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负责的安保人员

由十几人所组成的安保部队浩浩荡荡的冲上了死亡医院的顶层。

病人愤怒的咆哮声即使隔着好几个楼层都听得一清二楚,令人不寒而栗。

当它们终于抵达第五层的时候。

却见。

一位体型巨大的病人正攥着副主管那残破的身躯,用那沙包大的拳头展开疯狂攻击。

地面都被打出了一个重重的凹槽,伤势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如果说先前好歹有个人样的话,那么现在已经是完完全全的扭曲变形了。

这么惨...

还能救回来么?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

一行人去吸引那病人的注意,而另外几部分人,趁着那几秒钟的间隙,瞬间将已经不成人形的绷带男给抬了起来。

“副主管,你一定要撑住!”

“我们现在就把你送到主管那!”

“以他的职业水准,肯定能将你救回来!”

用尽全力奔跑着的安保人员在绷带男的耳边不断低语,想要让它多坚持一会。

原本已经被打得意识模糊的绷带男,在听到对方要将自己送到主管那时,立马就精神了起来。

用着最后几分力气,睁开双眼,不停拍打着这位安保人员的肩膀,嘴里想要发出声音,但却被鲜血给堵塞住,根本说不出话。

而看到这位曾经的主管表现得如此凄惨时。

安保人员奔跑的更加卖力了起来:“放心!我一定会将您安全送到主管诊室里去的!”

“不必惊慌!”

绷带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听到如此撕心裂肺的呼喊,安保人员眼角已有了些湿润:“再忍一忍!马上就到主管的诊室了!”

绷带男:...

感受到了安保人员的那份执着。

它已经陷入到了绝望当中。

无论怎么呼喊,无论怎么拍打,就算自己故意摔下来。

这家伙也会瞬间将自己给抱起来,说什么也要将其待到主管的诊室当中。

这特么...

是真想要自己死啊!

在多次尝试无果之后。

绷带男已经心死了。

它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从五楼被抬到了二楼,然后,又来到了外科诊室当中,看到那熟悉的染血大褂,和那张可憎的脸庞。

....

....

诊室内。

灯光一闪一闪的,强烈的血腥味冲入鼻中。

“主管!”

“顺利完成任务!”

将一脸绝望的绷带男放在手术室的担架上。

安保人员极其具有责任心的喊了一句。

早在诊室内等候多时的李言,忍不住竖了一个大拇指:“干得不错!”

“接下来就交给我了,手术过程不能有外人介入,你在外边等待吧。”

交代完毕后。

安保人员立马就离开了诊室,还顺便将门给关上了。

做完这一切。

李言活动活动身子骨,望着血肉模糊的绷带男,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副主管,怎么这么不小心?”

不小心?

还不是你往药里加了些其他的东西,不然,那病人怎么可能陷入到狂暴状态。

心理愤恨归愤恨。

但绷带男并没有将此话说出口。

正如那安保人员所言。

自己这个伤势,基本上已经是一只脚迈步到鬼门关了,再拖下去,怕是真的要死。

望着绷带男那血肉模糊的脸庞。

李言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将早早调配好的药剂拿了出来。

闭上眼,对准对方的脖颈狠狠注入。

伴随着药效发作,

它的身子开始剧烈抽搐了起来,紧接着,最后一点意识也最终湮灭掉。

做完这一切。

李言并没有着急离开诊室。

而是拿起手术刀,开始剖析起来这滩宛如烂泥一般的躯体。

这家伙受的伤比李言想象中还要骇人的多,即使他真的去救,也不一定能够救得回来。

那就物尽其用吧,刚好,他其实也挺好奇这家伙的身体构造到底是怎么回事,体内竟然还能冒出火焰。

李言一开始以为这是某种炼金仪式所带来的反噬,但仔细查阅一番那本炼金手册后,却没有找到于其相关的内容。

这就有些奇怪了。

在思考了片刻之后。

他将目光放在了自己身旁那不断游荡着的贪财鬼身上。

嗯。

又到你出场的时候了!

熟练的拿出一张香火钱,李言打算让它去再跑到绷带男的身上摸尸看看能不能搞出什么东西。

但谁知。

已经收获了好几张香火钱的贪财鬼,在看到李言抠抠搜搜地从那一沓拿出其中一张之后。

立马就甩了个白眼过来,双手叉腰,嘴里还发出了不屑的哼声,不为所动。

好家伙。

这是嫌少了?

看着贪财鬼那一副傲娇的模样。

李言忍不住哑然失笑。

这家伙还挺聪明的啊。

在思索片刻后。

他又抽出了一张香火钱。

贪财鬼依不为所动。

三张。

贪财鬼悄然间挪动了下视线,漆黑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流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五张。

她再也伪装不了,眸子死死凝视着那五张香火钱,口水都快滴了出来,但贪财鬼感觉对方还能再给多点,便没有强行压抑住了自己的兴奋。

谁知...

在给出五张香火钱的高价后。

李言见到贪财鬼这幅模样,又将那钱给收了回来:“这还嫌少?那便算了吧。”

话语刚落。

贪财鬼愣了一下,绷不住了,立马就冲了过来,围绕在他的身边疯狂嘤嘤嘤乱叫。

捶背,敲腿,像小狗一般蹭对方的胸口,在这一番攻势之下,饶是李言也有些忍俊不禁。

最后。

他缓缓拿了三张香火钱出来:“就三张,如果嫌少的话就算了。”

听到这话。

还在蹭李言的贪财鬼一下就愣住了。

三张?

先前不是说五张的吗?

你哄鬼呢?

犹豫了好长一段的时间。

贪财鬼最后还是将这三张香火钱收入囊中,嘴巴嘟起来,气鼓鼓的来到了绷带男的尸体旁。

望着对方这举动。

李言脸颊上浮现出了一丝微笑。

啧。

社会阅历还是太浅了啊。

三张...都这么动摇了,早知道就再将价格再压低点了,不然长久下去,自己的香火钱都快支付不起工资了。

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摸出什么东西来...

思考着。

贪财鬼熟练就将手伸进了绷带男的身体中,猛地一攥。

攥出了一张泛黄的羊皮纸残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