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进入特殊活动副本

不管这些。

这家伙,现在应该还在准备应付接下来逃生游戏特殊副本的事,而且就算这杀人魔现在出现在李言家门口。

接下来的命运也极有可能是被狠狠的暴揍一顿,接下来神秘失踪。

吸溜完这一碗泡面。

接下来还有这一部分相当长的时间足够自己去挥霍。

....

....

在联邦调查局通知了一遍过后。

街道上的人流量少了很多,只能看见一些穿着防弹衣的特种部队拿着枪械在街道上巡逻,光是警车就停了足足三辆,足以看出来联邦调查局对于这次案件的重要性。

不仅仅是因为杀死了两人,更重要的一点在于,联邦调查局接受到通知,这一次的作案人员,很有可能是参与过逃生游戏的玩家。

换而言之。

一个拥有着超自然能力的疯子。

做出任何应激的事情都有可能,所以,这里被安插了如此多的力量。

望着街道上不停游走的便衣。

李言皱了皱眉头。

从早上到现在晚上十一点,站岗的换了三次,看这个架势,应该是要长时间待在这个地方驻守了。

将窗帘给拉上。

他有些疲惫的躺在沙发上,打算在进入游戏之前小小的休息一会。

在拿到S级的模拟评价之后,李言接下来模拟的次数放缓了许多,主要是去作死收集了各种各样的信息,就这么熬到了晚上。

闭目休息当中。

时间一分一秒缓缓流逝着。

视线中那猩红的倒计时不断的变化。

倒数...三!

二!

一!

倒计时结束。

“你已被拉入本次活动的特殊副本——禁忌逃生游戏。”

“本次特殊活动参赛人数:十二人”

“获胜条件一:找到祭祀神坛,滴入血液。”

“获胜条件二:杀死其他十一名玩家,成为唯一幸存者。”

伴随着副本的倒计时结束。

意识从朦胧逐渐转变为清晰。

睁开双眼。

李言看到了被浓重雾霭所遮盖住的灰暗天空。

朝着周边看。

高而耸立的枣树划破天空。

歪歪斜斜的枝丫上,密密麻麻挂着已经风干的头骨。

在树下,无头人成群游荡着,佝偻的身材,干瘦的皮肤表面,脖颈位置那骇人的伤疤,足足好几十只,看起来令人无比头皮发麻。

李言已经进入到了副本当中,此时,就站在某颗枣树粗壮的树枝上。

奇怪的出生点...

摸了摸脸颊上的鸟嘴面罩,他默默将消防斧给拎了出来。

既然到了副本,那就要稍微打起一点精神了。

而杀戮。

是最能让人兴奋的事情。

呼出一口气。

李言猛地踩着脚下树枝从空中一跃,同时举起手中的消防斧,对着下面游荡着的无头人用力一劈。

从脖颈到两腿。

无头人的整条身体从正中央直接裂开。

血液流淌着,为沉闷的空气平添一份血腥的气息。

紧接着。

无数的肉芽在李言的操控之下逐渐从后背冒了出来。

构成宛如蝎子尾巴一样的锥形尖锐武器,猛地一把将无头人裂开的尸体卷起,吞噬吸收。

某种气势正在李言的身上不断朝着外边扩散。

同类被杀。

按照应有的剧情,无头人们应该是要一拥而上,将这个不知何处冒出来的异类给杀死。

但...

看着对方如此诡谲的模样,和同伴凄惨的尸体。

不知为何。

它们竟没有一人动弹。

都只是呆呆的站着,身子正对着这个身上弥漫着肉芽的家伙,甚至...有些无头人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哗啦...哗啦...”

悬挂在枣树上已经风干的头骨开始剧烈摇晃了起来。

风一吹,发出乌咽乌咽的哀嚎和哭喊。

“别特么嚷嚷了。”

听着那杂耳的声音,李言忍不住呵斥了一句。

顿时。

风干的头骨没有再发出声音。

他用着消防斧清点了一下在场的无头人,确认了数量后,点了点头:“你们,跟在我身后,懂?”

无头人没有任何的反应。

李言皱了皱眉头随便挑了一只又是势大力沉的一斧子劈下去。

顿时。

原本还愣着的无头人们立马开始攒动了起来,宛如一群小鸡崽子跟着鸡妈妈一般,来到了李言的身后。

这样就对了嘛。

昨完这一切后,李言舒展了下身子,领着身后浩浩荡荡足足三十多个无头人开始朝着前方走去。

接下来,就是要去寻找下一个迫害对象了。

....

....

唰唰...

杂乱的丛林内。

某种细微的踩踏声传出了出来。

一个长着猴子脸的高瘦男人小心翼翼地从探出了头,张望着四周,在确定没有其他异样的动静下,开始继续前进。

付猴。

参与进入本次副本的逃生玩家之一,除此之外,也是现实身负多条命案的杀人魔,一旦露面,霎时间会有几十上百个伪装成公民的便衣冲上来。

其实...

落入到这种每天都要提心吊胆的情况,他也不想,但...

付猴伸出手摸了摸脸颊上的那张生长着粗糙毛发的猴脸,神色忍不住凶恶了几分。

一切的起源。

都在于这张面具。

这是他在第一个副本中意外获得的。

十二生肖面具——猴脸

佩戴上它,将会获得某种极为强大的力量。

为了求生,他戴上去了。

但直到副本结束,付猴才发现,这玩意根本就取不下来,而且...伴随着面具佩戴的时间变长,某种狂躁的意识将会侵入到大脑中。

只有发泄...

才能使其安静下来。

发泄的方式有很多种,他都试过了,但只有当生命在手中消逝时,那种感觉,才会让这暴戾感才会消失。

一开始是小动物,但到了后来,下手的目标逐渐又变成了人类。

他的身子逐渐抖了起来,鼻子猛地一吸。

血腥味。

付猴闻道了一股极为浓郁的血腥味。

那张长满了毛发的猴脸露出了一个极为惊悚诡异的笑容。

这种血腥味让他感到极为兴奋...

而且,源头似乎离得不远。

付猴的身子停滞住,因为兴奋而止不住的颤抖,随后,猛地回头一看。

他看到了一个人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