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疫医的畸形实验——瘟疫篇

回到宿舍。

李言第一时间便入睡了。

到了夜晚,还会有一个急诊患者进入到死亡医院,自己需要尽快休息。

时间在沉寂中度过。

潮湿的环境在体温的影响下也渐渐暖了起来,即使面着墙,也能闻到由隔壁玩家身上飘散来的体香。

“叮铃铃!”

伴随着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

绷带男不知何时苏醒,已经来到了员工宿舍的门前,表情有些阴翳。

“起来了,今天晚上来了一例特殊患者。”

被这巨大的动静吵醒,感觉到主管表情的凝重之后,几人迅速就清醒了过来,林霞忍不住开口问:“特殊患者?”

绷带男点了点头:“对的,这是一只疫鬼,腹部受了很严重的伤害,需要缝合。”

话语落地。

情况变得尤为尴尬。

疫鬼?

当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孟清冽的表情顿时就变了。

如果是其他的患者,她到时想去尝试一下,没准能够让自己的职务转正,但如果这个特殊患者是疫医的话。

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疫鬼,身上携带着各种各样的病菌,别说人类了,就算是某些极为强悍的灵体,也不敢去触碰这种极为恶心人的存在,一旦被那种恐怖的瘟疫沾上了,那就死。

除非有什么特别逆天的药物,因为一次奖励不明的手术,将这么稀有的东西浪费,显然是不划算的。

绷带男凝视着这几名实习生,声音沙哑:“没人么?”

话没说完。

刚刚醒过来的李言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我去吧。”

突如其来的一道声音打破了寂静。

绷带男的声调变高了些:“行,那便你去,跟我过来吧。”

话语落地。

李言跟随者主管的身影朝着手术的位置走去。

没有一点的拖沓,没有任何犹豫,这果敢的态度让两名楞在原地的玩家感觉到非常的诧异。

孟清冽犹豫了许久:“这家伙,一直都这么勇的吗?”

林霞也犹豫了许久:“我不知道...”

.....

.....

位于死亡医院内。

四名安保人员此时身穿隔离服装,推着一台手术床飞快送往诊室内,到了目的地后,没敢再多留。

片刻后。

一道高瘦的身影走了过来,

身上白大褂的血迹已经干涸了,面部带着一张诡异的鸟嘴面具,弥漫着一股压迫感。

推门。

进入到诊室当中。

一只体态极高瘦的疫鬼此时正躺在手术台上,陷入到了昏死的状态,腹部的伤口极为狰狞,里面时不时涌动出来腥臭的绿色粘液。

空气都被染得浑浊了。

若是一名寻常玩家进来,会在一瞬间被这种恐怖的瘟疫给感染上,也得亏他有疫医的身份,对于这种瘟疫有极高的免疫效果。

拿着镊子。

先来一针麻醉剂,将腹部的异物给取出来,接着拿着针线,缝合好里面内脏的伤势,再到外面的表皮。

手术的过程,对于模拟过无数次的李言来说,其实并不算难,这个特殊病人的棘手之处,主要便是体质的原因,这瘟疫的恐怖怕是连主管也不太敢接近。

手术执行完成。

挨了一针麻醉剂后,疫鬼便陷入到了昏死的状态,它的皮肤糜烂生脓,身材的比例极为骇人,两米多高,体重可能连一百斤都没有,脸颊生疮已经烂掉了...

怎一个惨字了得。

对方的皮肤,自己在模拟过程中,通过有备无患的技能已经取到了仓库当中。

还有没有什么羊毛可以薅的?

在犹豫了片刻之后。

他再次从兜里拿出了那叠带有香火的纸钱。

身旁飘荡着的贪财鬼见状顿时就嗷嗷叫唤了起来。

手指一撮。

像是经常出入巷子帮助失足少女的好心人一般,熟练的取出两张纸钱,递给一脸兴奋的贪财鬼:“懂?”

她重重点了点头,忍不住嘿嘿几下憨笑后,来到了疫鬼的身边。

伸出手,猛地一攥!

穿过对方的身躯,又拽出来了一张泛黄的残页。

“疫医的畸形实验——瘟疫篇。”

又是这个玩意。

看着上面熟悉的字迹。

李言的神色逐渐变得凝重。

这家伙真能霍霍人啊。

001号房的灵体移植,人头移植,现在又是瘟疫篇。

它到底做了多少实验?

将这张残页给收到仓库中。

看着附带有恐怖瘟疫的血液。

李言沉思了片刻后,将仓库中原来用于容纳病菌原体的保险箱拿了出来,用玻璃瓶小心收集了一点这种血液,然后放进了保险箱中。

“获得物品——带有瘟疫的血液”

手术圆满结束。

走出房间。

将脸颊上的疫医面具取下来,收回到仓库中,来到大厅。

主管在此踱步走着,在看到李言走出来的时候,神色有些惊愕:“手术成功了?”

李言点了点头:“还在昏迷状态,不过腹部的伤口已经彻底缝合好了。”

听到这个答复,主管开口:“很好,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闻言,李言背过身,没有多说什么,径直走向员工宿舍,而在他身后,绷带男那凸出来的眼球死死凝视着他的背影,布满着血丝。

....

....

手术执行的过程并不久,花费了大概一个钟头的时间。

回到员工宿舍的时候,里面的灯光还是亮着的。

“你俩还没睡啊?”

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一直等待着的两名玩家愣了一下,随机将视线望向门口。

高瘦的身影,染血的白大褂,极具辨识度。

“手术成功了?”

听到这句询问,李言忍不住嘴角一抽:“不成功我还能站在这和你们说话?”

意识到自己问了一句废话。

林霞愣了一下,没有再接着询问。

孟清冽接着开口:“疫鬼...身上应该有很恐怖的瘟疫才对,你没有被感染吗?”

李言沉默了片刻道:“它们有专业的防化服,只需要注意在手术过程中别手抖把防化服划破就够了。”

“然后呢?”

“然后?”

“然后我用镊子取出异物,缝合好伤口,就结束了。”

李言耸耸肩,活动了一下身子后,趁着还有一段时间才开始实习,倒在了床上。

虽然他说归说,就这么简单的几个字。

但先前主管过来的时候,他脸颊上那凝重的表情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会有些后怕。

特殊病人...

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的解决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