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去向何方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090字
  • 2022-04-12 22:09:31

洪水蔓延而来的时候,站在岸上的人看着那些在水里挣扎的人,不同的人又会有多少种不同的想法?

站在山巅眺望那片黑色的海洋,夏尔本能的将之与自己之前去到海边所看到的景色,最终却得不出什么精确的结果。

二者的体量都已经大到了肉眼难以估测的范围。

现实的确被他一语成谶,虽然没有猜到开头,但大魔潮正如年轻人推测的那样,混沌的污泥以一个能覆盖东境平原的大小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如果那个天穹上的破洞不能被填补住的话,魔潮的浪头没过圣赫罗斯山脉顶峰也只是早晚的事情。

哦对,按照神话传说和故事里的说法,那应该是秩序与规则的疆界。

望着那些碎瓷片也似的褶皱部分,夏尔总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这种感觉并非毫无缘由,不论是缪兰小姐、兽民伊欧娜亦或是掌握了些许非凡之力的穴居人,他们每一个人的感受都与夏尔相似。

那并非只是看到天穹破裂的恐慌,而是更接近于一种本能,一种来自千万年前的血脉中遗留的信息,那种本能与信息在告诉他们“大事不妙”。

想到这儿,夏尔便忍不住摇了摇头。

以前他对这个世界的传说故事并无实感,诸如“文明的火种”“秩序与规则的疆界”这些笼统的概念,往往让他摸不着头脑,但在亲眼见证过实物之后,夏尔才恍然大悟。

尽管这只是推测,也不知道“疆界”所有的功能,但其目前表现出来的作用不就和领地周边那一圈围墙一模一样吗?

用夏尔看过的那些小说的词汇来形容,往大了说可以叫“位面晶壁”,往小了说可以叫“保护结界”,双方的功能是一样的:

圈出一块安全区,使更外面的存在无法轻易干涉安全区内。

所以人们为什么会本能的感到不妙,因为住在“家”里的其他住客刚刚把保护自己的墙砸坏了,邀请外面的敌人进来一叙。

年轻的领主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有成为乌鸦嘴的潜质了。

毕竟太阳底下从来没有什么新鲜事,一想起自己所了解的历史中那些“开关献诚”的故事与最终的结果,他就越发不看好帝国引爆大魔潮的计划。

那些人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但夏尔以现代人的目光看去,只觉得这些准备远未够班。

在大魔潮发生的那一刻,他就忖度了片刻,思考同样的情景如果出现在21世纪的现代社会,人们能否遏制住大魔潮的降临。

答案是能,但也会在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的那段时间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

所以,如果不是知道对方手里还藏了一张非凡者的牌,他几乎可以立刻给这个帝国的未来做下判断:

没救了,等死吧。

“事情如您所预料的那样正走向最糟糕的方向,夏尔,我们什么时候离开?”站在年轻人旁边的女仆长平静的道。

虽然是疑问的口吻,但在她的口中说出来便带上了不容置疑的坚决。

“让大家准备好撤离到山上吧。那根光柱的操纵者也不是傻子,如果他再这么放纵下去,等到污泥真的没过圣赫罗斯的山顶,别说是帝国,就是整片大陆都会遭殃。”

夏尔收拾好心情吩咐道:

“以大魔潮现在的扩散速度,到达边境还有两天的时间。今天收拾好东西,如果没有变化的话,明早我们就出发。”

“是,遵从您的意愿。”他的追随者们异口同声的道。

…………

到早晨了。

罗勒气喘吁吁的抹了抹脖子,汗水与露水凝在他的皮肤上却没有被冷风吹成寒霜,因为运动后的腾腾热气正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他不得不又咬了一口藏在领子前的腊肠,以尽快补充自己的体力。

流浪儿在疲惫之余其实是有过后悔的,但他看到偶尔回头看到两边被自己牵着慢慢向前走的女人和小孩时,内心却又很快安定下来。

约瑟带着女人和小孩又往前走了几十米,背后便传来一声如梦初醒的痛嘶声,紧跟着是一句约瑟听习惯了的话:“好臭!”

流浪儿背上的人懵了片刻,意识便逐渐清醒起来,他试着想要挣脱下来,却因为饥饿与痛苦只能无力的摆了摆手,连抓握东西都已经做不到了。

短时间内经历的太多变故终究是让约瑟背上的少年成熟了起来,他虚弱的抬头看了看四周,很快便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死在荒野,而是被这个背着自己的人救了。

罗勒咬了咬干涩的嘴皮,他用力的吸了几口气,萦绕在鼻间的恶臭便终于黯淡了下去,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问道:

“谢谢,是你救了我么?”

约瑟并不太想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罗勒没有听到答复,但他注意到身下的人其实是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少年,他不知道对方背着自己走了多久,但他能听到那种大量运动后的急促呼吸声。

“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走的。”罗勒学着父亲的样子倔强的道。

回应他的是那两只瘦弱的胳膊,对方又努力的往上抬了抬,似乎是怕他掉下去。

这一次约瑟终于开口说话了,声音嘶哑且难听:

“你走不动的,大魔潮就在后边,停下来就没救了。”

罗勒还想再反驳两句,但他到底学会了注意身边的人,他看到自己一挣扎,那个年龄相仿的少年就会多喘几口气,手臂也变得越发无力。

他终于不再说话,而是趴下了头,静静的看向四周。

四面八方都是逃难的灾民,组成了一个浩浩荡荡的队伍,但这只队伍与罗勒曾经见到的军队不同。

他们身上没有丝毫的得意与骄傲,只有一眼看不尽的绝望与麻木。

每分每秒都有人像是突然走不动了似的扑通一声摔在雪地里面,过了好久也不见那个人再度爬起来。

周围的人就像曾经的自己一样只沉浸在眼中能看到的东西,没有任何反应的从那些倒下人的身旁走过,偶尔低下头去,也只是看看倒下的人身上有没有值得带走的东西。

罗勒收回了视线,意识到什么的低声问道:“我们这是在往哪儿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