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吃包子吗?(求追读!!!)

“这是一片被称之为禁忌的海域。”

“星骸散落,乌云骤起,被狂风所卷席着,仿佛风暴之主的咆哮嘶吼。”

“骇人的暴动和诅咒将伴随着乌云被血光穿透而降临”

“暗沉的海面下波涛汹涌,十几米高的巨型乌贼搅动着触手,每当夜幕降临,数百年的沉船上总是能见到逝去的船员向你招手。”

“美人鱼坐在礁石上用美妙的嗓音吟唱,身后却是堆砌如小山般的尸骨。”

“引渡着亡灵的冥船在此迷失,寻找着活人为它们指引生的方向。”

“而你的任务目标,便是活着离开这片海域。”

“是否接受?”

“接受。“

伴随着李言将本次副本给接受下来。

猩红的倒计时出现在了视线当中。

这玩意...

竟然有足足三天的准备时间。

危机四伏的难度...好像有点挑战性啊。

不过他并没有着急就展开模拟。

这一次副本的难度虽然简单,但是,收获的物品也较为丰厚,自己先前也积攒了一个神秘礼品盒,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全开了。

打开仓库,将上一个副本的“神秘的礼品盒”,跟这个副本获得的“禁忌礼盒”全部摆放在桌上。

“礼品盒正在被拆开中...”

“礼品盒已被拆开。”

“获得物品——血腥饲料”

“注:由多种血液凝聚熬煮所获得的饲料,能散发出强烈的血腥味,可涂抹在物品的身上来吸引某些生物的注意力。”

呃...

望着那一块巴掌大小的饲料膏,李言愣了下。

不算什么非常好的东西,也不差,中规中矩着,没准副本内还能发挥出一定的作用。

将这饲料收好。

他接着看向旁边那枚稍微小了一点的礼品盒。

禁忌礼盒。

这边是系统所指“杀死狼人”后即可获得的高额奖励。

上面的花纹较之神秘礼品盒上要更要妖异了一些,总有种奇怪的魔力在指引着你的双手,快些将这盒子给拆开。

“你正在拆开礼盒...”

“礼盒已被拆开。”

“获得物品——漂流纸船”

“禁忌物——漂流纸船”

“描述:一张不过巴掌大小的纸船,当你扔到海面上时,它会骤然变成一只可以承载着你独自漂流的航船,而且,乘坐在该船上的人,将会和船一起隐匿在海面上。”

“警告:请注意控制好纸船漂流的方向,否则,你将会被它带到真正的活人禁区。”

桌面上。

一只小小的纸船正静静摆放着。

无比的娇小,比手掌还要小上几分,看上去像是小学生上课无聊时用废掉的草稿纸折出来的一般。

没有任何神异的地方在。

不过,越是这种貌不惊人的东西,发挥出来的功效便越大,况且...

李言这一次的副本刚好就和大海有关,副本跟物品较为契合,这次的手气还算不错。

开完了从副本当中获得的东西。

李言又用游戏币在系统商店中购买了一部分的东西,随后,开启了关于这个副本的模拟。

.....

.....

“三日后的半夜,你被拉入到了逃生游戏当中,本次副本为——禁忌海域逃亡”

“玩家人数为:二人”

“睁开眼。”

“你发现自己身处在甲板上,周围是浓厚的雾霭,只看得清周围五米的距离,旁边还有半截巨大的章鱼触手。”

“这艘船正是你在“狼人杀”副本中所看见的那艘。”

“船面已经进行了一些修补,桅杆已经重修做好,巨大的血手图案被画在旗帜上。”

“甲板上逗留了一段时间。你进入到了船的内部。”

“拿着杀猪刀的猪脸屠夫面无表情的从你面前经过,拿了一只包子过来。”

“吃包子吗?”

“猜猜加的是什么馅料?”

“望着你冷漠的举动,猪脸屠夫仿佛明白了些什么,一口将包子吞了下去。”

“你继续往内部走,看见了船上第二位成员。”

“穿着水手服,光溜溜的脑壳上长着两撮小毛,嘴里叼着烟斗,身材高大,手臂肌肉异常发达,仿佛幼时动画片中经常见到的——大力水手。”

“对方的视线在你脸颊上的鸟嘴面罩和身上的大褂上定格片刻,开始询问你是否是医生。”

“选择一:回答是。”

“选择二:回答不是。”

“你沉思了一番,点了点头,表明自己是个医生,能缝合伤口,身上还携带着一些药物,可以治疗各种隐疾。”

“听到这话,在一旁剁馅的猪脸屠夫笑着点了点头,表明如果你有利用价值的话,晚上会克制一些,不会将你剁成肉馅弄成包子。”

“水手带着你来到了船员房间,在这途中,你看见了进入到该副本中的另外一名队友。”

“她带着连帽衫,兜里隐约可见一柄小的铁锤,身后背着一把质地坚韧的弓。”

“玩家id名为——云安”

“你们二人的视线相对视,在看到你的id过后,她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仿佛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她似乎知道你。”

“房间不大,只有一张潮湿的木板床和一张桌子,桌上还有一张地图,打开窗户,你看见了一名留着长胡子的吟游诗人在哼唱,歌声仿佛有种莫名使人安心的力量。”

“仿佛感受到注视,吟游诗人回过头,提示了你一句:关好门窗无论谁来都不要理会,安心等到明天早上听到鲸鱼的叫喊时再起来。”

“血红的光芒透过乌云从云层中洒下,在灰暗的雾霭中显得格外亮眼。”

“你察觉到了某种不对劲,关上了门窗,躺在床上默默等待。”

“夜半。”

“你听到了窗外来自吟游诗人声嘶力竭的歌唱,那声音灌入耳朵正在疯狂催熟着你内心失控的萌芽。”

“你身上的触手开始不受控制的弥漫,似乎想要去将发出这种噪音的家伙给撕扯成碎片,紧接着,一阵凉风吹来,你恢复了冷静。”

“吟游诗人也避免了一场惨死。”

“恢复冷静过后,你就这么一直躺着,直到半夜。”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你听到了猪脸屠夫的呼唤。”

“你缓缓从床上起身,来到门前,想透过猫眼朝着外边观察一下,而在这时...”

“一柄屠刀猛地透过了木门插在你的腹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