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命运的织线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073字
  • 2022-04-13 14:07:40

朋友,你用过毛笔和宣纸吗?

吸饱了墨汁的笔尖悬在纸上,一小颗黑色浑圆的珠子从尖端滴落下去,先是留下一块黑斑,随即无声的向四周侵染。

那过程往往快到你来不及反应,只需几秒钟的时间,一滴不过指甲盖大小的墨珠就能变成覆盖半个手掌的丑陋黑斑。

加德摩斯看到的世界就是这样的。

非凡者第一时间就跳出了窗户,攀上了建筑物的顶端,亲眼看见白雪覆盖的东部城区变成了染过的黑斑。

整个城市都在那一刻沉默了数秒,随后便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尖叫与死亡的惨嚎;天穹上坠落而下的墨珠就像是有人用巨槌为棒,以大地为鼓,敲响了轰隆的伴奏;

所有人都从建筑里逃了出来,有的甚至来不及穿上衣服,光着身子就奔跑在街上高呼着“魔潮进城了”,一些还没反应过来的人立时被裹挟在了浪潮之中,或是倒在了无数的脚下;

有发疯的人在逃离魔物捕获时不慎踢倒了取暖的火堆,熏黑的火焰与滚滚的黑烟立时便开始了盛大的狂舞。

一切都失控了。

警备队长木然的看着那道银色的光柱,对方并未在制造如此大的灾难以后便停下脚步,它反倒像是得寸进尺的又向上一使劲!

咔啦……

天穹处的更多地方浮现出了玻璃被打碎的裂纹,越来越多的地方开始凝聚那代表毁灭的黑色墨珠。

“贝思洛德完了”加德摩斯心中只留下了这样的想法。

不知从何处传来的连环爆炸声与呼喊声唤回了他的意识,下面那些骑兵队的小伙子努力的在铺天盖地的尖叫与哭嚎声发出自己的声音:

“队长!议员们派人来让我们清剿魔物,他们说这是一次魔潮,我们该怎么办?”

骑兵队长扫过那些茫然不知所措的面孔,还有那些更多试图寻求保护和依赖的看过来的陌生面孔,像是意识到什么的,发疯般的一跺脚底下的建筑。

灰色的光环立时从他的脚下扩散而起,这使得他宛如一只飞鸟般的高高跃起,从试图寻求希望的所有人眼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最后能维持住秩序的人也逃了。

人们来不及惊愕与怒骂,又一滴墨珠从天而降,警备骑兵的小楼立时被砸成了一摊废墟,蠕动的黑泥立刻将恐慌的阴影蒙上了在场之人的心灵。

“佩妮!孩子们!”

加德摩斯只用了半分钟的时间就赶到了车马行前的街道,撕心裂肺的喊道。

他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现在还没到两点,妻子和孩子们一定还没有离开这里,或许是在等候区排队,也有可能正在马车中休息。

只要自己找到他们,就立刻驾上马车带所有人离开。

让那些该死的大人物去死吧!

疯狂的警备队长第一次全力催动出自己所掌握的神秘之力,灰色的光环在他的身边扩散出一个几近百码的区域。

那些逃窜的人潮在光环掠过身周之时立时一滞,像是被无形的巨手死死的按在地上,只剩下些受惊的马匹带着马车依靠惯性与蛮力在道路上四处乱奔逃。

血腥味立时弥漫在了整个街道。

整片区域都因为一个人的蛮力停了下来,但即使非凡的伟力再恐怖,警备队长依旧遇到了艰难的现状。

等候区没有那几个熟悉的身影,也就是说他牵挂的人都在马车上。

他残忍的抓起那个曾经还试图贿赂过他的马车行老板询问:

“加德摩斯家的马车去了哪个方向?”

可因过度的重力而痛苦万分的车马行老板在这样的情境下只知道嘶喊与求饶。

冷静,冷静。

警备队长深吸了两口气,解除了施加在对方身上的能力,用自己此时所能保持的最大冷静,气息不稳的威胁道:

“我再问你一遍,加德摩斯家的马车去了哪个方向?你不是最喜欢讨好我了吗?那你会关注知道我家马车的去向。不说的话,我就撕掉你的四肢,把你扔到魔潮里面去。”

蜷缩着的家伙又拖延了好几秒才哆哆嗦嗦的哭喊道:“东门,他们去了东门!”

警备队长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报复也似的收回了所有的能力,却又仅仅灌注在身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身上,对方立时如同被拧紧的麻布一样爆出血水来。

加德摩斯面无表情的扔掉了手中的尸体,又擦了擦飞溅到脸上的血珠,再一次跳上了周围建筑的顶部。

这一次他终于看到了那个在城门与人潮前艰难行进的马车,烙在车身后的纹章正是他和佩妮亲手挑选的图案,不过看起来更像是自己经常乘坐的那一辆。

他下意识的想要向那个方向行进,却福至心灵般的回头向另一个城门的方向看了一眼。

另一边的城门道路前,一辆相似的马车也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同样的纹章,同样的外形,不同之处只在于车顶处装饰着一些花草,那是大量生长在肯黑德的佩妮喜欢的野花。

命运的织线仿若在此时一分为二,加德摩斯如每一个普通人般在这选择之前陷入了犹豫之中。

他敢保证那个车马行老板在死亡的威胁下绝不敢欺骗自己,可在看到另一辆马车上装饰的野花之后,他的内心却仿佛暴动一般的告诉他:

那是佩妮日常出行的马车!佩妮和孩子们就在那辆车上!

身后不远处再次传来了楼房垮塌的声音,那只意味着又一团魔物落在了加德摩斯的不远处,就像是残忍的逼他尽快做出一个选择。

只有一次机会,是自己经常坐的那一辆,还是妻子经常坐的那一辆?

该死!其中一辆肯定是马车夫擅自带出去了!

他恨不得将那个自作主张的马车夫抽筋扒皮,但从楼下传来的哀嚎与魔物进食的细密咀嚼声已经逐渐逼近,刺激着警备队长的每一根神经。

中年人最后还是做出了自己的抉择,选择了与东门相反的方向,也是他在贝思洛德的家所在的方向。

佩妮一定是带着孩子回家去了,以前每次争吵都是这样的。

他坚信着自己对妻子的了解,努力的向前方奔走而去,与自己的命运擦肩而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