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这他妈是什么怪物?

身形高大,带着一张鸟嘴面具,身穿染血白大褂,手上拎着一把消防斧,身后弥漫出来看上去令人san值狂掉的肉芽。

在这家伙的身后。

还跟着浩浩荡荡一群身形佝偻的无头人,皮肤干枯,手指锐利,就在后边默默跟随着,极为可恐。

而血腥味,也正是从那边传递出来的。

这...

这他妈是什么怪物?!

在注意到对方的视线聚集在自己的身上后。

付猴的身体抖动的越来越厉害了。

这次不是因为兴奋...而是因为恐惧!

二者视线对视了不过几秒钟的时间。

下一秒。

他就看见原本还慢悠悠走动着的怪物身形猛地一滞,接着跟发疯了一般冲了过来,肉芽疯狂舞动着,身后跟着的那一群无头人此时也以一种极为畸形扭曲的行走方式冲来。

“艹!”

付猴大骂一声,刚刚还停留在脸颊上的兴奋彻底消失,二话不说,调动起自己全身的力量龇牙咧嘴的朝着前方奔跑。

俗话说得好。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疯的!

而身后这家伙。

光从那一身奇诡的造型,和身后那狂乱舞蹈着的肉芽就能够看出来。

这特么绝对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付猴一直以为自己戴着这张猴子面具,心理已经够畸形变态的了,但这位,更他妈是重量级!

于是乎。

在对方开始迈步追自己的时候。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撒开脚丫子开始狂溜,风紧扯呼!

凭借着宛如猿猴一般的灵活性。

在这片枣树林当中。

付猴的行动格外矫健,仿佛如鱼得水一般,快速在各个枝丫间辗转腾挪。

同时还时不时回头张望,知道看着对方的身影逐渐拉开差距,而后被茂密的树丛遮盖住后,才将速度稍微放缓一点。

抬头往前看。

那是一片沼泽地,墨绿色的粘腻沼泽中还时不时凸吐出泡泡,还能看见某些生物的尸骨躺在旁边。

很显然。

这玩意不太对劲。

付猴在沉默几秒后,手上出现了一根藤蔓,缠着某颗较为粗壮的树枝,一勾,一拽,蓄力一跳整个人荡起来,于此同时双手用力往上一提,落到了那根树枝上。

做完这一切。

他忍不住往后看了一眼,在确认那怪物还没有跟过来之后,暂停休息了会。

妈的...

怎么还会有这么变态的玩家?!

回想着刚在那惊险的一刻。

付猴忍不住又开口骂了一声。

好歹也经历过两次副本了。

遇到的玩家也不在少数,但这种诡异的家伙,这还真是他第一次看见。

他甚至都不确定这到底是玩家,还是被某副本当中的诡异存在占据了身体后的产物。

一开始。

付猴还打算以杀死其他所有玩家的方式,成为唯一的幸存者来结束这场游戏,但现在看来...

这个方法是肯定行不通了。

在休息当中,

渐渐...

前方的枣树林中逐渐冒出来一堆黑影,眯着眼仔细看,正是那浑身弥漫着肉芽的恐怖玩家,还有那一堆跟小弟似的跟在玩家身后的无头人。

而在它们的前方,便是沼泽地。

付猴原本还打算离开的...

但在看到这一幕,他忽然来了兴致。

这沼泽地,不必多说,从那满地的白骨就能够看出来危险性,刚才他利用藤蔓上来的时候,地面浮现出的那几百上千只墨色手臂,光是看着就忍不住头皮发麻,要是真被这墨色手臂给拽到...

正思索着。

忽然间。

那名带着鸟嘴面具的玩家口中忽然冒出了一堆晦涩难懂的词汇。

像是某种带有激昂旋律的祷告词,不断的冒出,一个个字符仿佛形成了实质,落在耳中,化为种子深深扎根在脑髓里,汲取着人的理智不断的成长,即使捂上了耳朵,仍旧能感受到这旋律在脑海里重复循环。

肉芽在狂乱舞蹈着。

在这仿佛出自深渊地狱般的祷告语下。

原本还没有什么起伏的沼泽地在这一瞬间开始暴动了起来,无数原本潜伏在沼泽地中的墨色手臂开始生长了了出来,剧烈的动静即使相隔了很远也能感觉到摇晃...

这并不是一块沼泽地...

而是一群伪装成沼泽的怪物。

被吞噬掉的动物,又或者人类,变成了它们最好用的武器,密密麻麻一片全部都站了起来。

....

....

感受到地面的震动。

李言看着这些比自己要高大数十倍的沼泽怪全部都站了起来,毫无波澜的继续颂念着祷告语。

它们的神情逐渐变得扭曲。

它们正在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和惨叫。

它们正、凝视着这个不断发出祷告语的男人,神情逐渐暴躁,一只沼泽怪按捺不住,嚎叫着冲了过来。

李言依旧是没有任何表情的凝视着对方,在其靠近时,将消防斧拿了出来,进行附魔。

“吼!!!”

沼泽怪的嘴巴咧开,宛如深渊一般,里面伸出无数只墨色的手掌,

一斧子落下。

以裂开的嘴为中心点。

一轮宛如炽印般的痕迹迅速从头部往尾部扩散。

“咔嚓...”

现在它不仅仅是嘴巴裂开了。

就连整个身子都裂开成为了两半。

李言踩在满地的污血上,拎着消防斧一步步朝着前方走去,身后的肉芽伴随着心意控制不断变化,形成一根宛如蝎子尾巴一般的武器,指着面前因为恐惧身形而有些颤抖的沼泽怪。

“不要动。”

他轻声说了一句,肉芽猛地扎入到沼泽怪的体内,逼迫其跪下,然后一步步踩在了它的头顶。

宛如进军的将士给自己的爱马套上缰绳。

只不过,骑上爱马的不是什么将士,而是一个身后弥漫着肉芽,口中颂念着祷告语的异教徒。

而被套上缰绳的也不是什么马匹,而是一只有着庞大体型,吞噬过无数生命的怪物。

而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一群身形佝偻的无头人。

远处。

看着这诡谲到让人头皮发麻的状况。

猴脸杀人魔的身子又一次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