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狡猾的贪财鬼

船上的人看着那颗落在身边的头颅。

而恐怖航船船长的脑袋也在凝视着他们。

眼中透露着惊骇跟解脱。

随后,风一吹,这颗头颅迅速腐烂,变成了一捧白色的颗粒,在狂风骤雨的侵袭中逐渐消失不见,飘入到了这片广阔的大海中。

活人跟死人的视线相交互。

鸡皮疙瘩逐渐从几人的身上蔓延出来。

船长的头...

怎么会飘过来的?

屠夫眯着眼回想了一下对方的脖颈。

嗯。

切口非常的光滑,像是被某种利器一刀砍了起来,如果没猜错的话...

应该是被消防斧给砍下来的。

换而言之。

那伪装成医生的邪神真的觉得不过瘾,跳到了那艘恐怖航船上,而且还他妈一斧子将船长的头颅给枭首了。

正思考着。

又是一声轰隆的巨响传来。

抬起头朝着周边一看。

只见。

原本被视为死神镰刀般存在的恐怖航船,不知被什么东西所毁坏了,那一片片的残骸,伴随着涌来的波浪从船只的两边飘来,若是仔细观察的话,还能看见某些怪物的断肢。

得。

这家伙不仅跑过去将船长一斧子砍死。

还顺便将船给砸了个稀巴烂。

船员们已经彻底麻木。

沉默片刻后,手上的武器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扫帚拖把之类的东西,开始清理甲板上那些腥臭的血液,和四处散落着的怪物器官。

....

....

禁忌海域海面上。

李言骑在海底怪物的身上,视线在这片残骸中不断的巡视,最后,看见了那只藤椅,将其收进到了仓库当中。

继而,在好朋友的拖载之下,他回到了原来的那艘船只上。

此时。

原本暗沉的天空已经逐渐变得明亮了起来。

一声鲸鸣猛地从海底传了出来。

这声音,仿佛来自远古时代一声空灵的呼唤一般,即使已经捂住了耳朵,但那声音却依然能够对精神产生难以想象的刺痛,花费了好一段时间,李言才从耳鸣状态中恢复。

低头看了看。

海底怪物仍然保持着浮在海面上的姿态,通过情绪感知,能够体会到它的身体内正涌动着一股浓郁的恐惧情绪。

它没有再登船了。

沉默片刻后,李言呼出一口气,挥挥手,算作告别。

不知道这个副本结束后...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

简单告别后。

海底怪物的身影彻底隐没在了海面,显然是潜入到了水底,而这也同样意味着。

本次航线即将抵达终点。

回过头,李言从船尾回到了甲板,猪脸屠夫等人,简单将船上那些会发出恶臭的血污给清理掉之后,回到了舱室当中。

当它们看到那穿着染血大褂带着鸟嘴面罩的身影从甲板走进来后。

好几道视线都不约而同地放在了他的身上。

李言往前走一步...

眼珠子便往左滚动一下。

往后走一步...

眼珠子便往右滚动一下。

这诡异的一幕让人他感觉到有些无语,叹息一声过后,他忍不住开口询问:“你们在看什么?”

屠夫的目光往后撇了撇:“你的那位...好友呢?”

李言开口道:“回去了。”

回答完这个问题。

他将视线放在一旁死死凝视着自己后背的云安身上:“你又在看什么?”

面对询问。

施云安愣了一下,开口道:“你的那个..咳..就那个哪去了?”

“那个?”

看着对方脸颊上莫名浮现出来的羞红,李言一脸黑线,心意操控之下,肉芽开始弥漫:“你指的是这玩意?”

“对!”

施云安顿时两眼放光,声音都有了些许的提高,手指触碰在那不断生长着的肉芽上,轻轻一颤:“能让我玩玩吗。”

李言:...

玩?

怎么玩?

现在长相姣好的小姑娘一个个都玩得这么变态了吗?

无奈叹息一声过后,李言将肉芽收回,正打算回到舱室,却发现,总感觉有些莫名的不对劲跟空虚。

左右环顾一番。

李言忽然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样想了。

嘶...

贪财鬼那家伙跑哪去了?

在展现了自己从海底找到的亡灵金币过后。

贪财鬼那家伙也不知道从哪打来的鸡血,从早到晚,始终黏在自己身边不过几米的距离,有时候他在床上刚刚睁开双眼,便能看到贪财鬼躺在身边嘴里还发出仿佛痴笑一般——嘤~

现在一时间没出现这种声音,反倒还变得不太适应了。

从舱室来到甲板,窥视者之眼打开,沿着那灵体特有的气息,一路寻找,在花费了好一番功夫过后。

李言终于看到了贪财鬼。

此时。

她的身子正蜷缩在一个小的木箱子当中,双手捂着眼,因为过于害怕,头上的元宝帽都歪斜了也不知道扶一下,但即使这种状态,嘴里还不忘嗫嚅似的发出嘤嘤嘤的叫声。

利用情绪交流,朝着对方传递一个安心的情绪过去。

但贪财鬼却依然保持着这种瑟瑟发抖的状态,无论怎么弄,身形依旧坚定不移的缩在这木箱里,仿佛这是全天下最安全的地方。

沉思片刻过后。

李言手里出现了一枚亡灵金币。

原本暗沉的颜色和锈迹在经过擦拭后已经消失不见,在光芒折射下闪烁着璨璨金光。

顿时。

颤抖的身子止住了。

原本还在嘤嘤嘤的贪财鬼,下一秒猛然以一个极为凶狠的姿势,猛地抬起写满了“贪婪”二字的脸颊,伸出手打算攥住那枚金币!

但就在这个时候。

李言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一样,往后退了一步。

贪财鬼一个踉跄栽到了地上,头顶的元宝帽彻底掉了下来,遮盖住写满了不甘的脸颊。

嘿...

这小丫头还学精了,知道骗人了...

望着对方从“弱小可怜”转变为因为计划失败而“恼羞成怒”气鼓鼓的模样。

李言忍不住笑了笑,将金币收了回去。

只可惜,这一套在他小时候已经被用烂了,不太管用。

想要拿金币...

还是老老实实帮我摸尸吧,没准哪天弄出个适用的道具,这金币自然就到你手上了。

闻言。

贪财鬼扶了扶自己头顶的金元宝帽,抬起头,正打算再继续纠缠一番时,脸颊上的不服气在瞬间转变为了骇然和惊恐。

她看到了一头鲸鱼。

一头体型遮天蔽日,浑身被藤壶所覆盖着的海底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