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一个人没问题吗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031字
  • 2022-02-24 21:44:04

夏尔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

尤其是当他看到雪迩法那不加掩饰的愤怒与希莉丝坚定且信任的目光,内心便产生了不可抑止的动摇。

在他的印象中,贵族不就是一群为了权利与财富疯狂狗咬狗的极端自私主义者吗?

是我对贵族有偏见?还是修佩罗斯家是个奇葩?

如果说单靠演技就能做到这种程度,那也太离谱了吧!

想到这儿,夏尔就莫名有了一些心虚和不舍的情绪。

把两个如花似玉的妹妹推到名利场那种肮脏的地方去,还要让她们与那些心怀不轨的男人们强颜欢笑、虚与委蛇……这不是糟蹋自家小白菜么?

夏尔突然领悟到了那些送自家孩子去上大学的父母的心情,明明计划是自己提出来的,也知道这样做的重要性,临到关头却总是患得患失。

雪迩法在斥责过后就意识到直呼兄长的名字有些失礼,尽管如此,起伏不定的胸膛还是难以平息下去,她直直的注视着夏尔,毫不客气的反击道:

“兄长,恕我直言,您去过几次贵族的晚会?父亲与他人签订合约时,您又有几次在场?就连希莉丝都在十四岁的时候便组织起了自己的小社交圈……”

被点到名的次女惊讶的向后一缩,就像是偷偷出去上网被抓的学生一样支支吾吾的问道:

“啊!您,您什么时候知道的?”

银发的少女不屑的扫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就像是在说你有什么小心思我能不知道吗?

她舒缓了一下情绪,紧接着道:

“我所说的一切并非是要证明自己有多么多么了不起。只是,兄长,夏尔哥哥,我们不是法娜那样的小孩子了。”

“您也该试着多相信我们一些了吧。”

夏尔沉默了。

他想起曾经自己孤身一人在外打拼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对父母说的最多的话就是:

“我很好,你们不要担心。”

可出门打拼哪有不吃苦的呢?

大抵孩子们最后的倔强就是不想将自己弱小,失败,无力反抗的样子让亲人看到吧。

年轻人伸出了手轻轻的放在了妹妹的头上,如同记忆中那样揉了揉,最终叹息一声,像是失去力气般的放了下来。

“你们一个人的话,也没有问题了吧。”

像是自问自答的,夏尔低声道。

………

房间内很快又只剩下了夏尔一个人,女仆长谨慎的在门外多呆了一会儿,才又进入了其中。

她的新主人现在看起来从昨夜的惊慌到面对奴隶时的自信,又多了几分变化。

少了几分那种就像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疏离感,就好像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处境,接过了什么沉重东西似的。

这一次她是来送另一样东西的。

就好像命令是在晚餐前看到那份名单,她却在夏尔午睡的时候便把东西放到了桌上一样。

她的执行力总是出人意料。

夏尔花费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阅读完了奴隶们的情况,喜意便浮上心头。

不论是兽民还是东人,这一批人的素质与才能都非常的好,简直可以说是一群人才。

当然这也属于可以理解的范围,兽民们生活的地方资源极度匮乏,每个人都必须发挥出自己最大的价值才能在那样的环境中生存下来。

身体素质优良,有大量的捕猎经验都只是这些兽民的标配而已,他们每个人都至少掌握了一门以上的生活能力,包括不限于木匠、铁匠、制陶、养殖……就连其中的小孩子都在五到六岁的时候就跟着家里帮忙做饭,烧水,放养动物。

生活的经验兽民是绝对不会欠缺的,唯一欠缺的便是对外界的认知,缺乏对帝国法律,社会环境,新兴产业的认知。

如果他们不是以奴隶的身份来到这里,相信他们很快就能在这里混出一点名堂。

一想到这群人还是被他们的部落淘汰出来的,留在荒原上的是更精锐的一批人,夏尔就心痒痒。

尽管心中有着田之大,一批种不下的野望,夏尔还是老老实的先从名单上勉强凑了二十人的青壮出来,这些人将成为修佩罗斯家族保护自己的有生力量。

夏尔想到这里,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抬头询问缪兰女士:

“魔潮如此频繁,生铁禁令解除了吗?”

女仆长点了点头:“以子爵的威望,五十人以下的铁具数量并不受限制。”

夏尔这才放下心来。

他对缪兰女士所承诺的工程学的怒吼自然不是吹嘘而已,这也得感谢那些沙雕网友和鸽子精作者,是他们教会了夏尔种田的精髓:

火枪是第一生产力。

尽管他记得的相关设计并不多,但有和没有完全就是两种区别。

就算是原始的突火枪,放到现在来也足够应对外部的环境了,现代战争理念最先进的一点就是把比烂变成了比后勤。

这也是夏尔在亲眼见识过了神秘之力后,依然对工程学抱有信心的原因。

这个世界的神秘之力虽然能做到很多科学无法做到的事情,其本质上依旧是稀少且难以培养的,也没有发展到动辄天地翻转,改变规则和概念,打得大道都磨灭了那种规格外存在。

事实上,从前身的记忆来看,也从未听说过神秘之力的持有者能比普通人活得更久的说法,至少在躯体和寿命这一方面依然还是人的领域。

既然属于人的领域,那我科学可就不困了。

同志,波波沙了解一下?

当然这也并非是夏尔看不起神秘之力,而是从理念上来说,那些神秘之力持有者的思想还停留在“兵强马壮者即为王”的古旧层次上。

他们追求的是更大的威慑性,更强的破坏力,向着武器这条道路一去不复返,从本质上就和科学拉出了差距。

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突破工艺和材料的限制,制造出第一只跨时代的产物了。

想到这里,夏尔将目光投向了奴隶名单上的另一群人。

那群东人,他们持有的神秘之力名为“丹火”

这不就是巧儿给巧他妈开门,巧到家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