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断碑
  • 凶海藏棺
  • 仔仔猪
  • 2106字
  • 2022-02-16 19:34:13

我叫陈韬,家住在黄家抗,一个位于黄河古道附近的渔村。我们村子很小,加起来也就百户人家,这些人守着黄河,世世代代靠出海打渔为生。

我爷爷是村里少有的非渔民身份,他不打渔,却一辈子守着一个破祠堂。

这祠堂里供奉的是谁,我们不知道,反正不是黄家抗的任何一家的祖宗,祠堂里除了半块黑乎乎,磨的字都看不清的石牌子,再无其他。

我爷爷就整日对着那块是牌子,拜了又拜,虔诚到让人感动。

15年的时候,国内旅游行业欣欣向荣,我正好大学毕业,也没去找工作,就和几个死党筹钱租了一条船,在黄河上开起了船旅。

这条船不大,一般都是被人包了出海,时间最多一周。除了欣赏黄河的风光外,还可以在船上捞海鲜。我的一个死党外号海狗,除了水性了得,还做了一手好菜,是我们这个船旅的顶梁柱。

我们的运气不错,生意刚开起来没多久,就接到了第一单生意。客人是个来当地旅游的商人,一家四口,定的是为其一周的出海游玩时间,钱嘛,自然给的也不少。

接客人的这一天,天气晴朗,云海万里,是个不错的好天气。基友胖子还开玩笑说,这是个好兆头,说明我们的生意能大火,搞不好这次出海,还能有意外收获。

意外倒是挺意外的,我们出海没多久,原本风平浪静的海面上忽然起了一道旋风,海边长大的我们,早就对这种事见怪不怪,当时也没有慌张,胖子驾驶技术好,急忙把船稳住。

这时候海狗在一边大叫:“陈韬,不好,船底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当时乌云密布,大风呼啸,浪头一道接过一道,大有要把船掀翻的形势。客人老于一家哪里见过这种场景,当时就吓得不行,几个人抱在一起,一动不敢动。

海狗炒起潜水服套在身上,对我说道:“陈韬你照顾客人,我下水去看看!”

说完,他一纵身,直接跳进了水里。

就这样,我们三个人分工,胖子负责驾驶,海狗潜到了船底,我则负责照顾客人。此时船身已经相当不稳,摇摇晃晃,根本站不住。

于太太紧紧抱着三岁的小女孩,老于则抱着五岁的小女儿,这时候,小女儿忽然死死盯着海面,用手一指,说道:“平头叔叔被夹住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因为海狗是个小平头,这孩子一直管他叫平头叔叔。

被夹住了?被什么夹住了?

我一看时间,海狗下水已经有段时间了,却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开始着急。和胖子用对讲机沟通了一下,他说只要绕出这片旋涡就好了,他正在努力。

这时候风已经小了很多,船身没有那么晃了,我担心海狗,就让老于一家待在屋里别出去,我则套了潜水衣,跳进了水里。

都在海边长大,我水性也不错,很快我就游到了船底。我看见海狗正在船底张牙舞爪,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我奋力的游过去,将他一抓,他好像大梦初醒,猛地回过来来。

我打手势问他:干什么呢,找到问题了没有?

海狗先是对我摇了摇头,后又点了点头,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跟着他在船底游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问题,这时候海狗就朝我打手势,上去。

我俩游到了船上,这时候胖子已经冲出了旋涡,船身也平稳下来,我们逃过一劫。海狗累惨了,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这让我觉得不太对劲,海狗水性极好,就算潜入的更深一点也没问题,可这才多远,就累成这样?

这时候海狗从身上掏出一件东西,哐当一声丢在了地上。

我一看,这东西极其眼熟,这太像爷爷供奉的那半块石碑了!而且按照断口来看,似乎正好跟祠堂里的凑成一块,由于这半块在海水里泡着,没有风化,上面的字还很清楚。

只见那半块石碑上有两个猩红的大字:之墓!

“艹,墓碑?”胖子惊呼的明白过来。

海狗说,他在船的下面发现了这个,当时这东西就紧紧贴在船底,他过去用手一捅,这东西就下来了,就好像吸在船底的一只大贝壳。

海狗也知道这玩意是石头啊,能漂浮在水面,吸在船底,这本身就不科学。好奇心之下,海狗打算把这玩意带回来,慢慢研究。

可就在他准备返回船上的时候,忽然觉得全身都动弹不得,当时脑子都是懵的,等他反应过来,再次能动的时候,就看见自己也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反正周围好多胳膊粗细的海藻,像是女人的头发,就那么缠着他,不让他走。

海狗哪里见过这场景,当时就吓住了,凭着水性,他开始奋力游起来,打算冲出这片诡异的海域。

直到我后来拍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是在船底,哪里有什么女人头发状的海草啊!

我心中唏嘘,难怪我当时看见他的时候,他张牙舞爪的不知道在干什么,原来入了迷?

我们常年生活在海边,祖祖辈辈,海里的怪事见多了,我们管这种状态叫入迷,就好像你们常说的,鬼迷心窍,差不多。

但这海中的东西,到底是不是鬼,千百年来也没人说的清楚。

胖子听完后吸了口烟,看了看天色,说道:“看来这次出海不妙啊!刚出来就遇见旋风,然后又是鬼拉船,搞不好这一趟咱哥几个都得扔里边。”

海狗为人谨慎,说,要不别继续前进了,还是返航吧?

我摇了摇头,返航不太可能,我们是收了人家一万块钱的,按照约定,如果我们毁约,要十倍赔偿,十万,谁拿得出来?

一听这话,胖子跟海狗都傻眼了,我们租这条船是东拼西凑的,现如今一毛钱没赚,要倒赔十万,谁也不想这样。

既然如此,我们打算隐瞒下这件事,不告诉老于,免得吓坏他们。我和胖子海狗从小在海边长大,水性好的很,而且,怪事也见的不少,多少也知道怎么处理。

就这样,我们打算继续航行,可是,就在当天晚上,我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也正是这个电话,把事情再次推向了无法控制的深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