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真正的受害者

当时。

那柄消防斧的斧刃距离自己的喉咙就只有一厘米远。

望着对方那冷漠的眼神。

若是上天在给他一次机会。

付猴说什么都不会再踏入这道门。

他甚至宁愿现在就跑下去被那些联邦调查局的人给抓住,拿去研究又或者什么也好,也不愿落在面前这个家伙的手里。

因为。

这根本不是人类。

而是一个披着人类的皮囊的怪物!

望着对方手中那柄曾经夺走过自己性命的消防斧。

回想起副本当中,对方那副身体中弥漫着肉芽宛如异教徒的模样。

付猴的喉咙忍不住滚动了一下。

对于生命的嗜杀兴奋?

当在看到那副鸟嘴面罩的时候,对于死亡的畏惧直接将那些多余的情绪给冲散了。

他已经死在这斧子上一次了。

不想再死第二次了。

....

....

望着对方那副瑟瑟发抖,想说些什么但却怂的不敢开口的样子。

李言忍不住摇头叹了叹气。

天堂有路你不走。

地狱无门你偏偏闯进来。

而且还是极为嚣张,用“咚咚咚!”这样的力道敲门走进来,生怕自己死得不够快。

进来也就罢了,他甚至还把门锁住了,都不需要李言去动手。

现在的受害者都这么自觉了吗?

呸...

不对。

按照正常的逻辑思维来讲,对方才是杀人犯,而自己只是一个弱小无故毫无还手之力的无辜受害者罢了。

“其实,我挺好奇的。”

“这座城市足足几十万的人口,几百个街道,几十个小区,十几个楼层,每个楼层又有好几户人居住...”

“你是怎么精准的敲响了我家的大门?”

听着对方的询问。

付猴此时也是欲哭无泪。

是啊!

这跟彩票中了五百万差不多的概率...特么为什么能如此精准的让自己碰上?!

他也想知道为什么!

本来只是想好好宣泄下不满和愤怒的。

这下倒好。

要变成被别人所宣泄的工具了。

在思考了好一阵子之后。

付猴硬着头皮道:“可能是我走错了...”

“走错?”

“我看是你在副本里被弄死,到了现实故意来找我麻烦吧?”

李言将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听到这话。

付猴忍不住嘴角一抽。

复仇?

找你麻烦?

谁没事找事去跟一个战斗力爆表的疯子复仇?

我特么恨不得离你十万八千里远。

他脸上挤出几分僵硬的微笑:“这是个误会。”

“误会?”

“有意思的东西都被你看见了,即使是误会,似乎也晚了。”

眼看着对方的消防斧即将举起来。

付猴二话没说,“噗通”一下就跪倒在了地上。

李言:...

忒!

一点杀人犯的样子都没有!

见着对方没有再继续行动,付猴接着道:“我绝对不会将此事说出去!我知晓许多情报,还有许多利用价值...”

李言默默撇了他一眼:“嘴上说说可没有什么诚意。”

话音落地。

付猴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在沉默片刻后,瞬间,原本还宽敞的地面上瞬间摆满了各种各样从逃生游戏当中获得的道具。

“这些都是我在游戏中获得的道具,我的仓库内还有一百多的游戏币,加我好友,也可以全部转给你。”

望着那琳琅满目的物品,李言咳嗽了两下,神情变得温和了些:“这怎么好意思呢...”

“你游戏id多少?”

付猴:...

添加完好友。

将剩余游戏币转过去。

他现在除了脸上这张面具以外,再没有任何的东西。

堪比被强盗洗劫了一番。

不过。

这些东西都不太重要,虽然有价值,但在以后的游戏当中都还可以获取,只要脸颊上的这张猴脸面具在,东山再起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当然...

这一切的前提都在对方愿意放过自己之下才能够建立。

将对方的一番心意给收好。

赚了一波盆满钵满的李言看了他一眼,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身后的肉芽拿着一杯水缓缓送到了嘴边。

“东西的价值勉强能入眼,关于记忆的问题,我也有方法能解决,但现在...我倒是还有一个顾虑。”

“万一这次把你给放走了,哪天处于报复你又闯进了我家那该如何是好?”

“被一个实力身兼数条人命的杀人犯记恨着,光是想想就忍不住头皮发麻。”

听着对方的话。

付猴抬起头来看了看那根由肉芽凝聚而成的手臂,一时间整个人都沉默了下。

头皮发麻,后背发凉?

从你这惬意的神情来看,好像和这两个词语丝毫搭不着边吧?

虽然心中的吐槽欲望很强烈。

但是付猴却不敢说出来。

他害怕一张口脑袋就被削下来了。

“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就是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被那些联邦调查局的人送到监狱里呆一辈子,也不会再踏进这扇门一步!”

付猴将口罩摘掉,指了指那张畸形长满了毛发的猴脸:“如果说我身上除了俩腰子外还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那就是这张猴脸面具了。”

“但,这东西已经完完全全和我的脸颊粘合在一起了,根本就取不下来。”

终于说到重点。

李言来了精神:“你身上的力量,包括那些诡异的能力,应该都来自这张面具上吧?”

付猴没有否认:“这东西是取不下来的,我找过最好的外科手术大夫,兑换过各种副本道具,但都没有效果...”

“这些都不是问题...呵呵...”

在确定了力量来源于猴脸面具后。

李言的脸颊上忽然浮现了一缕微笑。

付猴见过这种微笑。

刚进门时,对方说要给自己倒茶实际上是去拿消防斧时,脸颊上的笑容和这一模一样。

再加上其身后那条不停扭动着的肉芽。

看起来分外的惊悚。

付猴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你要干什么?”

李言依然保持着笑容,然后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剪刀。

人皮剪。

来自裂口女的赠品,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也能够发挥作用。

望着对方手中那把有些锈迹斑斑的剪刀,付猴忍不住头皮发麻:“你打算用这玩意干嘛?!”

李言耸了耸肩:“看到那件白大褂了吗?实不相瞒,我是一名医生,外科医生,对于剥皮什么的最在行了,我来试试能不能把这面具剪下来...”

医生?

擅长剥皮的医生?

这特么什么恐怖小故事!

望着对方不断后退的身体。

李言的眼神逐渐出现了几分冷意,身后的触手猛地拎起消防斧架在对方的脖颈上:“再动,我就先把你头砍下来,再试试能不能剪。”

身子陡然一震。

看着那柄曾夺走过自己性命的消防斧。

付猴面如死灰的点了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