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狂狮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034字
  • 2022-02-28 22:10:30

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夏尔心想。

“如果我说我是一个路过的普通人,那么你会怎么做呢?”他突然开口问道。

酒糟鼻子讪笑一声,丝毫不见刚刚飞扬跋扈的样子:

“像您这样的体面人,不应该待在这种散发着野兽恶臭的地方吧?”

“那么我说我是这家工坊的另一个主人呢?”

夏尔忽视了他的言下之意继续发问道。

酒糟鼻子被第二个问题噎住了,显然他还没有做好直接撕破脸的准备,但他的脑子转的很快,用极为公式化的态度回应道:

“那就请您不要打扰我们的执法行为,如果发现了什么问题,按规定我们要收取相应的罚款。”

“当然,卫兵先生,奉公执法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夏尔转头对着女仆长道:“看来我们给议政厅缴纳的年金的确用在了实处上。”

警备队的几个人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便是一变。

他们清楚的听到,夏尔所说的词是“年金”而非“税金”,仅仅是一字之差,在帝国的境内便是天差地别。

税金这玩意儿并不稀奇,无论是交通还是贸易,在很多日常方面的地方,地方议政厅都会收取税金,以便支付城市管理的开支,但那点收入根本不足以支撑议政厅的日常运营,更别说进行建设城墙,铺设道路等开销庞大的工程。

王室的财政当然不足以提供帝国全境的行政管理与发展费用,于是年金就此衍生,这也可以算作是皇帝在收回贵族领地之后关于权利方面的一次交易。

贵族们通过缴纳年金来换取地方议政厅的议员身份,以参与各个城市的实际管理。

那些大商人和手工作坊坊主也正是因此而对于贵族爵位十分渴求,因为他们的身份不足,连向议政厅缴纳年金的资格都没有。

至于警备骑兵,从身份上来讲算是地方议政厅下属的机构,而为了方便管理,才又向下招收了一部分的卫兵来帮助日常的管理。

放在夏尔曾经生活的时代,这群人连编制内都算不上,最多算是个辅助人员,可在这个世界,也足够他们在普通人面前装装横的了。

酒糟鼻子身后的那群人立刻小声骚动了起来,但显然只有他了解的情况更多一些。

他硬着头皮制止了下属的骚动,语言中却透露出一股莫名的心虚:“慌什么!这是在执法!”

正好那个去通知管理者的兽民带着几个身影从后院走了出来,酒糟鼻子眼前一亮,随后直接忽视了夏尔,迎头走了上去:

“有人举报你们这里起火,我们要搜……”

他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便被提了起来。

夏尔看得极为清楚,那同样是一个兽民。

只不过与之前那个兽民相比,这位可以称得上一句粗犷且近乎野蛮。

他拥有着兽民典型的壮硕躯体,身高接近两米,须发偾张,筋肉虬结,就如同一只人立而起的野兽。

兽民提起酒糟鼻子,用琥珀色的眸子瞪了那倒霉的卫兵一眼,后者就仿佛被什么野兽给盯上了似的,浑身瘫软,再说不出什么话来。

缪兰小姐也适时的在夏尔耳旁提醒道:

“这是狂狮兽民,一般来说算是兽民中最危险的那一类。”

一般来说?

夏尔心中刚刚浮现出这样的疑问,那只狂狮兽民便已经用低沉的嗓音,向着警备队的卫兵发出了不怒自威的问答:

“就你们要检查我们的工坊?”

没有任何人敢在这样的野兽面前答话,那完全是出于本能的恐惧在提醒他们,如果惹怒了眼前这只野兽,自己的下场一定不会太好看。

狂狮兽民冷哼一声,就手中提着的人直接扔了出去。

倒霉的酒糟鼻子被扔过了院墙,倒飞出去十几米才撞到一处木架子上,叮铃哐啷的摔了下来。

剩下的警备队卫兵看得倒吸一口凉气,连连后退,几乎是本能的就要逃离此处。

但夏尔用文明杖拦住了他们:

“本来还想让那个倒霉蛋道歉的,现在看来他已经做不到了,那就由你们来代替自己的上司吧。”

他指了指那位脸上蒙着麻布的兽民道。

狂狮兽民适时的将自己竖瞳移向了他们,一群人再不敢多说什么,老老实实的冲着自己羞辱过的对象低头赔礼,然后才拎着那个昏过去的家伙迅速的逃离。

“呸,懦夫。”

脸上蒙着麻布的兽民冲着那群人落荒而逃的背影啐了一口。

“够了,旺卡。”狂狮兽民阻止了自己的族人做出更过激的行为:“你应该感谢夏尔阁下,若不是他在这里,这群人不会这么快罢休的。”

网咖,好名字。

夏尔心里吐槽,但随后那高大的兽民便单膝下跪,一手抚胸对着他道:

“抱歉,夏尔阁下,让您见到不愉快的事情了。”

“你认识我?”

“我叫卢修斯,我的女儿菲丽一直在为您服务,所以我对您深有印象。”狂狮兽民谦躬的道:“我本以为,这辈子都可能无缘与您相见,现在看来我的运气还不错。”

“所以说,你就是这个手工作坊的负责人?”夏尔好奇的问道:“请起来说话吧。”

“是的,承蒙子爵大人的仁慈。”卢修斯站起身来却依然低下头,以方便夏尔不用抬头仰视他:“否则,我们可能还是一群悲惨的奴隶吧。”

他的话语让夏尔一愣,随后年轻人注意到缪兰小姐对着他微微点头,示意这确实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也就是说,前身那位子爵父亲也曾做过给予奴隶自由的事情?

这对于夏尔来说几乎是难以想象的,因为他也曾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只是出于某些方面的原因以及条件的不充足而暂时选择了搁置。

但他很快意识到,这其实是一个大好消息。

“除你之外,还有很多类似的人么?”夏尔认真询问眼前的狂狮兽民。

卢修斯没有立刻回答,反而先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微笑道:

“当然,我的大人,忠于修佩罗斯家族的人们,已经等待的太久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