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呵呵...”

“副主管,你好!”

将那枚写有主管的身份牌佩戴在自己这件染血的大褂上。

李言对着绷带男展现了一个极为和蔼可亲的微笑,那略带宠溺的眼神,像极了老领导看待新员工时的不怀好意。

即使察觉到了那种异样的情绪。

但绷带男此时也无可奈何,只能挤出一个相当僵硬的笑容来作为附和。

在成了主管后。

李言并不像“副主管”那般,只会待在大厅摸鱼,没事就去恐吓下新来的实习生,而是来到了二楼,将那些拥堵成一团的病人全部解决掉。

伴随着悦耳的铃声响起。

实习第四天也顺利结束。

当两名玩家从第二楼下来的时候。

惊愕的发现。

大厅唯一一张座位已经落在了李言的屁股下,而原来的主管,则和实习生一样,站在她们的身旁。

“咳咳!”

望着散漫的三名员工。

李言咳嗽了两声,示意对方打起精神。

不经意间用手帕擦拭了下写有“主管”二字的工作牌。

他望着三名实习生,仿照着绷带男的语气开口了:“呵呵,不错嘛,竟然都活着回来了...”

孟清冽:...

林霞:...

绷带男:...

望着不为所动的三人。

李言将自己的声音压低了一些,神色变得凝重:“恭喜你们,成功渡过了第四天的实习,明天,是最后一天,也是最为重要的一天...”

“所以...“

“我决定给你们放个假,好好放松下,明天的实习取消,你们可以干些自己想做的事。”

“当然,这个优待仅实习生有效,副主管,明天就只能劳累下你了,没问题吧?”

李言笑吟吟的询问。

绷带男拳头不经意间攥紧了又松开,最后从牙缝中挤出了三个字:“没问题...”

孟清冽犹豫了片刻,看向这位曾经的主管:“真的没问题?”

绷带男声音变得更加压抑了:“他是主管,我是副的,你们实习如何安排,都归他管。”

在确认了这一点后。

两名玩家相互对视了一眼,又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算了。

已经麻木了。

这样也好,全程被带飞,原本以为将会是最惊险的一天却能够最轻松的度过,在此之前,她们怕是连做梦都没想到,魔幻到令人难以相信。

没什么事的话,你们就先离开吧。

对了,小绷带,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也去休息吧,看你今天怪憔悴的。

“小绷带...”

在听到那带有几分挑衅意味的称呼。

林霞的神色变化了一下。

再看看副主管。

对于这个称呼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极为恭敬的点了点头:“好的。”

林霞:...

好吧。

是自己多虑了。

这游戏的阶级分明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恐怖。

就这样。

二人回到了员工宿舍当中。

李言则回到了特地为自己安排的小房间。

关好门窗。

他并没有着急入睡。

而是将自己调配出来的麻醉剂,把蠕虫拿出来研磨成粉末。

捏一小搓。

放入麻醉剂当中,摇晃摇晃,再利用一些其他的材料将那股冲鼻的气息给遮盖住。

看上去和麻醉剂完全没有区别,那粉末的成分已经被彻底隐藏好了,除非对方做非常谨慎的研究和检查,不然,发现不了。

等待了这么久的时间。

终于等到了现在啊。

虽然这个绷带男的态度已经变得很卑微了。

但李言并不打算放过他。

先前那么多次的模拟。

全部都是因为它而失败。

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也得叫它领教下什么叫做社会的险恶了。

....

....

黑夜转瞬即逝。

在被通知今天放假后。

两名女玩家现在还躺在员工宿舍的床铺上,享受着难得的懒觉。

而李言。

一早便起床洗漱了,顺便还准备好了今日需要用到的东西。

位于大厅处。

脚步声逐渐响了起来。

砖头看去。

一位身穿白大褂的青年人正笑吟吟地朝着自己靠近。

来了。

最终还是要来了。

望着对方脸上那极为核善的笑容。

绷带男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前日因,今日果。

这才过去没几天。

怎么这么快就风水轮流转了。

不过,在此之前,他已经给自己做了一晚上的心理辅导,无论出现什么情况,也不能表现出有类似不满之类的情绪。

“小绷带...”

“起得挺早啊?不错,值得表扬!”

口头夸赞几句。

李言缓缓伸了个懒腰,自然而然坐到了那唯一的一把椅子上。

“呵呵,主管您起得也早啊...”

“今日的病人,我都包揽了,无需您操劳,您可以回去多休息会。”

听着这话。

李言自然是摇头拒绝:“这怎么能行呢?”

“休息?”

“你我二人作为死亡医院的左膀右臂,肩膀上承担着无数病人的希望和帮院长分忧解难的重任,睡觉?在这个年纪你是怎么睡得着的?”

绷带男:...

虽然不爽。

但它脸颊上还是挤出来了一抹笑容:“说的是。”

“那这样的话,我先到二楼诊室去等待了,在病人过来前,我需要做好一定的准备,才能够更好的完成任务。”

秉着玩不过就躲过去的意念。

绷带男打算找个借口到二楼诊室将这天赶快度过。

但很可惜,又遭到了李言的拒绝。

“不行。”

“以你的身份和职业水准,在二楼问诊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了,那些病人就交给我来,其实,今天还有一些更重要的任务等待着你。”

一番交涉后。

李言直接步入正题。

将自己昨天晚上搭配好的麻醉剂拿出,他接着开口道:“第五层,监护室的患者都已经被治好了,但却还有些较为棘手的没有处理。”

“你拿着这麻醉剂,先安抚一下它们,而后再等我来处理吧。”

说着,李言将手中的麻醉剂递了过去。

绷带男接过手。

观察了好一阵子后,背过身闻了闻,在确认到没有什么异样和问题之后,绷带男点了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那如果没什么其他事的话,我便先上楼去了。”

李言点了点头:“那你便先去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