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船长的头颅

“你们又在等什么?“

当看到这位身后弥漫着触手的怪物用同样疑惑语气面朝着自己的时候。

船员们的身子陡然震了一下,面面相觑,皆从对方的瞳孔当中看出了几分疑虑和恐惧。

仿佛在说...

这他妈是什么怪物?

先前所带来的视觉效果就已经足够震撼了,但当那交织扭曲的触手猛地一下贯穿掉腐烂巨人的身体时,它们的身后还是不可避免的弥漫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们在等着干什么?

等着给大佬喊666....

相互对视着沉默片刻后。

屠夫忽然开口说道:“你们先忙,我去厨房帮你弄些吃的。”

说着,它提着手中的屠刀二话不说就进入到了舱室中,对着那些已经糜烂的肉馅便是一顿猛剁。

水手见状,咳嗽了两声:“我忽然想起来好像还有两瓶珍藏的美酒没有拿出来,我去找找。”

说着,他也溜近了舱室当中。

又一次被二人抛弃的吟游诗人:???

以绝望的目光目送那两个狗东西走之后,他沉默了片刻,不等李言开口,默默的回到了房间当中。

甲板上的现在已经全部清空。

自己也不需要被限制着发挥了。

一个腐烂巨人死了。

还有几十上百类似的怪物从那艘恐怖航船上不断的涌来。

这些诡异生物相貌极其可恐,脸色发白,身上满是创伤,散发着一股腐朽的气息,每一个,应该都是极为棘手的对手才对。

但。

不知为何。

在看到那在空中肆意狂乱舞蹈着的触手之下。

这些诡异生物的身影在一瞬间就变得单薄了起来。

甚至还带着那么点弱小可怜跟无助。

这些生物从那艘恐怖航船上不断涌过来,几秒钟过后,却又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虐杀。

被那触手穿成串喂到海底怪物嘴里的。

被一个大逼兜甩飞到海里去的。

被消防斧一刀枭首的。

各种各样恐怖的死法,让躲在后面偷偷摸摸观望的几名船员只感觉到头皮发麻。

这已经不能被称之为战斗了。

而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战斗的过程,可以简略到用一句话来形容。

不能吃的全部丢到海里喂鱼。

能吃的全部弄死丢到船上喂给海底怪物。

这特么就跟吃自助餐一样。

只不过,那海底怪物嘴中发出享受似的嘎吱嘎吱咀嚼声并没有让船员们感觉到食指大动,相反,它们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想再去进食了。

而此时。

一直默默跟随在李言身边嘤嘤嘤的贪财鬼。

在看到如此恐怖惊悚的一幕后。

整只鬼的身子都蜷缩了起来,缩在某一处阴暗的角落当中,瑟瑟发抖,双手捂着脸,却按捺不住好奇心时而透过手指缝隙朝着外边张望。

在看到又一个怪物被吞食了之后,她又立马将眼睛闭上,嘴里嗫嚅道:“嘤嘤嘤...嘤嘤嘤...”

“嗝~”

身旁传来好朋友涨肚的打嗝儿声。

李言用触手将那些形似哥布林的怪物举起来送到好朋友的嘴边,海底怪物指了指自己涨的浑圆的腹部,情绪有些羞涩,表示自己已经吃饱了。

“好的。”

点了点头。

将那一排怪物全部都给甩到汹涌的大海中。

李言目光凝视着面前这片空旷的黑暗,期待着再来些怪物,但很可惜,航船似乎察觉到了不对劲,黑暗中没有再传来任何的动静。

很显然...

它怂了。

幽光在不断的后退。

李言的脚步却没有停止前进。

一直藏匿在暗处的船员们看着周遭海面上漂浮着的怪物尸体,看了看海底怪物那因为吃得太多而显得有些鼓胀的腹部,一时间,都陷入到了长久的沉默当中。

一次看起来极为恐怖的危机又被解除了。

甚至...

那原本被视为这片禁忌海域中架在所有人脖颈上的镰刀,不仅没有继续追击,反而,还怂了。

拿着镰刀的死神本打算带走病人的生命,却不料,伪装成病人的邪神反身将床单掀开,手拿着消防斧,二话不说追着死神便是一顿乱砍。

这种怪异的既视感在这个时候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那一点幽暗光芒的距离,从一开始的拉近,到现在仿佛见了鬼似的开始疯狂拉远。

虽然恐怖航船想走。

但海面汹涌而来的骇浪似乎并不同意这一点,卷起的波涛一波比一波声势浩大,使得两艘船的距离一直保持在一个百米左右的间隔当中。

李言凝视着那脸庞僵硬,被困在藤椅之上的船长,回过头跟好朋友交流了一下眼神,于此同时,身后蓄力已久的触手开始抵在地面上。

“砰!”

蓄力骤然发射。

以触手发力点为中心,甲板上猛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槽,一波一波塌陷着,碎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身子离开船,在空中停滞片刻。

手中的消防斧高高举起,于此同时,仍然保持着蓄力的状态。

而此时。

原本以为战斗都已经结束打算出来清理清理甲板上那些腥臭血液的船员们,刚刚迈出步子,便看到,

那名医生猛地从船上一跃而起,身形隐没在了黑暗当中。

顿时。

刚刚迈出的脚步停滞了下来。

船员们相互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瞳孔当中看出了几分茫然的神色。

“恐怖航船都已经开走了,他这是去干嘛?”

“我觉得他可能是打算到海里清洗一下身子,毕竟弄死了那么多怪物,身上难免会沾染上血迹。”

“呃...”

“我是说,有没有一种可能...”

“这家伙觉得还没过足瘾,跑到那艘航船上接着去砍那些怪物了?”

这话是从吟游诗人的嘴里冒出来的。

虽然听起来极为不真确和悚然。

但其却让所有人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轰隆!”

似乎是为了印证这个猜想。

一道剧烈的响声猛地从船尾约莫百米左右的位置传了过来。

伴随着响声过后。

一颗被消防斧劈下来的人头在空中飘荡了近百米左右的距离,猛地落在了众船员的身边。

如果没看错的话...

这颗头颅...

好像是那艘恐怖航船,船长的脑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