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高等工程学

  • 燎原之剑
  • 莫里亚蒂v
  • 2077字
  • 2022-02-22 22:35:08

缪兰女士半信半疑的选择了告退。

从晨会到奴隶再到后续的一些安排,一上午过去她的肩上便担负了繁重的事务,以至于她必须抓紧时间去处理这些事务,而只负责发号施令的夏尔则趁着这段稍微空闲的时间回了一趟自己的卧室。

贵族的麻烦之处就在这里,为了迎接下午的剑术课程,他得先换上一身利索的便服。

借着这个机会,夏尔翻阅了一下前身遗留下的物品,他没有翻到类似于日记的物品,关于工程学的书籍和材料倒是一大堆。

“这些可都是钱啊。”

夏尔郑重的将那堆齿轮和仪器收好放到一边,接着才随手拿起一本纸质发黄,被翻得破破烂烂的书籍看了一眼。

书名是《高等工程学与其应用》,编写人卢克.卡莫里,出版于枭鸣之年,也就是距今十二年前。

内容并不繁琐,简单易懂的书写了许多生活中的原理和常识,还配上了图,夏尔将这些内容与自己脑海中的知识稍作对比,得出的结果是:

这是一本小学生级别的科学著作,大概可以看做是半本物理和半本化学的融合品,还加了少量的数学作为佐料。

工匠大师们或许知道如何利用硝石来制冰,知道如何利用沙子来烧制玻璃,也知道如何利用齿轮来带动多个物体运动,但对于其中的本质和原理并没有一个系统性的认知。

可以明显看出,这个世界对于科学的研究大概还停留于萌芽阶段,工匠大师们探索问题的方法还停留于观察事物的表象,并总结其中的规律。

幸运的是在夏尔的记忆中,这个世界虽然有宗教崇拜,但这个宗教崇拜的并非虚无概念的神明,而是先古传说中的十二圣贤。

这使得科学萌芽的时候不至于受到过多的迫害,甚至工匠大师们所创造的东西往往被某些人传说为炼金术或机关术的造物,这使得工匠大师也逐渐摆脱了“工匠”的尴尬社会地位。

贵族们心心念念想要得到帝国皇室不断推出新兴行业的秘密,甚至派出大量神秘之力的持有者去探寻那些不存在的圣贤传承和遗迹,却不知道这些秘密一直隐藏在他们所看不起的“铁匠”“木匠”和“制药师”手里。

可惜的是其中并没有历史方面的书籍,不能解答这场时代浪潮搅动而起的本源。

“或许是哪位穿越者前辈在出力?”

夏尔笑了笑,将这个胡思乱想抛诸脑后,随后坐在自己的书桌前,找出纸笔开始给自己曾经的导师和同学写信。

即使地处偏僻的帝国东境,他也有信心自己的信件至少能骗,不,请来三到四位工程学入门者,毕竟工程这玩意儿真要沉迷进去了,穷三代都不止。

进行一场实验所需要的材料和设施绝不是一群刚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或是几位只能靠借用学院设施的讲师能支付得起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这个世界想成为一名工匠大师比当一名法爷还要烧钱。

窗外的阴云不知何时已经消弭一空。

正午的阳光透过玻璃在夏尔的书桌上投下一片温和的橘色,谁也没想到今天是冬季中难得的晴朗日子,气温稍微回升便给人一种懒洋洋的错觉。

这样舒适的环境下很难不让人心生倦意,夏尔只是刚写完了两封信,放松的意识便迎来了如潮的困意。

算起来他昨夜算是熬了个通宵,接二连三的处理事务也让精神一直出于紧绷的状态,明明告诫自己先把信写完再说,但夏尔的眼皮还是忍不住打起了架,就好像身处夏日的学校课堂,有谁能抗拒在课上睡一觉的冲动呢?

咚!咚!咚!

一些轻微的撞击声唤醒了夏尔,年轻人一抬头便看见了自己之前不曾注意到的景色:

青翠的远山与森林舒展自己的腰肢,让出了背后那一面镜子般的小湖,几只皮毛发亮的棕野猪哼哼着在湖边饮水,打滚,看上去也甚是温和。

夏尔揉了揉羽毛笔在自己脸上留下的红印,注意到外面似乎有什么人在不断的向着他的窗户扔东西。

他推开玻璃窗,一朵淡红色的小花就砸到了他的脸上,往外探出头一看,一个一身戎装的小女孩也正好向上抬起头,手中攥着的花朵还有好大一束。

小姑娘气鼓鼓的还要往上扔,一抬头就看到了夏尔一脸懵逼的样子以及留在脸上的笔印,当时便无奈的笑出声来,引来不少周围人的旁观。

“笨蛋哥哥,加德摩斯老师来啦!”小姑娘轻笑一声后才放声对着楼上喊道。

夏尔收回了探出去的身子,无奈的耸了耸肩,这才摇了摇手边的铃铛,准备换装,待到他来到城堡后院的空旷处,他的几位妹妹和那位剑术教师已经齐聚于此。

意识到自己已经迟到的事实,夏尔的脚步便自觉快了几分,所幸那位加德摩斯队长对此也不在意。

——剑术课可是按时间计费的。

背负着门板巨剑的中年人淡定的看了看自己的怀表,对着所有人道:

“今天想学些什么呢,大人们?”

法娜已经抢先举起了手:

“老师,帝国军用剑术我已经学会了,您该教我进阶剑术了。”

“当然可以,女士,不过……”

他沉吟片刻,目光在四周打量,似乎是想询问些什么。

有人立刻领会了他的意思,回答道:

“您的酬金不必担心,修佩罗斯家什么时候让您失望了呢?”

回答的人是雪迩法,她也难得的脱下了自己的长裙,穿上了一具精致的小皮甲。

“那我没问题了。”

警备队长面露好奇之色,却没有追问今天为什么少了几个人,主事的也不是他熟悉的那修佩罗斯家族的几个子嗣:

“那么你们就先各自演练一遍军用剑术,让我看看你们是否有所退步。”

他说话的时候连看都没看夏尔,完全就是一幅拿钱办事的态度。

夏尔对此并不在意,他的兴趣完全放在了自己几个妹妹身上,更确切的说是她们手中的长剑上。

哇!是真货!

年轻人心中只有了这么一个想法。

ps:这两天临时出差,更新会晚一些,抱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