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诡异神父

“你们二人的视线开始对峙。”

“在看到你脸颊上的鸟嘴面具,手上那柄染血的消防斧后,和身后堆积如山的无头怪尸体后,他沉默片刻,随后宛如一只猿猴般,瞬间消失在了你的视野当中。”

“你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向密林深处行走。”

“大约过去半个钟头,你看着自己曾经踩踏过的泥地,和周围熟悉的地貌,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你迷路了。”

“你身形矫健的攀爬上了一颗树,想要到顶峰眺望远方,但上空是浓厚到能遮盖人视线的雾霭。”

“你下了树,精神力集中在双眼视线中,开启窥视者之眼,看到了某种若有若无的虚线。”

“你沿着这条虚线一直往前方走,渐渐,两边高耸歪斜的枣树逐渐变得稀少了,周边偶尔可见一些断壁残垣。”

“你在这些破损的墙壁中听到了某种动物的叫声,吱吱的,是老鼠,墙中之鼠。”

“啪!”

“一颗石子陡然从某个方向砸了过来,墙壁上出现了裂痕。”

“密密麻麻宛如黑色潮水一般的墙中之鼠猛地窜了出来,猩红的双眼凝视着你。”

“你默默将利用疫鬼血液所调配而成的毒水洒在了身体周围,墙中之鼠靠近,便立马遭受到了强烈的腐蚀作用,但它们并未停止攻势...”

“你挥动着消防斧,一抡能砍死几十只,但它们源源不断滔滔不绝,发疯般冲上来。”

“你的身体正在被啃食。”

“被动技——肉芽已发动。”

“你的骨头当中开始衍生出狰狞扭曲宛如肉芽一般的触手。”

“残破的染血大褂,诡异的疫医面罩,染血的消防斧,从身体内冒出的肉芽触手。”

“你恐怖的模样让对你发动攻击的偷袭者感到心慌。”

“凭借着肉芽的修复能力再加上称号的恢复加成,你硬生生消耗死了这些墙中之鼠,并用一只麻袋将这些尸体全部都装了进去。”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你开启了窥视者之眼,一番搜索后,看到了某位玩家残留的气息。”

“你开始狂奔追赶那名玩家,在距离拉近时,猛地将手上的消防斧投掷了出去,直接将对方的脚踝给砍下。”

“对方看着你逐渐接近的身影,试图反抗攻击,但却被你瞬间折断的双手,他开始惨叫,开始哀嚎,开始求饶,但却都被无视,最后,你夺走了他的性命。”

“已杀死一名玩家。”

“在杀死对方后,你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某种异样,但却捉摸不清,最后继续朝着密林深处走。”

“约莫半个钟头过头。”

“雾霭从空中降落,弥漫着整座密林。”

“第一道禁忌——无名之雾诞生了。”

“你低头向下看,发现自己的影子正在跟你打招呼。”

“于此同时,某种呼唤声从你的耳边传了过来。”

“声音不知是从哪发出的,又像是四面八方都充斥着呼唤,远在天边,仔细一听却又好像就在自己身后...”

“你的影子开始战栗,双手挥舞,表示你千万不要往后看。”

“你微微侧目,在这一瞬间,某种东西贴紧了你的身体,你感到呼吸急促,身体不受控制的发抖。”

“你的san值开始跌落。”

“你的大脑理智正在急速下降。”

“你开始拿着消防斧对着身边的空气挥舞,开始发出怒吼,开始蹲在地面试图杀死自己的影子。”

“一点清凉意念浮现在脑海中,你冷静了下来。”

“你看着这些雾霭,似乎明白了什么,随后拿出了一个玻璃瓶,收集了一些雾霭。”

“在继续行走的过程中。”

“你看到了一名玩家正口吐白沫,自己掐着自己的脖子,这一现象让你更加验证了自己的猜想。”

“你结束了他的生命。“

“已杀死一名玩家。”

“花费了一段时间,你逐渐走出了这片弥漫着浓厚雾霭的丛林,前方,是一片沼泽地。”

“已经快形成实质的沼气浮动,一切都显得极为死寂,不知有多少踏入这沼泽当中的生物被拽入其中,那些空气中弥漫着的有毒物质,一旦吸入,便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影响。”

“但是这对于带了鸟嘴面具的你来说,并不算什么。”

“你迈步走入到那些较为干燥的地方,当第一步迈出的时候,沼泽内伸出了一只手。”

“一只宛如墨色般漆黑的手掌,紧紧攥着你的脚踝向下拉扯,你拿起消防斧将其砍断,但下一秒,又一只手掌伸了出来。”

“越来越多的手掌从沼泽中伸出,几十,上百,砍断了又冒出来...”

“你的半个身子被拖拽没入到了沼泽当中。”

“在最后关头,你将自己收集到的雾霭全部甩了出去。”

“沼泽仿佛汲取到了雾霭...开始陷入到狂乱的舞蹈之中,放眼周围区域,墨色的手臂宛如随风飘动的稻草一般摇晃着。”

“某种剧烈的响动出现了。”

“脚下这片沼泽地猛地伸出了两只墨色的大脚,带着那数以万计的墨色手臂开始朝着远处狂奔。”

“而你被沼泽裹挟着,无法挣脱,在沼泽怪物的带领下,你度过了这片林地,最后,它来到了一间残破的教堂前,无数手臂组成了一只巨大的手掌,似乎想要将这间教堂拍散。”

“一位穿着黑袍的神父缓缓从教堂中走出,口中颂念咒语,腹部伸出一只巨大的触手洞穿了沼泽怪,无数的肉芽分泌出来,直接将沼泽怪当成了肥料。”

“感受到吸力变小,你猛地抽出双手,将蠕虫药剂往嘴里一灌,拎着消防斧便朝着神父冲了过去。”

“一刀落下,对方腹部的触手被一刀两断,在触手生长出来的间隙,你猛地上前直接抡圆了手劲给了神父一个大逼兜。”

“它的脑袋歪了歪,似乎感受到了羞辱,身体的豁口越来越多,无数的触手从豁口中生长了出来。”

“通过窥视者之眼,你观察到,对方的身体中似乎寄生着某种胚胎,触手便是胚胎的诡异力量。”

“一番鏖战。”

“越来越多的沼泽怪仿佛受到胚胎的召唤般,奔袭而来,你抵御不住那墨色手掌的抓挠,最后被牵制住,被触手穿透了胸膛,成了养料。”

“在临死之前,你看到了那胚胎的手上紧紧攥着一枚纹章。”

“那是旧约会纹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