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猫脸老太太

虽然对方已经尽可能的将语气放的和善了一些。

但李言还是能够感受到。

对方心底那股藏着的极深怨念。

其实换位思考一下。

这种情况也属于正常的。

自己花费了好几年时间才好不容易攀登上这个位置,忽然来了一个新人,不但业务能力强悍,而且还极为内卷,几天的时间就快窜到了自己的头顶,换做是谁,心理都会有一定的怨气。

打了一番招呼过后。

李言借故离开了医院的第五层,顺着楼梯朝下走。

现在的时间已经来到五点种了。

按照模拟当中的内容来讲,再过半个小时,林霞便会和那位猫脸老太太起冲突,被杀死。

想着。

在一阵匀称的脚步声当中。

李言已经看到了楼梯口上那硕大的“二”号字样。

....

....

此时。

位于医院二层楼的内科诊室当中。

林霞透过猫眼瞄了下外边站着的形形色色的病人,心情极为沉重。

今天的工作量。

是昨天的两倍。

导致病人极速增多的原因,倒不是因为什么实习天数增多难度便困难了,而是因为原本应该在外科诊室就行治疗的玩家...

被主管调离到了另外一个区域。

没有一点的提醒,走的极为仓促,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但也没有人来进行顶替。

这样,也就导致了原本应该前往外科诊室的病人,现在全部都汇聚在了她的诊室门外。

工作量其实还是其次。

真正的麻烦状况在于,有一些病人的病情需要动手术之类的,而不是使用仪器检查,自己虽然学过急救知识,但真正上手执行手术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这就是问题所在。

但如果说不看嘛...几名玩家到这里的第一天,主管便提醒过,病人的评价对于他们这种实习生来说,是最为重要的事情,医患矛盾先不论,如果这些被拒的病人都去大厅说道说道两句...

那等待她的结果也不会好受。

进退两难,真正的死路。

想着。

林霞忍不住摸了摸身上佩戴着的各种军事装备,叹息了一声。

上一个副本,刚刚好撞到了自己的强项,和军事方面有关,远远领先其他玩家的表现和评价使得她有些飘..

但在这个副本。

很快就被教做人了。

手术治疗,自己是肯定学不会的,一旦爆发医患矛盾,真的要展开攻击的时候,面对那些极为诡异强大的病人,自己手中的枪械不知道还能不能起到威胁的作用。

当然,这些都是下下之选,如果没有到危急生命的时候,她是绝对不会使用这些武器的。

思考当中。

林霞将门打开,一群面目狰狞的病人冷着眼齐刷刷的凝视着她,那种散发出来的强大压迫感,才让林霞知道,昨天李言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不愧是拿到了金色纹章的玩家...

想着。

人头攒动,一个老太太忽从众病人的间隙间窜了上来。

穿着一身白色的丧服,脚下踩着布鞋,原本应该是一张和蔼可亲的脸颊,在这个时候却已经变成了一张黑色的猫脸。

一根根宛如细针一般的毛发扎在脸颊上,朝着外边舒展,骇人的瞳孔,猫的脸,配着一身白色丧服的人类身体,怎么看都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

林霞意识到的不对劲,打算先挑一个其他的病人来进行诊断,但当这猫脸老太太出现后,周遭的病人都往后退了一步。

“尊老爱幼,尊老爱幼..”

老太太尖锐的声线令人鸡皮疙瘩弥漫,整个人又往前凑了一步:“小姑娘,病人就在面前,你是在找谁?”

林霞呼出一口气,脸颊上挤出笑容:“好的,请你先进来吧。”

关门。

嘎吱扭动的声音将外门的一切都隔绝掉,诊室中,就只剩下了她们二人。

猫脸老太太凝视了一拳诊室内的环境,呲了一个在别眼中无比惊悚的笑容:“医生啊...”

“你觉得我这张脸怎么样?”

林霞仔细看了一下,沉默很久都没有出声。

老太太的嘴角呲的更高了:“我知道...很难看是吧,甚至会非常的惊悚,这也是我今天来到这里的原因之一。”

“我想请你将我脸颊上的这块猫脸给切割下来。”

话语落地。

折让原本还保持着冷静的林霞瞬间就懵了。

把这张猫脸给切割下来?

开什么玩笑...

她眯着眼仔细观察了一下。

这张猫脸,已经完完全全和老太太的原来的脸颊粘在了一起,已经不再是附属一般的东西,而是联合在一起的器官,即使两者之间的差距非常狭小,但这也绝对不是手术能够取下来的。

真要取。

那也只可能连带着原有的脸皮和猫脸一起割下来,但这种做法很显然使不被允许的,而且,以她的技术来看,能不能够做得到还不一定。

上来。

就是一道赤裸裸的送命题。

这要怎么搞?

还未等林霞来得及反应。

猫脸老太太在说完这几句话之后,便自顾自躺倒了手术台上,微微眯着眼,竖起的褐色瞳孔凝视着医生:“快些吧,我比较赶时间。”

林霞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迈步来到了老太太的身旁:“请容许我再问一遍,你是要将脸颊上的猫脸给切除掉吗?”

老太太点点头。

林霞接着道:“抱歉,我这里是内科诊室,对于这方面的手术没有很多的经验,可能会引起医疗事故,无法满足您的要求。您...可以去其他地方试试看。”

她还是将这番话给说了出来。

虽然这和先前主管所说的理念完全不一样,但,这真的是没有办法的选择。

这种难度的手术?

别说是她这样根本就没有手术经验的人了,就算是放一个专业的来,也不见得能够完成啊。

硬着头皮接下这个任务的话。

最后的答案无论如何都会是死亡。

坦白讲出来的话,没准还能够再周旋一样,再不济,获得一个差评,吃些亏,应该也不至于真到主管所说一个差评直接丢命的那种程度。

听到这番话。

一股强烈的气势猛地爆发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