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一次交易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075字
  • 2022-03-15 22:22:03

“早上好图曼,与往常一样,今天我也是来采购的。”夏尔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哦,老朋友,你总是这样勤奋好学,看来要不了几年你就能先我一步成为工匠大师了。”

图曼一边回应着一边随手从身后拉了个学徒过来:

“你,对,就是你。现在我要去接待这位贵客,你代替我在这儿维持秩序。好吧,别那么愁眉苦脸的,只要不是弄起火,或者搞出什么爆炸,那些人爱怎么着怎么着,明白了吗?”

那个学徒苦着脸点点头,图曼才回过头来,调侃也似的道:

“看吧,夏尔,要不是你来了,今天我又得将宝贵的研究时间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了。”

“既然是好事,待会儿给我多打点折怎么样?”

“打折是不可能打折的,一分钱一分货。不过上次你想要了很久的那本《时间与机械》已经邮寄回来了,我可以借你先看几天。”

“那还差不多。”

短短几句闲聊,气氛就重新变得熟络起来。

两个人攀谈着走进了广场中央最高的那栋楼,一直上到第五层,步入走廊尽头的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是图曼的私人领地,这是身为工匠协会会长独子特有的待遇。

唯一令人遗憾的是,这个时代偏爱干净整洁的男人也是极少数。

图曼花了五分钟整理了一下他那乱堆乱放的设计稿,从一堆书山中找出了自己邋遢的茶壶,夏尔才得以坐下来与他攀谈。

以长达五年的交流经历来看,今天的交流环境已经算不错的了,如果排除掉那只盖在书堆上的臭袜子的话。

不用猜,夏尔都能想到身后的女仆长正用怎样鄙夷的目光看着这个房间。

他咳嗽两声,阻止了还想泡一壶茶的图曼:

“不用这么麻烦,图曼,先来谈谈交易吧。”

“我就喜欢你这样简单直接的性子,充满了工匠大师独有的效率感。”

图曼立刻就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看来他想要泡茶的动作也只是在漂亮的陌生女性面前装装样子而已。

尽管如此,他还是推开了窗户,从书桌后的柜子里掏出一根老烟斗,在桌上敲了敲,随意的叼在嘴角,然后才坐到了夏尔的身前:

“今天想买些什么呢,我未来的工匠大师?”

“一百磅生铁,四十磅苦灰,两大斗石黄。对了,还有五十磅石炭。”夏尔淡定的道。

坐他对面的图曼刚听到生铁的数量时,嘴巴就吃惊的长大,烟斗啪嗒一声掉在面前的桌子上,撒出一些带火星的烟灰。

年轻人来不及心疼自己的桌子,一边慌张的收拾一边不可置信的疑问道:

“一百磅生铁!你确定是要拿来做实验而不是打仗?”

“当然,我要做的实验规模可是很大的”

“那就不是我能搞定的了。”图曼擦了擦头上的汗:“就算协会有这些东西,可是你知道的,生铁的数量一直受到管控……”

“那加上这个呢?”

夏尔从怀中取出一枚玺戒。

图曼愣着头看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

“子爵的印信?真家伙?”

“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老图曼。”

或许是夏尔认真的表情影响到了图曼,对方狠狠的抽了几口烟斗,看了看夏尔身后的缪兰女士,又在房间里面来回踱步了几圈,才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拿起放在窗台旁两个杯子状的金属管,按照特殊的手法在器皿上连接的铜管敲了几次,接着便对着金属管嘀咕了几句。

大约五分钟过后,就有人敲响了房门,将房间内的人带到了顶层,老图曼已经准备好了茶水和舒适的沙发在等他们了。

夏尔也是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见到好友的父亲,显然他以往购买的货品金额还不足以惊动这位工匠协会的会长。

老图曼同样戴着厚厚的手工制眼镜,身着正装,头发花白,举手投足之间显得彬彬有礼,丝毫看不出工匠该有的个性。

进入到这样的场合,缪兰女士的表情这才柔和了一些。

“夏尔,一百磅生铁可不是什么小数目。”老图曼比起自己的儿子就淡定了许多:“能否让我看看你的印信呢?”

“当然。”

老绅士接过玺戒仔细打量了片刻又将东西递回给了夏尔,笑着对身旁的图曼道:

“你这家伙,整天读书,读的脑子都不灵光了,连伪造品都看不出来?”

图曼立时瞪大了眼睛,冲着夏尔投来不满的目光。

夏尔直接无视了他,对着老图曼道:

“除了之前所说的生意,图曼叔叔,我还需要雇佣一批工匠,时间大概是三个月。”

老图曼转过头看了夏尔一眼:

“哦,有意思。我能问问,你想要雇佣工匠干什么吗?”

“修佩罗斯家族在东边的荒野上还有块领地,老是闲置在那里也不是回事,趁现在机械展览会即将召开,多雇佣点人手修葺一下。”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过要想建设一块领地,需要的金币可不在少数。”老图曼不急不缓的道。

“那就是我们该关心的事情了。”夏尔微微一笑。

“的确,修佩罗斯家族的财力不容置疑。”老图曼也跟着笑了起来,随后吩咐自己的儿子:“具体的细节,不如就由我的儿子与这位女士商谈吧。我想,夏尔阁下今天是专门来谈另一些事情的,对吗?”

“在商言商,图曼叔叔。”年轻人目送着自己的好友与缪兰女士一并走出了房间:“图曼毕竟是我的好朋友,不是吗?”

老图曼愉快的笑了起来:“夏尔,你越来越有你父亲的样子了,虽然他好像并不怎么喜欢工程学。”

“这并不妨碍他的生活中充满了工程学的造物,譬如怀表、灯具以及衣服上的拉链。”夏尔耸了耸肩:“什么时候能出现一位贵族的工匠大师,我想很多人就会闭上他们的嘴了。”

“哈哈哈”老图曼笑得更开心了:“我很期待你所说的未来,小夏尔。不过作为长辈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作坊区那边可不太平,警备队随时都在往里面乱晃呢。”

夏尔微微一愣,点了点头:“多谢您的提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