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诡异死亡
  • 扎纸店
  • 猫点点
  • 2052字
  • 2022-02-22 15:15:43

“现在播报新闻,失踪近一个月的范姓女子的尸体在北江发现,尸体上有多处伤痕,死状凄惨,目前警方正在全力开展调查中!”

电视机中播放着北江画面,一群人围在江边,警察拉起了警戒线,几名工作人员抬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镜头一转,我看见电视中一个女人诡异的笑脸。

“不是我,不是我,不,不是……”我蜷缩在地板上,精神几近崩溃。

我缓缓的回过头去,看向身后的开放式浴室,那里仅隔着一道帘子,我清晰的看到帘子后边站着一个人,她在那里,还在那里!

午夜的房间内,一人一鬼,十分诡异!

我叫江陵,电视中播放的范姓女子就是我的女朋友范晓春。我只记得她背叛了我,和我的好哥们赵强搞在了一起,被我当场捉了奸。

后来,赵强和范晓春都死了,怎么死的?我不记得了。许是受了重创,我感觉大脑一片混乱,很多事记不清了,很多事颠三倒四,有点像精神病。

“嘿嘿,嘿嘿,嘿嘿嘿!”一声接着一声,笑得我毛骨悚然。我拼命捂着耳朵,却还能听见范晓春不住的阴笑声,她就站在帘子后边,阴森着一张恐怖的鬼脸。

“江陵,你看看我,你不是很爱我么,你看看我啊!”

“不,你走开,不要缠着我,不要缠着我……”我哭求着,此时电视中出现一个画面,盖着白布的尸体忽然直直的坐了起来,抬起手指着我的脸,一字一句的说道:“是你杀了我,是你!”

“不是我!”我大吼一声,转身就要逃跑,身子没站直就被什么东西撞到了,抬头一看,范晓春阴恻恻的站在我面前。

她的身子破了六七个洞,正咕咕的冒着鲜血,她的头发蓬乱,脑袋也破了一个大口子,模样无比凄惨。

“啊……鬼——”我惊恐的大叫出声,拔腿就朝门口奔去。

“哈哈,哈哈,偿命,偿命!”一连串的笑声惊颤了我的心房,我拼命的拍门,门却锁了,怎么也打不开。范晓春步步紧逼,张开鬼爪,朝我抓了过来。

恐怖至极,逃无可逃,我的大脑一片混沌,满眼都是范晓春狰狞的鬼脸。此时,我看见桌上的一把水果刀,想也不想的抓过来护在身前。

“哈哈,你觉得这东西对我有用么?”范晓春笑道。

“你别过来,别过来,我会杀了你的!”

范晓春根本不听我的恐吓,仍旧一步步逼近,我怕极了,举起刀子一阵乱舞,其中一刀正好刺入她的心房。范晓春愣了一下,整张脸渐渐僵硬下来。

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冲入我的大脑,这个画面何其熟悉!我好像想起什么来,范晓春出轨,被我抓奸在床,她跑来求我原谅,争吵气愤中,我举刀杀了她!

趁着夜深人静,我将她装入麻袋,背到北江丢了下去。范晓春咧着一张嘴躺在地上,阴笑着问我,江陵,你已经杀了我一次,难道还想再杀我第二次么?

我颓然的跌坐在地,我特么杀人了,一切都完了……

范晓春咕噜一下,脑袋如皮球一般滚了下来,但她仍旧瞪着眼睛对我笑,整个眼睛瞪的大大的,嘴巴越笑越大,甚至豁开了半张脸。

“江陵,你不是说爱我么,这样的我,你还爱吗?”她狰狞恐怖的问我,脑袋不停的滚来滚去,像足了皮球,而身体却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似乎已经死绝了。

“哈哈,兄弟,这个女人你还要么?好兄弟啊,为了这么个女人,你真下得了手啊!”我听见好友赵强的声音,此时他就坐在电视上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的脑袋耷拉着,脖子上只连着一层皮,看着好像随时要掉下来。

“赵强……”我哆嗦着叫出他的名字,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死党。

“兄弟,为了这个女人,你真下得了手啊,你知道我好疼么,我好疼啊!”赵强痛苦的龇牙咧嘴,想用手托住脑袋,可是下一秒脑袋还是沉甸甸的掉了下来。

身首异处,身首异处!这就是报应啊!我忽然就不怕了,看着此时的赵强,心头一阵痛快,连他妈好兄弟的女人都睡,活该你死无全尸啊!

人到了绝境真就没什么怕的了,连鬼都忌惮三分。我缓缓站起身,看着地上的赵强和范晓春,这对肮脏的贱人,我找出麻袋,开始收拾他们的尸身。

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最好趁着夜色处理掉。我背着沉甸甸的麻袋出了门,乘了电梯,一路向北江走去。夜风很凉,路上没什么行人,嘿嘿,嘿嘿,我边走边笑,像个胜利者。

来到桥头,我费力的将麻袋扛上去,只需一推,轻轻一推,他们就会掉下去。紧接着混入滚滚的江水中,被冲走了,冲远了,再也回不来。

范晓春,我爱了五年的女人啊,她带给我的痛苦无法形容,赵强,我信任了十几年的兄弟,他却觊觎我爱的女人,他们怎么对得起我?

我恨他们,恨他们带给我的痛苦,可是此刻,我眼里却疯狂的流泪,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我恨他们,却也恨自己,恨自己的懦弱无能,若不是如此,范晓春怎么会移情别恋?就在我准备一把结束这场噩梦的时候,有人拍了我肩膀一下。

“同志,你在干什么?”随之而来的,是个干净敞亮的声音问道。

我回头,有个警察一身正气的站在我眼前,他盯着桥上的麻袋,指了指,低声道:“这是什么东西?”

“是……一些……旧书!”我随口说道。

“打开!”他命令。

我脑袋嗡的一声炸开,想要逃跑,可双腿发软却怎么也抬不起来了。我神色慌张,眼神闪烁,就在我将身体里的能量全部抽空的时候,一辆警车开了过来。

“老刘,怎么回事?”车上下来几名警察,对着先前的警察问道。

“没事,例行检查!同志,请把袋子打开。”他再次向我命令道。

我双腿一软,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掩面痛哭起来:“我、我交代,我杀了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