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幸运”面试

“倒霉倒霉倒霉...”,齐沉不自觉捏紧手里那装有简历的透明文件夹,眼睛死死盯着斜上方那一直显示为上行状态的电梯运行符号。

从十七楼到十八楼,这电梯已经走了十分钟了。

因一次见义勇为意外来到这个被迷雾笼罩的世界,好不容易挣扎了一个星期找到一个面试的机会,谁曾想现在被困在了这部电梯里。

他真的就只是想要面个试啊,否则之后该要怎么继续生存下去?

“为什么物业的人还不来??”,电梯里响起其他人不满甚至隐隐夹杂着点点恐惧的抱怨。

除了齐沉,电梯里还有两男两女和他一样幸运,说话的是一个看上去瘦瘦弱弱的眼镜男,类似的抱怨他之前已经说过多次。

“真是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铁定要被扣工资,那铁公鸡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整老子!”,另一个身材壮硕的汉子脸上带着明显的怒意,用力又一次按下电梯中的紧急呼叫按钮。

嘟...嘟...

铃声在狭窄的空间里回荡,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渴望呼救麦克风里能响起一道打破寂静并带来希望的声音。

然而,呼救的结果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人回应他们。

“不会...不会是诡异吧?”,颤抖的女声响起,自电梯故障发生就一直抱在一起缩在电梯左下角的两个女生已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而她们俩的话刚说完,呼救铃声戛然而止,整部电梯陷入死一样的寂静。

齐沉隐约都能听见砰砰的沉闷心跳声,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脸也有些微微发烫发胀。

诡异...来到这个世界后他也听说过几次这种难以形容的存在了,似乎和一种在他的世界被称为恶灵的东西近似。

但他对诡异的了解也只局限于三号城街头上的些许传闻,如果不是这一周他几乎都是在大街上度过,可能还没有机会了解这些。

哒哒哒!

忽地,狭窄的电梯里响起一连串清脆的响声,就像是某人穿着高跟鞋用鞋跟在跺脚一样。

“别跺了!”,壮汉转身怒目直视两个女孩,“还嫌不够心烦吗?!”

一通怒吼,电梯里的清脆响声唰的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壮汉冷哼一声,转过头继续盯着那仍旧保持着上行运动的屏幕符号。

但自始至终都站在电梯右下方角落的齐沉则是心里一沉,在他的余光里面那俩女孩穿的都是运动鞋!

那声音,根本就不是从她们身上发出来的。

“变了变了!”,眼镜男忽然大喊起来,伸手指向电梯楼层显示屏,只见上面的楼层已经从保持了十多分钟的十七层变为了十八层!

哐当!

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老式电梯猛地震颤一下,惊的电梯里惊叫四起,随后是彻底的静止。

“为什么还是开不了门?”,壮汉的脸有些狰狞起来,狠狠一拳锤在身前的大门上哐当作响,一发狠竟然用双手扣住电梯门缝试图把大门给拉开。

“兄弟,别试了...你怎么可能把电梯门给掰开...”,眼镜男无力吐槽,随意往身边一瞥猝然大叫:

“这俩人没穿高跟鞋!”

一嗓子吼醒了电梯里的所有人,除了一早就发现了这一点的齐沉之外,剩下四个人大眼瞪小眼,一股寒意袭上众人脊背。

“不会,不会真是诡异吧...”,女孩之中发型齐刘海的那个带着哭腔。

哒哒哒!

高跟鞋踏地声突兀的再次响起,几张脸一下唰的变白了几分。

“之前,不是说这栋楼出了个连环杀手吗?”,另一个马尾女孩颤抖着声音道,“听说...那个杀人凶手只对穿高跟鞋的女生感兴趣。

“不会是被他杀掉的那些被害者变成诡异了吧......”

除了专程前往这里面试的齐沉之外,电梯里的其他人基本上都是常常到这栋楼工作的人,对马尾女孩指出的传闻都有所耳闻。

这件连环杀人案也是这一个片区近来异常火爆的新闻,街头巷尾不时就能听见一些闲人对其的评论。

就算是在迷雾降临之后,也少有这样稀奇的案件。

实际上,电梯里的壮汉在某种程度上还能算得上是一个案件亲历者。

他,曾发现了大楼里某一个受害者的遗体。

“别乱说话!我们这片区在三号城是事故率最低的地方,不可能有诡异!”,壮汉厉声喝道,但在旁人眼里总有点色厉内荏的意味,而说完一通话的壮汉则是继续进行着先前的尝试,打算靠自己的双手去硬生生掰开电梯大门。

“嘘!”,沉默许久的齐沉竟突然从角落里走出,一把将手搭在壮汉肩上,嘴里发出噤声的提醒。

眉头一皱转身打算骂几句齐沉的壮汉刚刚张嘴,没想到眼前的年轻人居然又伸出一只手直接盖在了他的嘴上。

“门外有动静。”,压低声调,齐沉低沉的声音让电梯里的本就心慌的其余人不自觉的紧张起来,但又没有一个人敢在这个时候开口质疑。

唯一有可能的壮汉此时也被齐沉给捂住了嘴。

“呜...呜...”,在寂静中等待了十来秒,没有察觉到半点异样的壮汉显然有些生气,在半空僵着的手动了起来伸向齐沉。

踏!

一声自电梯外响起的脆响则让壮汉又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踏!

更为清晰的声音从门外响起,脸贴在电梯门上的壮汉透过门缝睁大了眼朝外望去。

外面的灯光似乎相当昏暗,门缝所能提供的视野也非常狭小,壮汉压根就看不见什么东西,但耳边传来的越来越响的声音则在告诉众人的确有个东西在向着他们不断靠近。

“叮咚!”

电梯突然发出达到楼层的提示音,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下,电梯门轰然打开!

齐沉松开捂在壮汉嘴上的手,收回身边紧紧攥成拳,映入眼帘的则是一条几乎没有灯光的漆黑过道。

只能借助电梯内的光亮看清门外的少许场景,一盆不知道谁摆放的已经枯萎的盆栽,墙上还有几个熄灭了大半灯管的霓虹广告牌,微弱的彩色灯光在广告牌上闪动着,依稀能让人看见广告牌上面某种商品的代言人。

只是,齐沉总感觉广告上的人似乎在盯着他们看。

“哒哒!”

清脆声音乍现,电梯里的照明灯骤然熄灭!

齐沉耳畔顿时响起两个女孩和眼镜男的尖叫,但转瞬电梯里又恢复了光明。

可他的脸色一点都不好看,视线缓缓向下移动。

一双像被涂满了鲜血的艳丽高跟鞋就那么静静的出现在电梯门外。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