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没人比您更懂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066字
  • 2022-02-23 23:52:03

“我只演示一次。”

警备队长举起了手中的重剑,摆出了军用剑术的标准对敌姿势。

夏尔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心中好奇这位所谓的“承载者”接下来到底会怎么做,是不是要发个波或者劈出一道剑气来。

“OSA!!!”

警备队长似是从肺中的空气全部挤出来了一样,时间仿佛在一瞬间凝固住了。

一道深灰色的环状冲击波自其脚下扩散而出,几乎在瞬间便掠过了夏尔的身体,尾随而来的便是几乎使人窒息般的沉重感,就好像连空气都拥有了强大的质量,不使出全力就难以将其搬进到自己的肺中。

“引力操控?窒息灵光?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夏尔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尝试着活动自己的身体,结果完全是徒劳,他就像是一只被封印在了琥珀中的昆虫,根本动弹不得。

两三个呼吸之后,警备队长便收起了自己的能力,中年人看着满头大汗的夏尔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满意了么,夏尔阁下,这就是承载者拥有的能力,我记得古罗亚尔语有一句诗文如此形容它:

——汝可知大地与山川之重?”

那就是重力领域了?

夏尔点点头,目光投向自己的妹妹们,她们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失态之处,看来这位警备队长独独针对自己加大了力度。

“当然,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夏尔兴致勃勃的询问道。“您这么强大,一定经历过魔潮吧?或者斩杀过魔潮里的怪物?我能向您学习这种能力吗?”

呵,年轻人。

警备队长在心里嗤笑一句。

就算是贵族子弟,和自己手底下那些蠢驴也没什么区别……总是那么不知天高地厚,试图用批判别人的方法来证明自己的独一无二,可你稍微给他点颜色看看,他反倒会开始崇拜你的强大。

十几二十岁的毛头小子就够让人心烦的了,眼前的这位贵族子弟还要更讨厌一些。

可工作毕竟是工作,谁也不会和香甜的金瑟普过不去。

他耐着性子,顺便也想吹嘘自己两句道:

“夏尔阁下,我可是贝思洛德的警备骑兵队长,如果连我都不在了,谁来保护城区的居民治安呢?魔物我可杀得不少了。”

“啊,对对对。您的功绩的确无人媲美,这是您应得的荣誉。不过我听说魔物往往会变成敌对者的样子,就好像人的影子一样,这样强大的怪物您是如何解决它的呢?”

夏尔的提问被警备队长当成了毛头小子的最后反击,中年人嘴角微扬,指着自己的头颅道:

“夏尔阁下,您知道剑术为什么会被创造出来吗?”

“魔物就算拥有了和我同等的身体素质和力量,可我有头脑,它没有。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花费几十年的时间去学习剑术技巧的原因。”

“您确实非常有头脑,没人比您更有头脑了。”夏尔心悦诚服的道:“我想,我们可以继续教学了,加德摩斯老师。”

没人找茬,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师慈徒孝,和谐一片。

唯一可惜的是,夏尔这具身体似乎确实没什么剑术方面的才能,即使他非常认真的请教,到头来也只是勉强掌握了一招进攻的剑式。

加德摩斯队长立刻便失去了教育的信心,让夏尔自己到一旁先琢磨着,自己专心指导更有天赋的法娜。

这场剑术指导一直持续到太阳西垂,警备队长拒绝了留下来共进晚餐的好意,乘上自己来时的马车回贝思洛德去了,据他的说法是晚上还要巡逻。

夏尔也没有过多挽留,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用过晚餐之后,法娜被嘱咐过的女仆提前带回了卧室,雪迩法和希莉丝则被他单独留了下来。

这一次夜谈放在了子爵曾经的书房,壁炉里的木柴再加入雪松郡的香料后被点燃,滚滚的暖意从火光中渗透而出,为逐渐寒冷的夜晚提供了一个相对舒适的环境。

希莉丝一进入房间,便看到了正对着壁炉沉思的身影。

那个年轻人坐在高脚天鹅绒靠背凳上,十指交错着撑在下颌,抿着浅白的嘴唇,眉间的烦恼不见舒展,火焰的反光在黑色的瞳孔中闪烁。

“兄长要是不那么古怪,应该挺讨女孩子喜欢的。”

修佩罗斯家的二女儿思考着这些,没有打扰自己的兄长,悄悄的选了一张靠近壁炉的凳子坐了下来。

与声名远扬的长姐不同,与天真可爱的幼妹不同,修佩罗斯家的次女往往没有什么存在感。

她早早的就认清了自己的平凡和普通。

正因为长姐是姐姐,所以最好的衣物与首饰都与她无缘,毕竟长姐代表的是修佩罗斯家族的荣誉;正因为幼妹是妹妹,所以有趣的小玩意和稀有的美食也与她无缘,毕竟幼妹是那么懵懂而惹人爱怜;希莉丝有的时候甚至会安慰自己,这是自己懂事的表现,并偶尔觉得有些骄傲,毕竟她才十六岁。

她早就做好了什么时候就会被拿来与其他贵族联姻的准备,就像是现在这样危险的境况。

当然,心里总还是会有点儿遗憾。

希莉丝这样想的时候,脚下稍微没注意,鞋子碰到了凳脚,发出了轻微的响动,于是夏尔挺起了腰背,将目光移向她。

…………

雪迩法来得更晚一些,来的时候壁炉已经添了一次柴。

长女首先注意到了自己妹妹有些不太寻常,希莉丝的眼眶微微有些发红,就像是刚刚哭过一样,这使得她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

“请讲吧,兄长。”雪迩法优雅的道。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是雪迩法心情不好的表现,如果她对你有所不满,并不会当面斥责你,只是摆出一幅礼貌且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夏尔当然注意不到这样的细节,他的心思还停留在缪兰女士交给自己的那份名单上。

“我这里有一份名单,雪迩法、希莉丝你们都可以看看,看完之后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夏尔言简意赅的道。

雪迩法接过了那张纸,借着壁炉的熊熊火光,第一眼就看到了名单上的第一个名字:

“加德摩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