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他确实很擅长砍头

回到船舱当中。

将门关上。

李言缓缓伸了个懒腰,体内骨骼噼里啪啦作响。

房间不大,只有一张床和一张小桌子,旁边的窗帘可以打开随时查看到外边的动静,整体还算不错,比较适合休息,当然,这一切的前提、

都是要无视掉窗外吟游诗人的歌声。

这家伙看起来约莫三十来岁的年纪,脏兮兮的,留着山羊胡子,带着一顶圆帽。

他的歌声,正如长相一般,极为粗犷,若不是能勉强听得懂一些韵律,不然李言会认为这是个故意来恶心人的怪胎。

“嘿!”

“新来的?”

见他将窗帘打开向外张望,吟游诗人将目光打量了过来。

李言点了点头。

吟游诗人忽然神秘兮兮道:“给你提个醒,夜晚,无论是听到了什么动静,也不要将窗帘打开,无论是谁在敲门,也不要再去理会。”

李言又点了点头,沉默片刻后,开口道:“晚上最好不要待在外边,不然会看见脏东西的。”

听见这句话。

吟游诗人笑了笑:“脏东西?”

“对。”

“脏东西。”

李言也低沉的笑了笑,而后,将窗帘合上了。

船只颠簸着航行着,他躺在船上,眯着眼休息。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猪脸屠夫剁肉馅的咔咔作响的声音截然而止。

吟游诗人的哼唱也停滞住了。

夜幕降临。

船只在激流的作用下摇晃的更加剧烈了。

粗重的脚步声从门口浮现。

李言睁开双眼,缓缓从床上爬起来,手上不知何时拎起了一柄凝固着厚厚血痂的消防斧。

脚步声在门前停下了。

李言比对了一下位置,下一秒,论起手中的消防斧,没有任何犹豫,猛地往前一砍!

“蹭!”

锋利的斧头没有任何预兆的突然从门内砍过来。

木屑猛然炸裂开,那带有浓厚血腥味的斧刃,此时正停留在自己脖颈不过几厘米的距离。

手拿屠刀的猪脸屠夫,身形在这个时候猛地停滞住,它甚至能感受到那柄斧刃上传过来的寒意。

这么浓厚的血腥味。

得杀多少人才能够存留的这么浓厚?

它的脑海中随之又浮现出了对方先前说的那句话。

“一个兜里随时装载着瘟疫药剂,擅长砍头和剥皮的医生。”

目光撇了撇横在自己脖颈旁的斧刃。

再偏移过来这么几厘米的距离。

它的头可能就被砍下来了。

对方说的是真的。

他确实很擅长砍头。

在看到斧头始终保持着悬空的姿势没有动弹后。

猪脸屠夫的心脏开始砰砰直跳起来,脚步往后缓缓一移,脱离了危险区域,猛地松了一口气,于此同时,斧刃收了回去。

它凝视这扇门的眼神也复杂了许多。

水手手里拎着狼牙棒从饭桌上不紧不慢的赶了过来,在看到猪脸屠夫久久没有动弹后,笑着问了一句:“怎么,点子扎手?”

他话音未落。

下一刻。

甲板上便传来吟游诗人杀猪般的惨叫声。

....

....

这一夜过得相当太平。

至少,李言是睡得格外香甜,直到那一声刺耳的鲸鸣,才将他从睡眠中喊醒来。

起来的第一件事。

他将窗帘拉开,看了看脸色惨白的吟游诗人,打了个招呼:“怎么昨晚没听见你哼歌了?”

吟游诗人默默看了这个带着鸟嘴面罩的怪胎一眼,一言不发,默默从甲板回到了舱室餐桌上。

看样子昨晚上是遇见什么脏东西了。

拉好窗帘,推开门。

浓郁的香味飘荡进入到了鼻中。

猪脸屠夫不知何时已经做好了一桌子丰盛的早饭。

嗯...

这回用的是正常馅料。

此时。

有人正在船上享用第一顿早餐。

也有人此时刚刚从床上下来,惊疑不定地推开窗帘观察着外边的情况。

昨天夜晚。

她分明听见外边传来了一句极其恐怖的惨叫。

撕心裂肺的,仿佛一个人置身在深夜十二点的大街上回头一看发现有个红衣女鬼在跟着自己一样。

见到了某种不详的脏东西。

可问题在于。

这些船员就已经足够不详了,按理来说应该见惯了这些恐怖的东西才对,为什么还会发出这么剧烈的反应?

有些让人难以理解。

推开门。

她从房门朝着外边走出,并没有第一时间到甲板上,而是蹑手蹑脚的小心来到了隔壁的舱室。

看上去已经有些陈旧的木门上,此时正出现了一套巨大的裂痕,地面上散落着木屑,看样子像是被某种极为锐利的东西劈开一样。

而且是从房间内朝着外边劈开的。

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先前自己进入到舱室的时候,隔壁的吟游诗人好心提醒过自己,到了夜晚无论出现什么怪异的动静都不要去理会,躺在床上等待着鲸鸣起来便好。

昨天夜晚,她也确实听到了某种破门的声音,很显然,这些里出现了某种不对劲的情况。

抱着几分疑虑。

施云安转过头去来到舱室内。

此时。

猪脸屠夫,水手,还有脸色惨白的吟游诗人都坐在餐桌上,上面的食物已经不见,往甲板上一看,原来是被那名玩家捧着喂鱼去了。

不对...

仿佛察觉到了某种异样,施云安的眼皮子猛地跳了跳,往前边走了几步。

那些不是鱼。

而是一群有着奇怪构造仿佛腐烂人头一般的恐怖生物。

此时,它们正成群结队的跟在船尾,身子在起伏的水面上不停摆动着,用腐烂的眼球眼巴巴地凝视着那个带着鸟嘴面罩的家伙,看起来极为悚然。

嘶...

这种诡异的温馨感特么是什么鬼?

察觉到了某人正在注视自己。

李言默默回过头,看见了那名叫做云安的玩家,沉吟片刻过后,他将手中的包子递了过去:“来一个?”

施云安看了看那些腐烂人头凝视着自己的骇人眼神。

果断选择了摇头。

李言也没有接着客气,转手就将包子丢了下去,于此同时,嘴里还像是逗狗一般地说着:“啧啧啧,慢点吃,别噎着。”

这诡异的一幕让她感觉到头皮发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