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撒开脚丫子狂奔

“本次模拟失败。”

“存活时间:五个小时。”

“死亡原因:被神父所杀。”

“奖励天赋——异变控制。”

“描述:当使用这个天赋的时候,你可以任意控制身体中那些异变的特性。”

伴随着模拟失败的画面呈现。

李言忍不住呼出一口气。

这特殊副本还真挺难搞的啊,难度肉眼可见的直线上升了。

除去和其他玩家竞争之外,最关键的一点,还是要去避开那些副本中那些禁忌生物。

能让人理智降低陷入疯狂的无名之雾,能伸出千百知墨色手掌的沼泽怪,还有诡异的教堂神父...

嘶。

话说回来,一开始模拟时看见的那个猴脸男,好像是双鹰俱乐部的那个杀人魔啊...

这家伙。

没想到竟然还能在副本里碰上。

李言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好像只是仅仅与他对视了一眼,并没有起太多的波澜和冲突。

当然。

这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先前弄死那群无头怪的时候场景过于骇人,不然按照他先前在视频当中的表现来说,应该桀桀的冲过来弄死自己才对。

不行。

下次模拟的时候,怎么着得给对方一个“惊喜”,不然白白错过了这美妙的缘分。

将杂乱的思绪收拢。

李言回想着本次模拟的全过程,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难怪一开始介绍的时候,宣称玩家如果在副本中死亡并不会真的死亡,而是要承受诅咒之类的,以这个副本所展现出来的强度来看...

这还算是人性化了点。

想着。

他的目光又开始聚集在奖励解锁过后的天赋上。

异变控制。

能控制自己身体中那些异变的特性。

在沉思了几秒钟之后,李言仿佛想到了什么般,意念沉浸在了身体当中。

渐渐的。

一只豆芽般细长的肉芽缓缓从左手生长了出来。

撑破皮肤,变得越来越大,最后,变得宛如触手一般狰狞可恐。

嘶。

看着那狰狞扭曲的触手。

李言忍不住挑了挑眉头。

这个技能,原本是个被动技。

只能够在自己身体受到巨大伤害时,又或者情绪失控的时候,从伤口位置蹿出来,修补自身,但现在,在技能的加持之下...

这东西已经能够被李言所自由掌控了。

只要他愿意。

现在已经能够瞬间变成不似人类的怪物。

这东西对于战斗力的增强很可观。

在本次的模拟当中。

李言也发现了一个自己的致命缺点。

依靠着消防斧战神称号的加成,自己单挑的实力是非常的强悍,但是一旦面对诸如沼泽地那种情况的时候,就显得有些鸡肋了起来。

斩又斩不断,若不是急中生智将无名雾霭拿出来,李言怕是要被那沼泽怪给直接吞没进去。

现在想要变强的话,方法有两种。

一是模拟币购买天赋,看看能不能弄到事宜的。

第二点...

便是游戏币。

通过了死亡医院副本之后,李言的游戏币储存已经非常丰厚了。

在死亡游戏的商城系统中。

存在着各种道具,相当一部分都有着较大作用。

“圣教徒的祷告”

“售价:五十游戏币”

“描述:购买此物后,你将获得一次性技能——圣教徒的祷告,当技能激发时,宏大圣洁的祷告声将会净化一切不祥之物。”

“圣教徒的附魔”

“售价:五十游戏币”

“描述:购买此物后,你将获得一次性技能...被附魔的武器对于不祥之物有着更高的伤害。”

一番挑选后。

李言看中了这两个技能。

花费一百游戏币打包购买后,果不其然,技能的信息便浮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他开始了第二次模拟。

....

....

“夜晚十二点,你被进入到了本次特殊副本当中...”

“睁开眼,周围是高耸入云的歪曲枣树,旁边悬挂着一颗颗风干的头骨。”

“你拿出消防斧,跳到树下一通乱砍,将下边游荡着的无头人剁成了一座尸山。”

“做完这一切,你悄咪咪地将身位压低,躲在了某个地点中,同时将窥视者开启。”

“你看到了一个长着猴子脸的高瘦男人正谨慎的行走。”

“待对方走进身边时,你二话不说,从草丛猛地窜出,拿起消防斧直接给它来了一刀,却被迅速躲过。”

“差点被一刀夺取性命的猴脸男在看到一个穿着染血大褂,手拿消防斧,头戴鸟嘴面具的高大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后,也不打算还手,骂了一句疯子,凭借着矫健的行动力立马蹿入林中。”

“你见状,不依不饶地跟了过去,嘴里还叫嚷着别跑...别跑...”

“猴脸男见状仿佛看到了变态杀人魔一般,疯狂开始逃窜,凭借着某种能力,竟然能免疫枣树林带来的迷惑。”

“当然,在开启窥视者之眼后,你更不会被干涉到。”

“妈的...”

“这你特么也能追得上来?!”

“到底你是杀人魔还是我是杀人魔?”

“看着你发出深沉低笑,状若疯魔的样子,猴脸杀人魔忍不住浑身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在无名雾霭彻底笼罩下来之前,你们已来到了沼泽地。”

“这里的树木变得极为稀少了起来,间隔着十几米远偶尔能看见冒尖的树枝。”

“猴脸男的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截藤蔓,一甩一勾,沼泽地中出现墨色手掌,却抓不住在空中飘荡的他,最后,对方停留在了某根粗壮的枝丫上,一脸嘲笑的看着你。”

“你默默拿出了消防斧,一道圣洁光芒浮现,于此同时,嘴中开始颂念一些极为拗口的祷告文。”

“沼泽怪一只只躁动了起来,狂吼着冲过来,却被你一斧子劈成了两半。”

“你发出了桀桀怪笑,仿佛找到了更好玩的玩具,宛如异教徒般颂念着经文,开始用消防斧疯狂劈砍沼泽怪。”

“于此同时,你的身体中开始弥漫出无数的肉芽,逐渐扭曲交织成触手,在沼泽怪被砍了之后迅速插入到怪物的身体当中汲取能量。”

“看着如此诡谲的一幕,猴脸男沉默片刻,撒开脚丫子开始狂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