出来用一用。

那一缕恐惧也正是由此而来。

正是因为亲身来到了贝思洛德,亲手拉扯起一家小小的手工作坊,卢修斯才真真正正的认识到了所谓“帝国的威严。”

这种威严与强大和个体的伟力有着截然不同的展现方式。

当他还在为自己能抬起数百磅重的巨石欢欣鼓舞时,帝国的人民已经在用无数这样的巨石筑造城墙房屋;当他还在为自己能独立杀死一头棕熊而庆贺时,帝国的军队已经正面杀退了足以毁灭无数部落的魔潮;当他为了手工作坊的盈利而愉悦时,无数的作坊,无数的产业正在大地上如野草般旺盛的生长。

卢修斯从未告诉过任何人他小时候的梦想,或者也可以说是野心。

他曾经梦想过如同兽民传说中的英雄一样将荒原上的部落联合起来,梦想过兽民能拥有一位国王,部族的人们将孩子高举过头顶,让他们能呼吸到不需要花钱的空气,梦想过什么时候兽民能攻入帝国境内,夺得一片足够丰腴肥沃的土地。

而这些所有梦想都在他重获自由,登上贝思洛德的高墙之后轰然崩碎。

帝国太大了,大的令人害怕。

它的版图铺开来甚至能让卢修斯找不到边际,兽民赖以为生的荒原在地图上不过是一根手指的大小;它的人民多到卢修斯曾经从未学过数学的大脑颤抖,从此他牢牢记住了自己学到的第一个数字“一千万”;它的君王是如此强横,一纸王令能跨越两千多公里的山海,命令到边境城市的一个小小警察……

说到底,一个小小的兽民如何敢生出与这样伟大的国家相匹敌的可笑野心呢。

想到这里,卢修斯自嘲的笑了笑:“不过这一切对您来说应该不成问题。”

夏尔并不知晓卢修斯的心理,但他注意到了这个粗犷兽民情绪的回落,连忙安慰道:

“不必过于担心,卢修斯。你知道的,那些贵族的行事规则总是如此缓慢,做任何事之前都要试探上好几个月。那些人可能还会来骚扰几次,不过我可以保证他们很快就会消失的。”

“您还真是一点都不当自己是贵族啊,夏尔阁下。”兽民愣了一愣随后道:“至少我没见到过哪位肯坐在地上和我谈话的贵族,您的父亲至少都会要两张椅子呢。”

夏尔尴尬的笑了笑,他还以为坐在兽皮上闲聊就是兽民风格的谈话方式。

这应该也算是一种偏见吧。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卢修斯最后问道:“菲丽,她……算了,我还是不问了。”

“她过得倒是不错,比起你们在外面能吃到的可丰富多了。”

夏尔理解一位父亲想要了解女儿近况的心情,善解人意的道:“就是不知道怎么,老是穿着打补丁的旧衣服。嗯,缪兰小姐,回去后记得提醒我,该给她添置一些新衣了。”

可卢修斯的表现并不像夏尔想象的那么了然,狂狮兽民在听到自己女儿习惯性的穿着旧衣时便愣住了。

他沉默了许久,最终捏紧拳头狠狠地砸了自己两拳。

我好像说错话了?夏尔心头疑惑。

似乎是注意到了夏尔的错愕,兽民苦笑着道:

“抱歉,这是我的错,我没有尽到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我说她怎么每个月都会往家里寄钱,还说什么这都是领主大人的奖赏……。”

说到这里,卢修斯从书桌下取出一个袋子,低下了自己的头颅恳求道:

“拜托了,夏尔阁下。这是菲丽每个月寄回来的薪水,我和她的母亲商量好一直存在我这里。请您带回去,找个理由交还给她。兽民再困难,也没有困难到让她省吃俭用到这个地步。”

他又另外从怀中取出一个没有扎口的袋子,沉声道:

“这一份是我攒下来的钱,也请您交给她。我们已经过惯了苦日子,可菲丽不一样,我希望她能够过的稍微轻松一些。”

夏尔眼角的余光依稀撇过了钱袋中的货币,里面多是一些零碎的铜瑞尔,间或夹杂着几枚银卡蒙。

于是他认真的点了点头,双手接过钱袋贴身放好:

“请放心吧,我会亲手交给她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