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给你一个大逼兜

【他看着你。】

【但你并没有看着它,而是看着地面上那具被肢解的尸体。】

【看着那粗糙的手法,你忍不住笑出了声。】

【病人似乎感觉到了羞辱,手抵在拉锯的位置,猛地一扯,电锯再一次运转,狂啸着冲来。】

【片刻后。】

【你拎着一把电锯从房间中走出,身后跟着一个鼻青脸肿唯唯诺诺的大汉,手里还拿着小丑的消防斧。】

【从房间走出,你从二楼打算前往一楼离开这栋心理科,在进入到楼梯口下拐角时,那幽怨的哭泣声变得越来越清晰了。】

【一个穿着鲜艳红色衣服的女人出现在了你的视线当中。】

【异常瘦小的身躯缩在角落,捂着脸哭泣。】

【你感受到了一股悲伤的情绪,令人怜爱。】

【你默默蹲下身子,却发现对方的手腕上有非常多的伤疤和紫青的勒痕。】

【你似乎猜出了她为什么哭泣,利用情绪交流天赋于其沟通。】

【一番情绪传递后,对方开口小声与你交谈,正如你所猜测的一般,她是因为受到了家暴而哭泣。】

【你回头看了看身材高大的电锯杀人魔。】

【对方连忙摆了摆头,表示自己跟这女人并不认识。】

【通过交谈,你了解到,对方的丈夫因为狂躁症过于强烈从心理科转去了住院部接受药物治疗。】

【你尝试使用药物对她进行治疗,只是在服用完药物片刻后对方又开始了哭泣,你似乎明白该用何种方式解决掉这位患者的心理疾病。】

【在对方提及住院部三字时,你感受到了电锯杀人魔传来了一道恐惧的情绪,他看了看哭泣的女子,似乎想要告诉你什么,但最终却没有开口。】

【一番交流后,电锯杀人魔拎着消防斧走到了你的身前,开始带着你走向住院部。】

【你们二人离开心理科后,女人飘荡在楼道口的哭泣却变成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低笑。】

【走出心理科,你凝视着这片废气的医院,看着周围各种生锈的器械和破败的大楼。】

【除去各种科室外,这片废气的医院中,也有着许多其他的地方,生物解刨室,药物研究机构,食堂...你甚至还隐约闻到了食堂内传出的香气。】

【只不过,你只是目光稍微停留,并没有过多驻足观望,在电锯杀人魔的带领下,你看到了写有住院部三字的废楼。】

【一股很浓厚的药和血腥味从里面传了出来。】

【你进入到了住院部中,四周无人,按照女人给出的信息,你来到了第二层楼上,这里有很多的病号房,但你不知道对方丈夫具体的床位。】

【你开启窥视者之眼,但发现这层楼被各种杂乱的气息填充着,很难分辨,你跟杀人魔分散开,开始一间房一间房的搜寻。】

【你推开了001号病房,里面空荡一片。】

【你推开了002号病房,里面空荡一片。】

【你推开了003号病房...】

【你听见了身后传来一声大喊。】

【回过头,杀人魔此时已将005号房间门给推开,而在那房间当中,站着一个人。】

【他的皮肤非常的坚硬,看上去好似一件甲胄,头颅上顶着一个一个铁质的巨大三角铁壳,手上拎着一只满是倒刺的铁锤,袖口上还有四个字——医院护工。】

【它凝视着你们,开始轮动手中的铁锤。】

【电锯杀人魔不断后退,你不断的前进,身后的肉芽交织成触手刺入到护工的身体中,它的身子倒在地上抽搐了几秒,接着又站了起来法,仿佛杀不死一般。】

【你将人皮剪拿出,先将对方坚硬的皮肤剪下来,接着,再用电锯进行分割。】

【电锯杀人魔看着这熟练的肢解手法只感觉到内心有些发寒。】

【一段时间后,护工成功被你解决,你将满是鲜血的电锯重新扔到了目睹这残暴全过程的杀人魔手中。】

【你继续打开这二层楼的病号房,直到009号房间门被推开时,你在病床上看见了一位奄奄一息的病人。】

【他的身上散发着恐惧跟不甘的情绪,身边还摆着一份泛黄的病例报告,你将报告打开,发现,对方之所以躺在这个地方,是因为遭受到了袭击,身上有多种危急生命的伤口。】

【你对他进行了一番治疗,配合特效药加手术,使得伤口快速复原。】

【你跟他进行了一番交谈,最后,得到了一个讯息...】

【袭击他的是,是一个患有严重躁郁症的女子,喜欢穿红衣服。】

【了解到信息,你从009号房间走出,关上门,离开了住院部,打算回到心理科,但在行走的途中,在大厅看见了另外一名医生。】

【也是穿着一身白大褂,褂上有一只狰狞的人脸,这是惊悚医院的图标,对方,应该就是代表惊悚医院参加本次交谈会的医生之一。】

【对方看了眼你身后拎着消防斧的病人,神色有些微妙,只是跟你微微对视片刻后便继续往前走。】

【你继续往前走着,片刻功夫,便来到了心理科的楼下。】

【女人幽怨的哭声仍然在继续,你默默来到了二楼,二话不说,托起她的脸便猛地甩了一个大逼兜。】

【哭声戛然而止,女人捂着自己的发红的脸一脸懵逼地看着你。】

【片刻后,委屈和愤怒种种情绪涌上心头,女人有点架不住,原本委屈的神色在一瞬间变得愤怒扭曲了起来,修长的手指刺过来似乎想要置你于死地。】

【然后左边脸颊上又挨了一个大逼兜子。】

【在一旁默默看戏的电锯杀人魔忍不住笑出了声。】

【在一番软硬兼施的教育过后。】

【原本还桀骜不驯的女人渐渐的屈服了。】

【最后低垂着头,捂着两边发红的脸颊默默的站着。】

【三位科室中的病人已成功被你神乎其神的医术所折服,距离第一天医术交流会结束还剩下几个小时的时间,你将目光放在了一些其他的区域楼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