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无奈的海底怪物

挥挥手将面如死灰的吟游诗人给送走过后。

严肃的气氛在这时变得稍微缓和了一些。

唉...

早这么懂事不就完了吗。

将自己身后那由肉芽交织而成的触手缓缓收回,李言看着待在自己身边的海底怪物,传递了一个没事的情绪过去。

海底怪物点了点头,嘴角裂开,虽然它是想用笑容来表达自己的善意,但无论怎么看都能够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惊悚。

这情绪感知的天赋...比李言想象中更加有用,至少,在面对这些不明不白忽然追上来的怪物时,可以了解到是仇人还是朋友。

坐在船尾。

伴随着船只渐渐离近禁忌海域的中心位置,周遭的雾霭变得稀薄了许多,可视范围变得广阔。

时不时用情绪感知技能跟这位好朋友交流交流,欣赏着呼啸而来狂风骤雨,这种感觉颇有几分微妙感。

这可惜。

李言不能够将它带走,这次副本结束后,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遇见。

想着。

气氛忽然间变得莫名伤感了一些,好朋友似乎察觉到了这个情绪,忍不住将那颗腐烂的人头凑过来挨近了一点。

在二人看来。

这一幕显然极为感人。

但在其他船员的眼中。

这就不是感人了,而特么是渗人。

为什么这医生能跟这种怪物产生共情情绪啊喂!

难以让人理解的脑回路。

不对...

从先前他所表现出来的一幕来看,这家伙大脑里装着的是脑子,还是扎根的肉芽都还是未知数。

惹不起惹不起...

从甲板来到船头。

丝丝缕缕漂浮起的雾霭中,已经可以看见那些从海底堆积到水面的礁石,上面还有一些莺莺燕燕的身影。

美人鱼动听的声音从远方飘荡了过来。

明亮,清晰,动人,仿佛是以歌颂的形式给来到此地的旅客祝福,较之吟游诗人那粗犷的嗓音好了不知多少倍,前提是要无视掉这些美人鱼身后那堆砌着的森森白骨。

来到礁石群附近。

已经可以看见那些美人鱼的具体模样了,她们此时用着一种极为纯真的眼神凝视着这艘船,上半身单薄,隐约有种魅惑的意思,还笑着打招呼。

哐当...

一道剧烈的动静从身后传来。

回头一看,海底怪物不知何时也已来到了船头,那巨大的骇人头颅上呲出一张诡异的笑脸,凝视着这些美人鱼。

它也在和她们打招呼。

双方视线相交互。

美人鱼脸颊上的笑容瞬间凝固,眼中的纯真在瞬间转变为了骇然,二话不说,鱼尾往礁石上一拍,“噗通”一声,便回到了海底中。

海底怪物:......

小插曲过后,航行仍然在继续,也许是因为自己这位好友看起来太过于骇人的缘故,这一路上碰到的麻烦事少了许多,偶尔在水面上也出现了一些其他怪物的身影,看样子也是被李言“克苏鲁”之友技能所吸引的好朋友。

只不过。

在看到船尾悬着的那颗巨大头颅后,默默又将身子从水面缩了回去。

李言迎着众船员复杂而又警惕的眼神回到了自己的舱室当中。

掀开窗帘,那只腐烂的巨大人头就挂在外边,脸颊上挂着狰狞可恐的笑容。

令人感到安全感十足。

这一晚上过得相当平静,没有吟游诗人杂耳的哼唱,也没有屠夫等人过来捣乱,安然入睡,直到第二天的一声鲸鸣。

李言才从床上起来。

伸了个懒腰。

起身打开窗户一看,还是那颗熟悉的腐烂人头,只不过,经过了短暂的相处,这颗人头已经变得顺眼了许多。

推开门,从舱室中走出,来到甲板上,将那一条硕大的章鱼足喂给海底怪物后,李言感觉到了高兴的情绪。

雾霭在这个时候已经变得极为稀薄了。

远方,一座小山似的阴暗影子渐渐出现在视线当中,伴随着船只逐渐接近...

便能发现,这有着庞大体型的阴影并不是山,而是一只陷入成眠的巨型畸变章鱼。

不过,跟后续将要遇到的海底鲸相比,这只畸变章鱼的体型还是逊色了不少。

似乎是察觉到了某个有着特殊气息的家伙过来。

在沉寂了片刻过后。

原本还陷入到沉睡当中的巨型畸变章鱼在这个时候猛地睁开了漆黑漆黑的眼珠子。

身子一阵哆嗦,体表外附着的那一层硬壳随之脱落,沉在海底的触手在这个时候猛地扬起,掀起一波巨大的浪潮,在即将拍过来的时候。

李言连忙传递过去恐惧的情绪。

察觉到这情绪过后。

章鱼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这一触手甩下去,对方很可能会落个船毁人亡的下场,最后,悬着的触手挠了挠脑壳,显然是犯了难,最后,注视着那一艘航船又一次隐没在雾霭当中。

从畸变章鱼身旁路过后。

接下来需要注意的危险就只剩下了一个。

恐怖航船。

...

...

船只在稀薄的雾霭中航行着。

夜色又一次降临,使得周围的可视度骤然变得极低起来。

白天的大海,跟夜晚的大海,完完全全是两个不同的存在。

周遭漆黑一片,视线受到遮蔽,就连前方到底是平静的海面还是一波掀起的骇浪都不知。

诡异和不安的气氛仿佛将整艘船都填满了。

施云安,自昨天看到那诡谲的一幕后,便一直待在舱室当中,表情有些凝重。

这一场的旅程。

有些太顺遂了。

顺遂到她有些怀疑先前进入副本时那“九死一生”的警告是不是有哪里搞错了。

从上船到现在。

经常会出现一些意外的动静,但是,却没有带来任何的伤害。

第一天吟游诗人的提醒,很显然夜晚是要发生些什么的,她严阵以待,将自己全副武装,甚至还布置下了一些陷阱,但...

听到的却是吟游诗人的惨叫。

接着什么动静都没有了。

甚至,第二天她早上从舱室内出去的时候,还看到了另外一名玩家抢了船员的食物拿去喂鱼,更加诡异的是...那几个骇人的船员竟然没有任何的表示。

这就非常耐人寻味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