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小老弟来看看我不行?

给远道而来看望自己的好朋友们投喂完食物之后。

李言又回到了舱室当中。

此时。

一直待在房间的章鱼船长走了出来,手上捧着一本泛黄的古老书籍。

乌黑乌黑的眼珠子看了看空荡荡的餐桌。

它有些疑惑的用触手挠了挠自己光秃秃的脑袋,接着,看到了捧着一只空了的碗回来的李言。

沉默片刻后。

章鱼船长还是决定先放弃吃饭这等小事,递过来了一份航行图。

粗略扫过几眼后,李言还了回去,将那只空的碗放进厨房,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

航行仍然在继续。

海面上升起的雾霭变得越发浓厚了起来,遮挡住视线,根本看不清前方到底有着什么东西,只知道每一次船只伴随着波澜起伏过后,便会有一阵巨浪拍过来。

“哐当!”

又一道巨大的声响传递过来了。

船员们坐在餐桌上,以为这又是一阵看起来骇人的波浪拍过来,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但李言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他将舱室内的窗帘给拉开了。

一颗巨大的腐烂人头此时正扭过来看着自己。

身上透露着一股腐朽和腥臭的气息,腐烂的头颅仿佛是以嫁接方式挂在那蜘蛛身子一般,八只漆黑的脚依次排开,勾在船甲板旁的凹槽中往下压,使得身子平稳的落在上边。

嘿...老伙计。

李言没有感觉到恐惧等情绪,相反,还十分的温暖。

没事就驮着自己在海面上,看着有其他诡异生物的时候,二话不说直接干。

试问。

谁能拒绝一个这样的禁忌海域海底的怪物好友呢?

对于这位好朋友的到来。

李言自然是极为欣喜。

但是。

这艘航船上其他的船员可不一定了。

原本已经好好休息过一番的吟游诗人正打算继续跑到甲板上好好哼唱一番。

刚刚走出舱室。

便看到一个长着八只蜘蛛脚,顶着一颗腐烂人头的海底怪物不知何时已经爬上了船。

那仿佛在深海里浸泡了足足几百年的腐烂发肿脸颊以一种极为僵硬的姿势扭了过来,发白的肌肉裂开,做出了一个极为惊悚的笑容。

吟游诗人的整个身子都抖了一下。

下一秒。

正在考虑弄什么东西吃好的船员便又听到了一道声嘶力竭的叫喊。

“有海底生物袭击!!”

听清楚这句话了之后。

二人的表情在瞬间就变得严肃凝重了许多。

猪脸屠夫二话不说,立马将自己手中的屠刀拿了起来,而水手也以最快速度穿上藤甲拿起狼牙棒走出。

在这篇禁忌海域上。

什么风暴,雾霭,这些都只是众多危险当中最渺小微弱的一个,根本就不起眼。

这趟旅程的真正恐怖之处在于。

那些潜伏生活在海底几百上千年的怪物。

这些生物。

才是航线上最大的阻碍所在,随便窜出来一个,都有可能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所以,当听到吟游诗人这么一声叫喊之后。

二人当即就拿着武器冲了出去。

于此同时。

待在舱室当中的施云安也听到了这声极为响亮的叫喊。

海底生物?

光是听着便能够感觉到一股浓浓BOOS的气息。

经过了一天的航行过后,这条航线上的危险终于展现出来了啊...

施云安深呼一口气,身法敏捷迅速从驾驶舱中走出,兜里锤子揣好,弓拿在手上,极为专业的将半只眼睛探出去观察情况。

当看到那怪物的时候。

她的视线骤然收缩了一下。

这玩意确实当得上怪物两个字的称号。

怎么会有这么掉san的东西?

而正当施云安准备琢磨着机会看看能不能起到些帮助作用的时候。

更加令人掉san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

挨着那怪物旁边的舱室当中,一根细长的肉芽缓缓蔓延了出来。

这根肉芽生长着。

粘腻的表面上不停的延伸出越来越多的肉芽,在空中扭曲,然后交织在一起,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看得人头皮发麻。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

那舱室内居住着的,好像是那另外一名玩家吧...

....

....

现在的气氛变得极为凝重。

以船员为一派的屠夫等人。

此时正手拿着武器表情极为严肃地凝视着那只窜上船的海底怪物。

当然,当那些不可名状的肉芽弥漫出来的时候,他们的目光又骤然聚集在了那名带着鸟嘴面罩的医生身上。

这家伙怎么看起来特么比海底怪物还要诡异一些?

目光互相对视了几秒钟。

李言先是给海底怪物传递了一个不要冲动的情绪过去,接着,语气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们这是什么情况?”

“我们什么情况?!”

遭受到一记“先声夺人”过后。

屠夫等人呆愣了片刻,目光看了看那肉芽跟海底怪物:“你这是什么情况?”

李言身后由肉芽交织而成的触手仿佛爱抚一般摸了摸海底怪物那只剩下白骨的颅顶:“我小老弟来看看我,有什么问题吗?”

屠夫:...

水手:...

吟游诗人:...

躲在一旁默默窥探的施云安:...

小老弟?

你管这玩意叫小老弟?

在好一番观察那海底怪物骇人的身姿和面庞过后。

船员们此时忍不住嘴角一抽。

是他们不对劲?

还是这医生不对劲?

这种看起来就知道是boos一般的生物,你管它叫小老弟?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

当它们看到这名医生身后弥漫交织出来那些不可名状的触手之后。

忽然觉得这个叫法有了那么可信度。

比起眼前可见的海底怪物来说。

这个搞得跟医生似的邪神似乎才是目前它们所遇见过的最大危机才对。

见情况因为某些原因而稍微变得缓和了一点后。

李言接着开口道:“不用这么紧张,它不会对这艘船造成什么伤害,只是单纯想找我玩玩而已,没什么事就散了,不要耽误我们两个叙旧。”

屠夫:...

水手:...

吟游诗人:...

躲在一旁默默窥探的施云安:...

好一番眼神交流沟通过后。

几人意识到,如果硬要来一战的,似乎还真不一定干得过...

沉默片刻过后。

屠夫忽然开口道:“叙旧没菜怎么能行,我先去剁馅给这位朋友弄点东西吃。”

说着,它拎着屠刀便回到了厨房。

水手点头表示赞同:“叙旧没酒怎么能行,那我去弄几瓶珍藏的美酒。”

说着,它的身影也消失在了甲板上。

不知为何忽然变得孤单一人的吟游诗人:...

“要不...我给你们哼两曲来庆祝下这次不易的久别重逢?”

他露出了一个笑容,笑的僵硬而又勉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