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宁静直呼内行

呼...

到了安保室。

难度就要稍微上升一点了,这里面被感染的安保人员,大多都穿戴着装备,下手不准的好,没准还会被反杀。

想着。

某种“滴答...滴答”的声音传了出来。

那是唾液滴落的声音

李言对这声音非常熟。

第二次模拟当中,自己在安保室时...也听到了类似的声音。

当时,自己好像还因为枪法不精湛吸引了那些怪物的注意,而直接被围殴。

这家伙...是一只特殊感染者!

反应过来,李言砖头看向走廊的天花板,不知何时,一只宛如瘦猴一般的特殊实验者已攀附了上去,尖锐的獠牙上,还垂挂着粘液。

它猩红的双目死死凝视着对于危险还一无所知的李国福。

那庞大的身材,仿佛不可多得的美味。

在下一秒,它的四肢紧绷了起来,筋肉鼓起,宛如充气了一般,猛地扑了过来,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

李国福挑了挑眉头,似乎感受到了危险的来临,猛然回头,抬起脚对准那一团漆黑的影子便是一踹,巨大的力道使得特殊实验者直接就被蹬到了旁边的墙面上。

“格老子,玩阴的?”

他骂骂咧咧的说了一声,将宁静手中的木棍拿了过来,二话不说,对准墙面喘息的特殊实验体轮起便是一棍子。

“咔嚓”

巨大的力道使得棍子直接从中裂开了,实验体的半个脑袋都歪了过来,下手果断狠辣,不愧是打黑拳的。

解决掉这个小插曲之后。

几人来到了安保室当中。

不得不说,当过几年雇佣兵的,在干架肉搏这方面还真有一定的门道,下手没有招式,但中了便是要命的死手,室内的几只丧尸,没多会便被解决完毕了。

看着排列整齐各种枪械和物资。

一直在后边默默划水的沈怜呼出一口气。

身为一名实习警察。

在这过程当中,她竟然什么忙都没帮上...

打过几年拳头的大叔也就算了...

可这个看起来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年轻男生,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为何也如此骇人?

无论是感染者,还是实验体...在对方的眼中似乎都掀不起什么波澜。

没事。

虽然先前,自己并没有表现平平无奇,对于肉搏可能不太擅长,但现在,有了枪械,情况肯定就变得不一样了起来,好歹在警校当中受过这么多专业的训练。

毕竟是从事重要研究的基地。

安保室当中的各种武器道具,也足以称得上是琳琅满目。

步枪,95型号的手枪,消防斧,防弹衣,催泪弹,防爆盾...

李言将地面的捡了一把手枪,顺手还拿起了消防斧。

李国福看着那些精致的枪械,撇了撇嘴:“用不惯这些玩意...”

说着,将防爆盾和撬棍拿起,穿戴好了各种防护装备。

沈怜拿了步枪。

而宁静...则随便捡了一些东西。

没办法。

在进入到安保室当中后,她本来还想着终于能够摆脱团队拖油瓶的这个身份。

但在看了看其他人的配置后。

宁静还是默默接受了自己无能的状况。

算了。

当个花瓶还是挺好的...总比没得花瓶当要强。

沈怜撇过头:“接下来该怎么做?”

李言没有说话,而是继续翻找着安保室,然后...

拿出了一个图纸。

“这是研究基地的构造图纸...现在,病菌外泄,基地大门已经开启了自毁模式,想要从那出去是在找死,可以通过管道通往地下室...在那,有个安全屋...”

话语未落。

“咔嚓...”

某种东西被打破的声音传递了出来。

清脆的。

像是玻璃摔在了地上。

嗯...

这是实验室的玻璃。

伴随着想法落下。

成群的实验体从里面窜了出来。

李言眉头一皱,正想打算提示一下不要发出声音,但就在这下一秒...

宁静已经扣下了自己的扳机。

李言:...

本以为这厮的表现会比模拟当中强点,但...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子弹激射而出,也不知道是否有没有带走丧尸的生命。

但伴随着枪声而来的。

还有成群被惊扰到的实验者和感染者。

蜂拥而来...像是菜市场特价打折早早等候着的大爷大妈一样,令人感到鸡皮疙瘩弥漫一身。

叹息一声。

这种情况,消防斧是不顶啥用了,还是得枪来...

正掏出手枪的功夫。

沈怜就已经以一种极为端正的姿势对着丧尸群开始突突突扫射了。

子弹倾泄而出,火光闪烁,血肉乱溅。

她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慌乱。

自己的枪法,在校内,属于上乘的那一类型,也许肉搏之类的沈怜并不太擅长,但是像这种情况,自己能够发挥出非常大的作用。

但枪械...也是有限制的,子弹的泄尽,使得那凶猛的火力瞬间卡壳,这短短的几秒钟,看起来似乎不太长,但是对于丧尸而言,却是最好的进攻机会,眨眼之间,已有三个感染者涌了进来,朝着沈怜冲去。

“砰砰砰!”

三颗子弹。

精准无误的命中的三个感染者的头颅。

沈怜朝着子弹发出的方向看去,却见...那俊秀的年轻男人,此时正聚精会神的拿着手枪,对着冲进来的丧尸射击,十二发子弹,放倒了十一个丧尸。

依然是毫无波澜的神情,搞得沈怜有些呆滞。

这家伙,肉搏狠辣老练也就算了,怎么枪法的精湛程度,比起冷兵器的运用还要流畅丝滑?

年纪看起来也不大的样子...二十一二岁,和自己差不多...其他的怎么就差这么多?!

难以理解。

于此同时,李国福一手拿着消防斧,一手拿着撬棍,在这个时候仿佛化身了斯巴达战士,堵着另外一个门口,看着蜂拥而来的丧尸,不断用撬棍砸过去

“劳资当年约架的时候,打的人可比这多了...丧尸算个屁!”

虽然没有过多的磨合。

但几人的配合都还算不错。

原本打算找回的自信心又一次受到了小小的挫败,沈怜快速填充好子弹,对着汹涌而来的感染者疯狂清扫。

李国福当前锋。

沈怜清怪。

李言补刀。

宁静拍手直呼牛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